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3月聊天记录精选

不以输赢论童年
——2003年3月聊天记录精选


  教育的目标是让人获得幸福                           

  wangyu对所有人说:大家好,我是王宇,希望向大家学一些经验。

  Wangyu对lehe说:你好,为什么来这儿?

  Lehe对wangyu说:我也学经验呀。你是孩子还是大人?

  Wangyu对lehe微微笑的说:我是孩子,不过是一个大孩子。

  野丫头对所有人微微笑的说:大家好!我是野丫头,很高兴和大家一起来论坛。

  Wangyu对韵致微微笑的说:你的名字很好听,请问, 你是孩子还是父母?

  韵致对wangyu微微笑的说:是母亲。你呢?可以告诉我你多大了吗?

  Wangyu对韵致微微笑的说:24岁了,很喜欢关注自我成长和家庭教育。

  Wangyu对野丫头微微笑的说:你好,你是不是一个顽皮的丫头?

  野丫头对wangyu微微笑的说:嗯,有点啦,

  wangyu对野丫头微微笑的说:真是一个可爱的丫头。

  野丫头对wangyu微微笑的说:是吗? 谢谢。

  wangyu对所有人微微笑的说:我们先聊聊吧,等一等孙老师。

  野丫头对wangyu微微笑的说:孙老师来了!

  野丫头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孙老师好,等您好久了。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好,大家来得都很早。今晚我们讨论《质疑“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欢迎大家发表意见。

  孙云晓对野丫头说:欢迎你,野丫头一定很有个性,对吗?

  里杨对孙云晓说:孙老师好!

  孙云晓对里杨说:欢迎你,我刚从美国和加拿大回来,有许多感受愿意与大家交流。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到明天早晨九点,美国给伊拉克的48小时最后通碟到时间了,战争一触即发,不知各位有何感想?

  野丫头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恩,我觉得很恐惧很害怕。我觉得大家生活在一个和平的生活里不好吗?非要打仗,那样多不好呀!

  孙云晓对野丫头说:是呀,二十一世纪的一个重要教育主题就学会共处,学会发现他人,尊重多元文化。但是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野丫头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是呀!这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为了和平我们要把一切困难都克服。

  孙云晓对野丫头说:可是和平的力量怎么和战争的力量抗衡呢?美国一部宪法二百多年基本不变,保持了稳定,却为什么让别人不得安宁。

  野丫头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是呀!这还是个比较复杂的问题

  孙云晓对野丫头说:对,但和平之苗还很弱小,需要全世界的人去呵护,让他长成参天大树。

  野丫头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他们会不会和我们打仗啊?

  孙云晓对野丫头说:朝鲜战争就是和美国人打仗。前几年美国人还炸了我们的驻南斯拉夫大使馆。

  野丫头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可我希望我们的生活是平静而和平的。

  孙云晓对野丫头说:其实每个人心里都魔鬼和天使,魔鬼带来战争,天使带来和平。

  美英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孙老师,美国为什么非要打伊拉克呢?

  孙云晓对美英说:美国认为自己的安全是第一重要的,为此可以不惜与全世界开战。

  Wangyu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正一个弱肉强食!

  孙云晓对wangyu说:是的,这是一个极不对等的较量。

  Wangyu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我觉得很无奈,很为伊拉克人民担心。

  孙云晓对wangyu说:是的,最倒霉的就是老百姓。

  Wangyu对所有人微微笑的说: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我认为就是让孩子自己跑,前提是孩子想跑。

  孙云晓对wangyu说:非也。这句话的意思是让孩子从小就要拼命竞争,在开发智力上占上锋,而不考虑儿童的身心特点。

  Lehe对孙云晓说:孙老师你好,您说怎样才能让孩子在起跑线上迈好第一步呢?

  孙云晓对lehe说:观念和标准是第一位的,也就是说应该是一个健康成长的起跑线,而不是扭曲竞争的起跑线。

  Lehe对孙云晓说:观念和标准又有什么依据呢?

  孙云晓对lehe说:有,教育的目标是让人获得幸福,而不让人变成机器。

  美英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孙老师,我们应该有什么样的观念和标准呢?

  孙云晓对美英说:孩子的起跑线,应以健康人格为标准,而不应以超越年龄违反身心特点的早熟为骄傲。  

  儿童教育的使命是发现儿童和解放儿童  

  阿美对孙云晓说:起跑线是定在几岁呢?我理解可以是18岁以下,不知道可以吗?

