2004年3月聊天记录精选

马加爵杀人事件的启示

—— 2004年3月聊天记录精选


  人格扭曲导致惨剧发生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晚上好!欢迎大家!今晚我想和大家讨论马加爵杀人案的启示。朋友们知道马加爵吗?最近媒体上在讨论马加爵杀人案,马加爵是云南大学学生,曾是广西南宁总分第二名的考生。他杀死了同宿舍的4位朝夕相处的同学,逃到海南三亚,现已被警方抓获。
  美英对魏兆蓉微微笑的说:2004年2月23日,云南某大学发生凶杀案,宿舍柜子中发现4具尸体,有重大作案嫌疑的马加爵潜逃。3月1日公安部发布A级通缉令,通缉在逃杀人犯罪嫌疑人马加爵。3月15日公安部A级通缉要犯马加爵落网!欢迎与孙老师讨论马加爵的问题。
  夏对孙云晓说:这是一个挺有意义的话题。马加爵一个悲剧,可这幕悲剧的成因在哪里呢?
  孙云晓对夏说:我想悲剧在于他虽然成绩优异但人格扭曲,是心理阴暗而缺乏良好教育的结果。他向全国的父母和教师乃至整个社会敲响了警钟!我曾经反复说过:教育的核心不是传授知识而是培养健康人格。忽略了这一点,悲剧就将层出不穷。谢百云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好!我对这个事件关注并不多,但我有比较粗浅的看法,想与您探讨。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非常欢迎你发表意见。
  好好对孙云晓说:他为什么要杀同学呢?
  孙云晓对好好说:据报道,警方在他的电脑里发现存储着有关暴力、凶杀的影片和野外生存知识的资料。马加爵交待,他杀害的4个同学平时与他的关系很好,他杀人是因为在一次打牌中,同伴说他作弊,而他没有作弊,就与同伴吵起来。这说明他是一个心理严重扭曲的青年!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从现在的教育体制来看,我们中国教育的问题是很多的。我不想先评论马加爵,但我想谈谈当今教育问题。首先是乱收费,特别是重点初中,农村的孩子读点书真是难,这对于义务教育很不相称;第二是学校素质教育,名义上是素质教育,实质上还是以分数作为衡量学生的重要依据。孩子的个性,品德,学习习惯和生活习惯缺乏应有的引导,所以老师只能在指挥棒下拼命抓所谓的质量,实际上就是每天都做练习,三天两头考,最后把学生也考麻木了。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是的,只抓升学考试而忽略人格培养是悲剧之源。我可以断言:在相当一段时间里,类似的悲剧将连续发生。
  夏对孙云晓说:现今学校的学生真的是少有心理健康的,倒是学习成绩差点的人还好一点。
  孙云晓对夏说:是的。
  夏对孙云晓说:有多少人真正懂得培养健康人格的重要性呢,只要灾难还没有直接降临到头上,人们是不觉得的。
  孙云晓对夏说:血的教训还不能唤醒沉醉的人吗?

  成年人对学生人格发展影响巨大


  脑筋对孙云晓说:我认为这是一个从个人到社会的悲剧!
  等待对孙云晓说:马加爵案再次提醒我们,大中小学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不容忽视,必须提到教育的议事日程上来。我觉得心理健康教育应该贯穿与学生成长的全过程。
  孙云晓对等待说:你说的非常有道理。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我想马加爵的事情无疑是教育的失败,可是造成他心理问题的原因何在呢???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中国的父母有句名言:只要你把学习搞好了,别的什么都不用你管!这就是悲剧的家庭原因。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另外,教师的心理问题没有人来关注,现在有好多职业技术学校的老师就亲口跟我说,说做他们学校的老师真是没有一点意思,表现在学生不听老师上课,甚至还在课堂说一些不合适的话,如果一个班级只有一、二个是看老师面子听课的,那你说这个班级还怎么管理,还有成就感吗?这位老师说:“还好,自己家人很和睦,如果不是家里那么美满,说实话做人一点意义都没有。”有些老师甚至要自杀算了,从老师的话里不难看出老师的压力和心理障碍,也看出职业技术学校学生的素质;第四是现在做老师的文化生活很贫乏,每天就是在一本书里翻来翻去,因为考试的内容还是很局限,老师也不得不这么做,所以做老师越做越落后,尽管经常进行继续培训,其实培训的老师素质比我们学生还低,这有效果吗?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你的分析很有道理,教师与父母的心理是否健康对学生的人格发展影响巨大!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小马的事件告诉我们老师平时应该多关心学生的心理,多给学生平等参与的机会,特别是学科老师要关心学生学科外的东西,比如:如何做人,如何做事,如何处理人际关系等。孙老师,你看我们现在的素质教育问题越来越多了,喊得越响的往往就是最薄弱的,您看呢?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值得庆幸的是教育的改革力度越来越大,新课程改革会给很多学生带来希望。当然,改革也是很复杂的。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是的,新课程的确给我们教育注入活力,但在中国教育还不是很均衡的今天,新课程实施起来举步维艰,特别是老师的素质就跟不上,社会也没有到这种程度。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是的,新课程改革是对中国教育现状的一个极大的挑战,成败尚难预料。
  夏对孙云晓说:其实这不光是教育的问题,是整个社会一种人文的缺失,是历史和现实双重挤压的映照。教训太惨重了,其实马加爵也是受害者。
  孙云晓对夏说:说得太好了!青少年的成长是全社会的责任,可我们的社会到处是失职的现象,这是一个巨大的误区。
  魏兆蓉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好,怎样才能够使学生都养成健全的人格呢?
  孙云晓对魏兆蓉说:教育的核心是学会做人,要尊重每一个孩子,让每一个孩子都怀着希望去生活,让他们学会珍爱自己,也珍爱他人。

