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12月聊天记录精选

中学生要做情感的主人

—— 2003年12月聊天记录精选

  孩子的成长不能等待   

  夏对jt说:你好!

  jt对夏微微笑的说:你好!

  夏对jt高兴的说:你好!常在这个聊天室聊吗?

  jt对夏微微笑的说:第一次。

  夏对jt高兴的说:我也是第一次,你也喜欢孩子?

  jt对夏微微笑的说:是的。

  夏对jt高兴的说:孙老师再要半小时才来吗?

  jt对夏微微笑的说:公告是这样讲的啊!

  夏对jt高兴的说:那我们就边聊边等,很高兴能认识你。

  jt对夏微微笑的说:我也很高兴!!

  夏对jt高兴的说:能与孩子在一起是快乐的。

  jt对刘畅微微笑的说:是啊!孩子在父母身边的时间太短了。

  Junxiangzh对异卉说:你好!

  异卉对junxiangzh高兴的说:您好,您是中学生还是?:)

  Junxiangzh对异卉说:看来你希望和中学生交流。

  异卉对junxiangzh高兴的说:不是,只是问一下。

  Junxiangzh对异卉说:我不是中学生,但我关注中学生的心理健康。

  异卉对junxiangzh高兴的说:最初看孙老师的报告文学是在初中,在那里第一次知道了“心理健康”这一说。

  Junxiangzh对异卉说:看来我们还有不少共同之处。

  异卉对junxiangzh高兴的说::)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晚上好!今晚我们讨论“中学生的恋爱与性”问题,欢迎大家畅所欲言。

  夏对孙云晓高兴的说:孙老师,你好!

  孙云晓对夏说:你好!欢迎你!

  异卉对孙云晓高兴的说:孙老师好!

  孙云晓对异卉说:你是第一次来吗?

  异卉对孙云晓高兴的说:是。但我1992年就看您的报告文学了。

  孙云晓对异卉说:是吗?那我们是老朋友了!

  异卉对孙云晓高兴的说: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浪漫女孩的心理自卫》,现在还放着。

  孙云晓对异卉说:该文的主角鹿鸣现在已经是个企业家了,很能干!

  异卉对孙云晓高兴的说:是吧?她的母亲也很让我佩服。记得鹿鸣说她真想做你的女儿,她对你的评价是弥勒佛。

  孙云晓对异卉说:是呀!我比较胖,又喜欢笑,做善事比较多,但不敢与弥勒佛相比呀。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怎么讨论这个问题?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我前些时候做了一个秘密的调查,和一个朋友采访了15个发生过性交关系的中学生,感慨万千!

  夏对孙云晓高兴的说:中学生正是想爱的年龄,这使人奋发,也使人不前,就看怎么引导?

  孙云晓对夏说:是的,中学生有爱的权利,应当学会爱,但也可能因为爱而陷入深渊。

  夏对孙云晓高兴的说:昨天,一个男生(13岁),哭哭啼啼,因为另一高年级男生在玩耍之机剥下了他的裤子,孙老师,请问该怎么劝慰那小同学?

  孙云晓对夏说:应当让那个高年级同学道歉,尽管他不一定出于很坏的动机。

  夏对孙云晓高兴的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可那小同学要求,这事千万别让任何人知道,只要老师批评就行,我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现在的问题是很少有教师或父母能正确而善意地给孩子以这方面的帮助,能力上和心力上都存在这个问题。

  孙云晓对夏说:是的,但是孩子的成长是不能等待的,必须敢于面对中学生的性问题才能给他们切实的帮助。

  夏对孙云晓平静的说:中学生有所爱意是因为他们的成长,以我看关键在于帮助父母和老师懂得他们,认识他们,从而有足够的能力指导他们,这些还得靠像孙老师您这样的专家。    

  中学生恋爱就像草会发芽花会开    

  金萍果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好,您说中学生应怎样对待爱情与性呢?那么作为父母又该怎样引导他们呢?

  孙云晓对金萍果说:要有一种神圣感,多一些精神的交流,而不要匆匆忙忙发生性关系。事实证明,因为好奇和冲动而发生性关系的人,结果都是后悔莫及。

  金萍果对孙云晓说:老师又该怎样正确教育呢?