  孙云晓对阿美说:起跑线主要是指童年,当然在18岁以下。

  阿美对孙云晓说:可是发现儿童,解放儿童,我以为是相对于今天的教育约束太多而言的。

  孙云晓对阿美说:发现儿童是指关心和了解儿童,解放儿童是指尊重和帮助儿童。

  阿美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不完全赞成您这么说,因为我觉得教育必须因才,要充分注意人的个性差异,有的孩子就是不适合比较宽松的氛围下成长。

  孙云晓对阿美说:因材施教是对的。

  阿美对孙云晓说:有时,艰难压抑痛苦的环境,甚至对人的成功很重要。

  孙云晓对阿美说:不一定,艰难压抑痛苦的环境会伤害绝大多数人,并且是内伤加外伤,终生难愈。

  美英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孙老师您刚才说的是标准?那应具有怎么样的观念呢?

  孙云晓对美英说:让孩子自由自在的生活,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这就是现代的教育观念。说得深刻一点,全部儿童教育的使命可以概括为八个字:发现儿童,解放儿童。

  美英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孙老师,您概括的这八个字让我懂得了许多,我倒觉得这个“起跑线”给孩子限制了太多的框框。

  孙云晓对美英说:起跑线就是发展的起点,但被很多人给歪曲了,实质是为赚孩子的钱,是制造教育恐慌!

  美英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这太恐怖了,那我们的孩子岂不是太可怜了?

  Lydly对孙云晓说: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其实,孩子们就是输在起跑线上也不要紧,人的一生不是一百米的短跑冲刺,而是长长的马拉松!

  孙云晓对lydly说:标准很重要,幼儿时期少认几个字、少做几道题,这根本算不了什么输。

  Lydly对孙云晓说:有时,在起跑线上提前发力早跑反而违反了比赛规则,而对于孩子过早的教育则易造成拔苗助长!

  Lydly对孙云晓说:孙老师认为孩子什么年龄接受学校文化教育合适呢?

  孙云晓对lydly说:多数孩子七岁左右合适,孩子也有差异,总之适合就好。

  问题父母对孙云晓说:孩子在学校或在幼儿园被别的孩子欺负时,到底应该让孩子还手呢?还是忍受?还是告诉老师?可我觉得这三种方式都不是最好的方法,

  孙云晓对问题父母说:是的,要教给孩子保护自己,也要学会宽容与合作。

  问题父母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因为以暴力的方式解决问题不是好的选择,搞不好将来会出问题。一味忍让更是弱者行为,告诉老师也不是培养自信心和责任心的好办法。到底该怎么办呢?恳请孙老师指教。

  孙云晓对问题父母说:如果教给孩子以暴力解决问题,这就是战争的基础,最终两败俱伤,甚至同归于尽。

  问题父母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能给出一些具体做法吗?

  孙云晓对问题父母说:做法很多,如多带孩子玩,让孩子与伙伴一块玩,让孩子爱劳动、爱幻想、爱读书、爱运动、亲近大自然等等。

  问题父母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但是矛盾如何解决呢?我觉得这与孩子的个性可能有关系,与具体矛盾具体情况用关系,与学校环境可能也有关系

  孙云晓对问题父母说:是的。

  问题父母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就是孩子被欺负了到底该怎么办的问题,您刚才回答得太笼统。

  孙云晓对问题父母说:对欺负自己的人首先不理他、鄙视他,同时要想办法治服他。如果没有好办法,他打你你打他也可以。

  问题父母孙云晓微微笑的说:最终还是用暴力解决问题吗?

  孙云晓对问题父母说:不,是自卫,是反击,要让孩子明白道理。

  韵致对wangyu微微笑的说:你认为孩子提前学下学期的课程有多少利弊?

  Wangyu对韵致微微笑的说:看孩子的能力,我认为关键是提高孩子的效率和兴趣。

  韵致对wangyu微微笑的说:我的孩子学习很好,但是我感觉他的学习兴趣不是很浓。

  Wangyu对韵致微微笑的说:那你就想办法提高它的兴趣,你是不是管的太多了?

  茉莉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请问:您觉得一个小学生在校外补习的学多一些好不好?

  孙云晓对茉莉说:适合孩子就好,不合适孩子就不好。

  茉莉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您觉得孩子13岁左右学习什么运动比较好?

  孙云晓对茉莉说:太多了!如游泳、足球、乒乓球、篮球、滑冰等等。

  Wangyu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你认为如何才能“发现孩子”呢,你指得是什么?