  教育的秘诀是真爱

  夏对孙云晓说:我能感受一个自卑的人的孤独无奈。如果学校里的老师能多关心一下这些贫困生,不要因为他的外貌长得不好看就孤立他,多一些沟通,今天的悲剧也不会发生。 一个年轻的生命,带着对社会的不满就此谢幕!令人痛惜!
  孙云晓对夏说:是这样,也许一个小小的关心就会让他改变邪恶的念头。一念之差常常是青少年犯罪的显著特征。
  夏对孙云晓说:马加爵是一个悲剧的化身,根深蒂固的自卑让他在年幼时发奋读书,用优异的成绩证明自己。但是可惜这种证明在其成人以后改变了方向,暴力变成他向所有人证明自己的途径。最后他留在所有人心里的也不过是一个感叹号和一串省略号了。
  孙云晓对夏说:是这样,我小时候也有过这样的感受,但是得到的爱很多,就对这个世界越来越宽容甚至欣赏。所以教育的秘诀是真爱。冰心说得好:没有爱就没有世界。
  夏对孙云晓说:我认为他有更深层次的杀人动机:首先他是贫困生,毕业后要还贷款;第二现在找工作很难,尤其是没有关系的农民,何况他学的专业就业面较窄;第三从今年开始读研究生也要交学费了,即使他考上了,还能读得起吗?第四他杀的全是与他同样情况的贫困生;第五他曾要求接受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为什么是南方周末?因为这家报社最敢于报道和揭露社会阴暗面!综上所述,马杀人的动机有更深层次的社会原因!
  孙云晓对夏说:并不是所有的贫困生都会杀人,还是人格的发展起决定作用。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夏对孙云晓说:我觉得这些都不是教育所能的,这是社会的问题。
  魏兆蓉对夏说:你是说,他杀人是因为整个社会有弊端吗?
  夏对魏兆蓉说:你认为不是这样吗?环境决定意识呀。
  魏兆蓉对夏说:对,我也是这样觉得,但,怎么去改变它呢,好像很难,毕竟是整个这会呀!
  夏对魏兆蓉说:用我们小小的力量,去爱人,去关心人,要相信:人心总是向善的。
  孙云晓对夏说:社会是由每个人组成的,我们都有一份责任。如果我们对周围的人好一些,也许就会在无形之中避免了某些悲剧。
  脑筋对孙云晓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孙云晓对脑筋说:是的,从徐力杀母案到马加爵杀同学案,这其间不知死了多少人。
  脑筋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学习好仅仅是三角形的一个角,但教育就用这一把尺我们怎么办?
  孙云晓对脑筋说:那就改变教育!
  脑筋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改变教育,话好讲,事难办。
  魏兆蓉对孙云晓说:还有,当今社会是一个多元化的社会,怎么才能给孩子一个统一的人格、价值标准都很难。
  孙云晓对魏兆蓉说:人格不可能是统一的,应当尊重差异,但最起码的是珍惜生命。据说有位教授说做人的底线是不杀人,我认为很有道理。
  等待对孙云晓说:是啊,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守住自己的道德底线。
  魏兆蓉对孙云晓说:还有,暴躁的父母对孩子产生的负面影响很大,但有时不是告诉他们不要对孩子发脾气,他们就不发的,这怎么办?
  孙云晓对魏兆蓉说:在欧美,是用法律制约的,打骂孩子的父母是坐牢的。
  魏兆蓉对孙云晓说:在中国,咱们能对暴躁的父母做些什么吗?
  孙云晓对魏兆蓉说:年轻一代应当超越父母,用平和对暴躁是一种大境界,虽然这是很难的。
  魏兆蓉对孙云晓说:您说的很对,以后我会尽力用爱,对待身边的每一位同学。
  夏对魏兆蓉说:你是老师吗?
  魏兆蓉对夏说:我不是老师,我是说我要用爱去对待自己的同班同学。如果他们有不良倾向,我会用爱去感化他们的。
  夏对孙云晓说:是的,只要人人有一份爱,那爱是有心出心,有力出力,有情出情,那爱是雪中送炭,实实在在的。
  孙云晓对魏兆蓉说:你的想法让人敬佩!