  孙云晓对金萍果说:我希望用阳光法性教育,就是把爱情讲得美好、自然、公开。

  金萍果对孙云晓说:可中学生随着年龄的逐渐成熟,他们对性的渴望不能自控而发生性关系,您怎么看呢? 又该怎样去教育他们呢?

  孙云晓对金萍果说:科学的性教育。

  刘畅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孙老师您好,中学生可以恋爱吗?对于有了性行为的中学生怎样教育呢?

  孙云晓对刘畅说:中学生当然可以爱。对有了性行为的中学生应当理解和爱护,使他们懂得真正的爱和自己的责任。

  刘畅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可是现在的中国教育环境不好,人的成长环境也不好,中学生的世界是扭曲了的。

  孙云晓对刘畅说:其实中国的教育环境在日趋开放,信息日趋丰富,青少年越来越有可能把握自己的命运,而不应该总是一味的抱怨。

  人间四月天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对中学生的恋爱怎么看?我倒觉得是不是我们国人保守,把这个问题看得太严重了!

  孙云晓对人间四月天说:中学生恋爱是正常的,就像春天来了草会发芽,花会开。问题是有些中学生过早发生性关系,又不采取安全措施,容易感染性病或艾滋病,这是很危险的呀!

  人间四月天对孙云晓说:有时越是在一个压抑的环境里可能那种反抗会来得越猛烈!

  孙云晓对人间四月天说:扭曲的环境必然导致扭曲的感情。当然,人要努力做命运的主人。

  人间四月天对孙云晓说:但现在在中国的环境下中学生恋爱不正常!

  异卉对孙云晓高兴的说:我现在河南的一个县团委工作,我们这里青春期教育几乎没怎么开展。

  孙云晓对异卉说:没有青春期的教育就没有真正的团的工作。

  异卉对孙云晓高兴的说:你有走进孩子们心灵的秘密武器,是什么啊?:)理解,尊重是吧?

  孙云晓对异卉说:首先是尊重,第二是理解。

  异卉对孙云晓高兴的说:但我觉得现在的体制和一些老师的思想中还没有这根弦。大家还是用好和坏来评价孩子。也许起步晚了,但还是要开始。

  孙云晓对异卉说:只要开始就不晚,最可悲的晚是永远不开始。

  异卉对孙云晓高兴的说:可悲的是许多人都不理解也不重视。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因为工作的关系,最近我和一群职高生在一起,这些十六七岁的小大人大都拥有小男(女)朋友,对于即将走入社会的他们算不算是早恋呢?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早恋是不准确的说法,应当说是青春期恋爱。红楼梦里的宝黛钗都不过16、7岁,谁说过他们早恋?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那你以为该如何?是顺其自然吗?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其实,中学生的恋爱并不可怕,至少他们比成年人纯洁多了,关键在于引导。    

  只有感情才能够打动感情    

  刘畅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我接触过一些有性行为的中学生,他们大多不敢面对现实,想法非常天真。

  蓝色大门对刘畅说:是啊,不是孩子出了问题,是成人世界出了问题。

  刘畅对蓝色大门微微笑的说:是的,我看这个问题目前没有什么办法解决。

  刘畅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是的,但是改变的速度很慢,这也是客观环境造成的,比如,要中考要高考,这个压力太大了。

  孙云晓对刘畅说:是的。

  刘畅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来自生存竞争的压力使我们不敢不对孩子要求“严格”。

  孙云晓对刘畅说:本月下旬我会在北京出版社出一本书,少男少女们看了会知道,随便发生性关系将有多么巨大的危险!不知道对方的性经历,又不采取安全措施,一次就可能感染性病或艾滋病,怎么办?如果染病要治疗,每年花10万元以上也不一定能治好,这就是一念之差的后果。

  刘畅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是的,对于学生来说这方面的知识与意识太需要了。中学生因为有性经历不能自拔的情况也不鲜见,怎样才能使他们正确处理好性的问题与学习生活的矛盾呢?