  孙云晓对wangyu说:发现孩子的兴趣与特点。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您好!我刚到,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是指电脑吗?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不是,是指让孩子从小疯狂竞争,你死我活。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我本人认为电脑应该从娃娃抓起,但着重应该在上网习惯培养,如果从孩子成长角度来看,那小孩子应该根据多元智力要素来有意识渗透。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是的,孩子的多元智能首先要发现其特点,其次是扬长补短。  

  快乐幸福自由是童年的真谛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们现在正在进行一个课题,是关于孩子闲暇教育的。我想,这是孩子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对,我很有兴趣。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我们的宗旨是放牧孩子的心灵,:)我知道孙老师一定会支持。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是的,我完全支持!

  lydly对闻海鹰说:闲暇教育?什么课题?

  闻海鹰对lydly说:就是让孩子更好地玩。

  Lydly对闻海鹰说:换言之,孩子应该有玩商教育!

  闻海鹰对lydly说:什么商什么商太多了:):)

  Lydly对闻海鹰说:你组织孩子们玩什么呢?游戏?

  闻海鹰对lydly说:不是组织孩子玩,是让孩子发掘自己的天性。

  Lydly对闻海鹰说:让孩子们自已在一起玩。

  闻海鹰对lydly说:对。因为我们孩子属于自己的时间太少了,大人干涉的太多了,完全没有自我了,所以要让他们有安排自己时间的能力。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从小给他们什么输啊、赢啊太残忍。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莫以输赢论童年,快乐幸福自由是童年的真谛。

  闻海鹰对wangyu说:起跑线的提法本身就是把孩子放在一个竞赛的角度,对于生命的自然成长不公正。

  Wangyu对闻海鹰微微笑的说:你是想让孩子多体验生活吗?

  闻海鹰对wangyu说:这是一个想法,体验生命更好一些。

  Wangyu对闻海鹰微微笑的说:竞争本身不可怕,关键是有没有合适的判断输赢的标准。

  阿美对孙云晓说:孙老师,现在的中小学都是精英教育,提供的是选择适合教育的学生,而不是选择适合学生的教育,可是那些没有被教育选择的学生是多数啊,你以为中国的希望就是在那些尖子学生身上吗,大部分被淘汰的学生谁来关注他们呢?

  孙云晓对阿美说:这就是应试教育的最大灾难,即让大多数人成为失败者。

  丫头对孙云晓说:要怎么去发现孩子的兴趣与特点呢?

  孙云晓对丫头说:可以多观察呀,如发现孩子对什么有兴趣、什么干得好,这是引导孩子的重要条件。

  丫头对孙云晓说:有时候孩子做对的,父母并不认为是对的。我们小时候吧,想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可是父母就会反对说我们想的是不。好或是对学习影响之类的。把我们的兴趣都剥削完了

  孙云晓对丫头说:是这样,父母大都认为孩子给自己添麻烦多,实际上可能是父母给孩子添的麻烦更多。

  丫头对孙云晓说:是呀。有时候做父母的并不一定会了解孩子所需要的。虽然他们的前提是爱孩子。可是却把那种爱发挥得并不恰当。

  孙云晓对丫头说:对,那叫关爱强迫症。一个女中学生给我来信,说妈妈爱得我都想去死,因为爱得我一点自由都没有了。

  丫头对孙云晓说:是呀。父母太爱我们往往让我们觉得那是一种假装的爱。

  孙云晓对丫头说:倒不是假装,是正装,那是一种强迫的爱,对于渴望自由的人等于受刑。

  丫头对孙云晓说:那做为父母的要怎么样做才能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呢、?(至少可以少发生)

  孙云晓对丫头说:孩子再小也是人,应当尊重他,以平等的态度相处。

  丫头对孙云晓说:这样也可以让孩子幼小的心灵可以得到尊重。对于他们以后的健康成长有很多好处,对吧?