  适应社会、发展个性是教育准则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昨晚,我跟我们这里的一个普通农民就谈论当今社会的丑恶现象,其实这个社会是人人为己的社会,特别是改革和开放,中央的意图都是好的,但行使起来就变了,一切有权的人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来操作,该开放的时候不开放,不该开放的到处可见,比如色情,最近几年越来越猖狂泛滥了。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改革总要付出沉重的代价。美好的与丑陋的在不断的较量。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就拿我们本地来说吧?大型的公共娱乐场所一个又一个,这个还没有热闹,那个又在规划了,老百姓就围着这个转,最后掏空的还是老百姓的钱包和政府的财政,我看没有好好规划。还有我们这里的初中办学很伤脑筋,听说民办学校收费可以不受限制,所以好多名牌学校都办私立学校,钻政策的空子,地方政府也不干涉,不规划,学校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学生呢?好笑的是有一位名牌校长还说假如我们学校办不成功,我买来的300多亩的地皮也能卖很多钱,呵呵!我看最后还不是买门面房。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这样的校长应当回家卖红薯。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我想提出一个问题:我们不能忘记那4个被杀死的同学,我们是否应该防范身边的马加爵?一个马加爵就是一颗定时炸弹。所以,任何人群集中的地方都应当建立预警机制,发现危险的人物应当采取适当的措施,而不能等着他把大家都炸死。
  等待对孙云晓说:像马加爵那样为一点小事就去杀人的人在我们的社会中毕竟是少数,所以我们不必为此大惊失色,但我们每个人确实应该多一份爱心。
  孙云晓对等待说:是的,但马加爵杀人案如冰山一角,不能不引起全社会的反思,也就是说如不采取强有力的措施,中国还会有成千上万个马加爵,你说可怕不可怕?谢百云对孙云晓说:孙老师说得很有道理,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小马事件中第二个教训应该是学校领导要反思自己,特别是云南大学的第一把手和班主任要好好反思,你们教书育人工作做得如何?
  季节云对孙云晓说:但是现在贫富悬殊的社会现实和我们教科书上的人人平等的童话反差太大,以至于有人产生叛逆的心态,我觉得这是最关键的。
  孙云晓对季节云说:收入差异是改革时代的必然产物,既要采取调节措施,也要调节人们的心态。
  夏对孙云晓说:贫穷也是一颗炸弹,说不定三农问题解决了,类似悲剧也会少一些。
  季节云对孙云晓说:为什么我们的教科书不现实一点,不实话实说一点呢?总把所有的东西提到高高的理论上来讲呢?
  孙云晓对季节云说:新课改的教材已经有了历史的进步。
  季节云对孙云晓说:是的,所以我觉得我们的教师我们的教科书,都要讲得现实一点,不要总让我们的孩子受着“要做落花生”、“要孔融让梨”、“要舍己为人”的教育。适当的可以披露一下社会不公的现实,不良的现象,让学生学会怎样在这种环境下生存.就像一个人有残疾并不可怕,关键只要你能够克服困难在世界上生活。我总感觉我们会编童话故事的老师太多,总给学生描绘似锦的前途,而不愿告诉他们那里的一个个温柔的陷阱,特别是低段的老师。
  孙云晓对季节云说:青少年的教育是社会化的教育,要以适应社会、发展个性为准则。所以,应当从实际出发。欺骗学生是一种罪过!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还是回到小马的事情来,小马事件大家应该从中吸取什么教训呢?我个人觉得学校应该加大心理健康教育,不说理想教育,至少应该懂得珍爱生命,做任何事情之前应该考虑一下后果。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我知道云南仅仅是省会城市昆明就发生过多起教育悲剧,有个女中学生骑自行车闯入滇池自杀,而她的妈妈杀死了丈夫!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哦,还是第一次听说过此类事件,看来云南教育问题不少呀,这不是危言耸听,能出这样问题的学校肯定是教育问题积压的结果,不是偶然的,我觉得该是总结的时候了。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是这样,应试教育越严重的地方,悲剧就越严重,死的人自然就越多。