  孙云晓对刘畅说:任何事情都有个度,过度了或不及都不是好的选择。

  刘畅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我在英国学习的时候住在托管家庭里,这家的女儿当时17岁,中学生,但是她每周六都把男朋友带到自己的房间里,到周日才离开,虽然她的父母明显的对这个男孩子不满意,但是他们从没有阻止过,当面对那个男孩的时候还非常礼貌。这与我们的国情差异太大了。

  孙云晓对刘畅说:是的,国情不同,英国人有英国的道理,值得我们思考。教育的第一任务是让孩子相信自己是个好人,这就是积极的自我概念。在这个原则的基础上,什么中学生都可以帮助,只有感情才能够打动感情。

  刘畅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您说的对!可是,在中国要做到这一点,很难!

  孙云晓对刘畅说:所以等待别人觉醒是不现实的,等待教育改变是坐失良机,最好的办法是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中学生应该有这个能力。

  异卉对孙云晓高兴的说:我觉得对有性行为的孩子身心会有很大影响,孙老师谈谈您说走访的15位孩子的情况好吗?

  孙云晓对异卉说:是的,影响很大。那15个中学生中的有些女生很后悔,说做了那种事,再去做“鸡”都无所谓了。

  异卉对孙云晓高兴的说:他们的父母老师都给了他们什么样的指导?

  孙云晓对异卉说:孩子们给父母和老师打了0分。

  异卉对孙云晓高兴的说:我想就是应该进行危险教育。问题社会造就问题父母。

  孙云晓对异卉说:说得对,这世界上问题父母多于问题孩子。

  异卉对孙云晓说:我觉得爱是正常的事,但性一定要慎重。现在对孩子进行性教育很难,有时觉得对他们进行教育会不会增加好奇心。

  孙云晓对异卉说:这是一个误解。研究表明,接受过性教育的孩子,发生性关系的比例会少于没接受性教育的孩子。

  异卉对孙云晓说:在中国,有过性经历的孩子连做“鸡”的心情都有了,这与刘畅说的英国情况,是不是还是归结为社会对性的认识?

  孙云晓对异卉说:我想,让人失去自尊与自信的教育绝不是好的教育。不管孩子是否谈恋爱或发生性关系,最重要的是能否相信自己是个好人,能否走一条健康的人生之路。    

  坦率、科学、真实才是好的性教育    

  人间四月天对孙云晓说:孙老师,阳光法性教育可以把青少年的恋爱问题引上正途吗?您的前文所说秘密采访了那些有了性行为的孩子的感慨都有哪些方面?这些想法是否和您在采访之前有一些改变?

  孙云晓对人间四月天说:是有很大的改变!我不惊讶于中学生发生性关系,而惊讶于他们100%不采取安全措施,这是拿着花季的生命去赌博呀!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今晚听我妈妈说了他同事的孩子才14岁,读初二,换了三个学校还是上不下去,整天整夜泡在网吧里,父母一点也不敢说,一说他就要跳楼,您认为该如何?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这只是个现象,应该透过现象找原因,成功的孩子进网吧也不会堕落。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可他不是,他为此已经辍学!!!!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失败的孩子是失败教育的例证,我们应当追究教育的责任而不是追究孩子的责任。

  蓝色大门对孙云晓说:很大一部分都是网络惹的祸,网络则是没有人管制的,所以大家性学习都是通过网络的。这里的信息芜杂。

  孙云晓对蓝色大门说:网上的性信息许多是没有科学性的,而更多的是一些色情信息,那是商业性的。

  Pop对孙云晓说:您好,孙老师,我是从事大学生心理健康经验的,今天在查阅资料的时候,偶然发现您的网站,并发现您在聊天室,就进来了

  孙云晓对pop说:那你是有经验的,很想听听你的高见。

  Pop对孙云晓说:我觉得首先要解决是父母和学校的性观念。

  孙云晓对pop说:是的,腐朽的性观念已经夺去了太多青春的生命,至今仍在威胁着少男少女的生存。

  夏对孙云晓平静的说:孙老师,真希望你能来我们学校一次,让老师们开开眼界。

  孙云晓对夏说:有机会会去的。中国的学生可能还要付出更高的代价,比如:大批的少男少女怀孕等等,才会引起社会的震动和改变。想到这一点,我真想大哭一场!