  德育重在育心而不是育嘴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另一个教训是,做人都不要太浮躁,心态平和一点,有容乃大。其次,全社会都要重视做人教育是第一位,只有做好人了,那读书也会读好,我们语文老师经常教学生作文,其实作文的本质是表达健康的、奋发向上的思想,如果一个心怀鬼胎的人怎么会有高尚的思想呢?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德育关键是有实效,要育心而不是仅仅育嘴。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实效性很重要,我觉得我们学校的德育是很有实效的,最近教育局的几位老同志专门来我们学校调研,发现我们的德育已经渗透到学生的各个角落。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太难得了!这说明只要努力学校的教育会起很大作用,而不应当只去抱怨社会。有人说得好:诅咒黑暗不如点燃一支蜡烛!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是呀!今天晚上有点牢骚,但工作中的我还是很认真的,特别喜欢创造性开展教育活动,孙老师有时间的话可以多关注我们学校,相信你的关注对我们学校的发展大有帮助,你的关注是我的最大动力。
  季节云对谢百云说:可是谢老师,作文只是一种文字艺术,也不一定能够真实的反映一个人的心态。
  谢百云对季节云说:如果不是真实的话,那说明这个学生的作文能力没有达到大纲要求。大纲里明确规定要有真情实感,而且是有梯度的。
  季节云对谢百云说:不瞒你说,我小时候的作文很好,常常被老师当范文读,但我知道很多文章并非是我真想说的,而是老师想听的。
  季节云对孙云晓说:不知孙老师您看过新概念作文大赛吗?我发现一大部分的文章都是很颓废的,但很多在我们眼里都是无病呻吟,所以我感觉我们老师应该是做一个能把孩子引到阳光下的人。
  孙云晓对季节云说:是吗?我没仔细看,但我同意你的想法,儿童教育应当是阳光教育!
  魏兆蓉对孙云晓说:有时,人就应该学会自己教育自己,而且要学会找有益于自己的书去看。这样,心胸就开阔了,也不会做出什么太极端的事来了。
  孙云晓对魏兆蓉说:是的,有人说爱下棋的孩子学坏的少,因为下棋就要讲规则,要看得长远。我想琴棋书画都是教育,都是健康人格的养成之道。
  季节云对孙云晓说:对做人要讲规则,同样爱上网的人犯错多,因为网上太自由了,非常随性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教育无处不在,无时不在,作为老师和父母都要以身垂范,还有就是不要把孩子当孩子,有些事情大人可以知道的,小孩子也应该有权知道。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是的,每一个成年人都是孩子的榜样,每一个有良知的成年人都无法推卸这一神圣的职责。
  魏兆蓉对谢百云说:我很同意您的观点。其实孩子也是人,也需要尊重,而且他们的理解力超忽大人们的想像。
  谢百云对魏兆蓉说:谢谢你,握手!
  魏兆蓉对谢百云说:握手!
  魏兆蓉对孙云晓说:是呀,一个不称职的教师,不是毁了一个孩子,是毁了几个班的孩子呀,责任重大,希望学校一定要在老师问题上,好好把关,不要把不称职的老师放走。
  孙云晓对魏兆蓉说:不放走留着干什么?师德欠缺一票否决!但是不能当老师的人可以做别的职业。
  魏兆蓉对孙云晓说:我是说,改好了的老师,再去上岗!
  孙云晓对魏兆蓉说:完全赞成!
  谢百云对魏兆蓉说:一个好老师能影响孩子的一生,特别是幼儿和小学教育尤为重要。
  魏兆蓉对谢百云说:你说的很对,对于小孩子来说,他们对什么事情都比较当真,所以千万不要在他们面前做太过激的事情。这样对他们不会产生什么好的影响。