  异卉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说现在在中国哪里的中学青春期性与健康教育的最好,他们采取了什么方法?

  孙云晓对异卉说:上海好一些。北京八一中学的张老师性教育课讲得好!好的性教育好在坦率、真实、科学。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性教育还是从小开始,凭我教育孩子的经验,我一般对孩子的各种提问都是如实告知,绝对不隐瞒什么。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你说得对,恋爱的事越禁越多、越禁越乱。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最近看到孙老师在许多场面露面,我感到非常亲切,能够跟孙老师聊天真是幸运啊!在少年儿童教育方面希望能够得到孙老师的指点。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别客气!我们可以自由的交流。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孙老师真幽默,今天我替一位老师代了一节活动课,我让同桌学生相互说说对方的优点,用欣赏的眼光来看待别人,可学生都笑了,笑得很不自然,原来这班都是男女生同桌的。作为我来说好像没有区分男女生,而是把他们都作为学生来看待。可实际上,那帮孩子早已经男女有别了,那种妞妞捏捏的样子着实使我无计可施,最后还是花了好多时间来做他们的思想工作。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奴隶做久了一下子当不了主人。心灵被污染了一下子纯洁不起来。扭扭捏捏惯了一下子自然不起来。    

  教育的功能之一是降低危险

  极限天子对所有人说:用我们现在高中生的话来说,爱情与性只是个游戏。

  异卉对极限天子说:游戏好玩吗?:)

  极限天子对异卉说:不,这不好玩,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异卉对极限天子说:那么还敢随便玩?

  极限天子对异卉说:这就是奇怪啊

  异卉对极限天子说:很奇怪但还是事实存在是不是?

  极限天子对异卉说:绝对存在。

  极限天子对孙云晓说:你怎么看待中学生恋爱?

  孙云晓对极限天子说:中学生恋爱是天经地义的事,就像天空有星星月亮一样正常。

  异卉对极限天子说:但也有恋爱让成绩下降或者造成其他影响的吧,你们对同学怎么看待?他们会受歧视吗?

  极限天子对异卉说:不会的。

  异卉对极限天子说:你们的爱情,父母、老师知道吗?

  极限天子对异卉说:有的知道,有的隐瞒。

  异卉对极限天子说:老师父母对你们什么看法?你们希望父母知道吗?

  极限天子对异卉说:老师、父母一再教育我们不要早恋,有这种事当然不会让老师、父母知道。

  异卉对孙云晓说:我认为我们现在的教育也就是把可能出现的危害降到最小就行了。

  孙云晓对异卉说:是的,教育的功能之一就是降低危险。

  极限天子对孙云晓说:那,请问是不是这个时期对异性没感觉,就有病??

  异卉对极限天子说:肯定不是有病:)

  孙云晓对极限天子说:差不多!也许是没发育好吧。

  异卉对孙云晓说:但感情更细腻的孩子容易受伤。其实许多时候社会有许多地方要改进。

  孙云晓对异卉说:是的,但没有感情的人受伤更重。

  夏对孙云晓飞起一腿:你中学时谈恋爱吗?

  孙云晓对夏说:那当然!

  夏对孙云晓飞起一腿:什么感觉?

  孙云晓对夏说:那个年代只能心动不能行动,回头想想蠢蠢欲动的事情也很多。这是一万年也改变不了的规律,在全球的任何一个角落一概如此。

  欧洲骑士对孙云晓说:孙老师,那你觉得能不能将恋爱与不恋爱的学生比一个高下?

  孙云晓对欧洲骑士说:恋爱的学生可能人格更健康一些,至少情感更丰富一些,人情味更多一些。欧洲的经验证明这一点,中国古老的经验更证明了这一点。为什么梁祝的故事千古流传?为什么宝黛的爱情感动天地?

  欧洲骑士对孙云晓说:那还得看跟怎么样的人恋爱?

  孙云晓对欧洲骑士说:是的,跟无赖谈恋爱是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

  欧洲骑士对孙云晓说:谢谢您,只可惜过不了我父母那一关。

  异卉对孙云晓说:谢谢孙老师,你说的许多原则对我很有用,记下了。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谢谢大家参与聊天,再见!祝各位晚安!

 
责任编辑: 楮家炜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