  以爱育爱,以德育德

  等待对孙云晓说:据我了解,现在很多学校都没有开设心理健康教育课,有的学校即使开课了,也是形同虚设。心理健康问题并没有真正引起学校、家长、乃至全社会的重视,马案给中国的教育再一次敲响了警钟。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等待”网友说得对,心理健康还是一个很薄弱的教育。要记住21世纪是精神病时代的来临呀!
  蔡敬阳对孙云晓说:怎样理解教育的“无为自化”?
  孙云晓对蔡敬阳说:也许就是尊重人的个性,自己教育自己。
  蔡敬阳对孙云晓说:说的对,我就是叫孩子这样做的。
  夏对孙云晓说:学生感受到别人的爱,就会在心中滋生美好,爱的接力就会相传,社会才有平安的暖意。
  孙云晓对夏说:这是很好的!这叫做以爱育爱,以德育德。
  谢百云对说:呵呵,好老师应该是善于学习,善于反思,不断进取,敢于面对现实,正视困难。
  夏对孙云晓说:可教师也有很多心理问题呀?自身不健康那来健康的教育?
  孙云晓对夏说:教人都先受教育,首先要对教师进行心理健康的教育,也可以让心理不健康的老师调整岗位。
  夏对孙云晓说:是的,人心都是善的,何况是纯洁的学生,所以关键在于给他们一个好的榜样,好的环境。
  魏兆蓉对夏说:你说的不对,有的说人性是善的,有的人说人性是恶的,这句话本来就有争议。
  夏对魏兆蓉说:那你以为?
  孙云晓对夏说:对,要相信每一个孩子都有一颗向上的心灵,这是教育成功的第一依据。
  Jyszzyc对孙云晓高兴的说:我认为这是马加爵在中学阶段没有受到应有的道德教育,这也是应试教育的结果。
  孙云晓对jyszzyc说:这是判断是正确的,青少年的悲剧都与错误的教育密切相关。
  Jyszzyc对孙云晓高兴的说:你认为父母和学校哪个对学生的影响更大??
  孙云晓对yszzyc说:父母和老师都是对孩子影响巨大的人,一般来说父母对孩子的习惯养成作用更大,但教师也大有可为。孩子越小家庭影响越大,孩子越大学校影响越大。
  Jyszzyc对孙云晓高兴的说:现在中学还是只讲升学不讲理想道德教育呀!素质教育喊了多年了可现在呢还是应试教育呀!!
  孙云晓对jyszzyc说:已经见到一丝丝曙光,不要着急。
  戈壁梭梭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是初一的科学老师,教材中有一章是《代代相传的生命》。其中有两性生殖系统的系统知识和介绍,您认为是男女生分班教学合适,还是合班教学合适?(我的一位同事是男老师,他建议分班教学,所以我想向您请教一下)。谢谢您!
  孙云晓对戈壁梭梭说:分与合都是可以的,要从实际出发,但重要的是要有科学的精神和神圣的态度,欢迎你到我的网上看一看《藏在书包里的玫瑰》,新浪、搜狐都在连载。
  戈壁梭梭对孙云晓说:因为我是70年代末期出生的孩子,所以我深切的希望今天的孩子们能够得到及时、科学的性教育。
  孙云晓对戈壁梭梭说:的确如此,即使在最黑暗的时代,孩子的眼睛也能放出耀眼的光芒,这是生命之光,这是自由之光,这是希望之光!
  戈壁梭梭对孙云晓说:学生真的是很可爱的。我和他们说过:老师很感谢你们!同时老师也需要你们的帮助。有太多太多的故事让我感动。只要我们调整了自己的心态:真正的爱孩子。教育的核心理念应该是为了孩子快乐、健康的成长。所有的空话、口号在它面前都要让步的,我想。有个“问题学生”,但他看着我写小黑板的时候,说:老师的字漂亮啊!所以我想明天要赶紧向他表示感谢,或许会有效果:让他知道老师尊重他、感谢他。
  孙云晓对戈壁梭梭说:是的,他会欣赏你呀!这就是爱,微弱的火苗在燃烧,千万别让它熄灭了。
  戈壁梭梭对孙云晓说:应该说是自己的教育机智不够,我在讲到生命运动的时候,他小声儿说了句:“勃起也是”;当时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这一节的主要内容是机械运动和力),旁边的同学们也不敢说什么。我只是不做表态,我怕自己处理不好,对这孩子有不良的影响。
  孙云晓对戈壁梭梭说:讲勃起算什么?我建议讲清楚性交、避孕、预防艾滋病。当然也要讲性道德和性美学。

  没有人文精神就没有现代教育

  Hejie对孙云晓说:作为一线教师,我想说说我的情况。我每个星期17节课,当班主任,有家庭的压力,有考试的压力,有自身发展的压力。说的严重点,我现在是看书的时间都没有,如何对我进行心理教育?
  孙云晓对hejie说:我非常理解你,这是学校和教委要考虑的事情。当然,你有一个好的心态也非常重要,建议你抽空看看电影、听听音乐、与朋友聊聊天、来这里和网友们聚聚等等,使自己的生活多姿多彩。
  Hejie对孙云晓说:心理健康的标准是什么?
  孙云晓对hejie说:从自我意识的角度说,心理健康的标准可以概括为12个字:认识自己、接纳自己、控制自己。
  Hejie对孙云晓说:我一直很疑惑!在农村,广大农村教师在为生计奔波的时候,如何来谈心理健康?我想讨论能否更实际一些?我曾经是李镇西的崇拜者,现在也是。我也常常自认自己是个不错的老师
  夏对hejie说:你说得有道理,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孙云晓对hejie说:李镇西是我的朋友,是个很不错的教育专家。真正的教育家都是以人为本的。没有人文精神就没有现代教育。
  戈壁梭梭对孙云晓说:李镇西老师的“教育在线”我也总要去看看,当教育变成了心和心的关怀的时候,我才体会到了教师的幸福和快乐。
  孙云晓对戈壁梭梭说:是的。
  Hejie对孙云晓说:但是,当我每天醒来的时候,现实总是让我去考虑更多和教育无关的事情。所以,我常常在想,我们的教育专家,教育学者,心理学专家,不要让我们去突破传统和现在的文化。
  孙云晓对hejie说:是的,我喜欢老子,他两千年前的智慧依然可以滋润我们的心灵。当然,教育要解决真问题。
  夏对hejie说:在不顺和忙乱的时候能心平气和,这是要长期积淀的,这就是健康。虽然做起来很难,可我们还是得去做。
  Hejie对孙云晓说:我想更多的是让我们如何在这浓浓的文化中呼吸到一点新鲜的空气。说的再明白一点,我希望我们少讲貌似真理的真理。
  魏兆蓉对hejie说:您不能只把您的这分工作当成一个谋生手段,要把他当作事业来做,要有爱心,这样,您才会想到必须要心理健康。
  Hejie对魏兆蓉说:教育是我热爱的事情,我一直这样认为。我想在更多的时候,我对我自己的定位应该是正确的:我是从事这个职业的"人"。
  魏兆蓉对hejie说:我明白,您是人,也许您做的已经很好了。只是压力比较大罢了。
  夏对hejie说:如果能好好地平心静气地去关怀学生,真的是很快乐的,这也是助人自助。
  Hejie对孙云晓说:所以,我常常认为:我们的教育不光是对学生,也要对老师,呵呵。
  魏兆蓉对hejie说:人文精神,就是一人为本,通俗的说就是要有“人情味”。
  Hejie对魏兆蓉说:好像对教师要求这个,要求那个就是以人为本吗,呵呵。
  夏对孙云晓说:最重要的是先培训教师,因为有的学生的越规都是学校有意无意造成的,还有就是社会!!
  Hejie对夏说:主要是社会。教育能做什么?我常常在胡思乱想!
  孙云晓对hejie说:师生之间教师是关键,亲子之间父母是关键,官民之间官员是关键。
  Hejie对魏兆蓉说:对于广大像农民一样的乡村教师,在为生计奔波的时候,我想更多的是苦涩吧。
  魏兆蓉对hejie说:要求教师,就是要更好的教育学生。因为你是老师,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所以灵魂一定要…………
  Hejie对魏兆蓉说:不好意思,请你不要叫我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谢谢。
  魏兆蓉对hejie说:我很理解您。
  Hejie对魏兆蓉说:哈哈......这是我安慰很多老师的话,谢谢。其实我一直在尽力,不过偶尔发点牢骚罢了!
  Hejie对孙云晓说:在我工作的学校,我曾经做过一个家校互动的实验,最后的结果都不是太好,期待您的指导。
  孙云晓对hejie说:这是一个有价值的实验,只要慢慢摸索就能找出好的途径。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今天的讨论我们延长了15分钟,我们下个月的聊天时间定在4月21日晚19:30-21:00 欢迎大家来讨论最关心的问题,也可以继续讨论马加爵的教训。

 
责任编辑: 楮家炜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