  孙云晓对丫头说:是的,小孩子也有自尊心。  

  给儿童快乐是成年人的责任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我看疯狂竞争,你死我活没有必要,这样在孩子心中对任何事情都会产生功利性,对他们的成长很不利,我个人认为从小应该全面发展,宁可样样能,然后在符合自己兴趣发展的基础上再有所突破。据我儿子的成长经历告诉我,从小对某一方面有涉足的项目,慢慢长大以后都会得到一定程度的发展,如果从小教育出现盲区,假如孩子在成长中又没有兴趣,那长大后明显感觉孩子在这方面力不从心。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说得对,但是社会太焦虑了,在孩子中制造的恐慌太多了,似乎多玩一会儿将来就吃不上饭,简直是骗人没商量。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比如:我孩子从小动手方面没有很好重视或者训练,加上我们平时也没有意识为他提供锻炼机会,所以现在感觉我的儿子动手的确跟不上脑子,正因为我从小很重视孩子的学习习惯,所以孩子学习兴趣和学习自觉性都有明显的出众,由此可见父母应该重视孩子发展的盲区,而不是片面强调孩子竞争,甚至竞争到非拿第一不可的地步,从整体把握,关注孩子全面发展。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是的,童年要有一个宽松的环境,为发展提供一个广阔的空间,唯一要严的就是培养良好的习惯。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他们为什么不想想怎么才能吃上好饭呢?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健康的人才能吃到好饭。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是的,童年不仅是为了以后而存在的,它也是生命的一个阶段。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太对了!童年有独立的价值,不仅仅为了长大成人。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我们好多父母都说,为了他们明天的幸福,我们不得不牺牲他们今天的快乐,真是大错特错。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孩子的名字是今天,没有今天怎么可能有明天?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可是孙老师你知道吗?要让孩子们拥有这份快乐,关键在于我们大人能不能给啊。孩子在最不能自主的时候,让父母和学校给夺走了快乐。你说多可怜:(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新时代的人要有儿童权利的观点,给儿童以快乐不是成人的恩赐,而是责任。

  Lydly对闻海鹰说:孩子是否快乐以及一生的成长历程,大人们会有更多的影响,所以孩子们的教育更多地受大人的教育理念所左右!

  闻海鹰对lydly说:对,孙老师有一句话,为孩子改变大人的世界!我怕父母们不接爱,对他们说为孩子改良我们的世界:):)

  lydly对闻海鹰说:大人的世界有时也是社会的反映,社会上对高学历的追求也是让父母有这么一种观点——“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闻海鹰对lydly说:是啊,我们大人有时候有一种补偿心理,自己没有实现的一些理想,让孩子去帮你实现,不公平。

  Lydly对闻海鹰说:大人的这一种心理对孩子来说也是一种期望,主要的是要正确教育孩子,找一条适合孩子发展的方向。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爱有时候是很可怕的,就像海洋浩瀚无边可以吞没一切。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是啊,不正确的爱会杀人。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是的,中国的独生子女们面临这种伤害极大。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因为我们上一代实在是被耽误的一代,也难怪他们会失落。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是的。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可是孙老师,做的事情越多就越觉得太难了,就象坐在车里推车,好难!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别着急,饭要一口一口吃,事要一件一件做。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是啊,我这人有一个优点就是吃苦不太记苦,想做的,喜欢的总是想办法达成。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年轻人容易贪多、贪快,实际上质量第一。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谢谢孙老师,我会记住,你会是一个看着我“长大”的最好的朋友。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我与网友一起成长。  

  给孩子尝试的条件  

  Wangyu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我很想问你,为什么大家都说“富不过三代”,就你的研究,现实是这样吗?

  阿美对wangyu说:我对你的问题很感兴趣。

  阿美对wangyu说:我以为是教育的问题。因为教育没有跟上,物质富有了,心灵没有富起来

  wangyu对阿美微微笑的说:可富家子弟往往可以受最好的教育。

  阿美对wangyu说:早期教育问题,还有家庭教育问题,这可能比学校教育的功效大的多,你说呢?

  孙云晓对wangyu说:富不过三代是教育的失败,如果教育成功可以富过多代。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刚才有朋友说心理健康,我看这个跟父母的心态和教育的评价都有关系,如果你只关注学科成绩,甚至语、数成绩,那孩子的心理怎么能健康呢?因为分数不是衡量孩子的唯一标准,这次考不好,并不表示以后都不好,也许到一定年龄孩子会感觉学习那么容易,因为他也许找到通往学习的最好捷径,所以父母对孩子的教育不能把分数作为唯一标准。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完全赞成。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孙老师说得太好了。发展空间要宽广,习惯培养是不能轻视的,要常抓不懈,简单说:孩子从小的环保意识将会影响一生,从小注意不乱丢赃物,那教育效果最好,也最不费力,到长大了才教育,那谈何容易?质疑从娃娃抓起,我个人的理解是全面发展,扬长也不避短。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说得好!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上我的网站,浏览习惯课题研究专栏,那里有很多介绍。

  Lydly对谢百云说:那么小孩子在学校的学习成绩放在一个什么位置呢?

  谢百云对lydly说:学习成绩跟其它各方面的成绩应该是一样的,因为相互是可以补充或者渗透,不是割裂开来的。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我的意思是:每个人都有长处或短处,对待长处要坚持训练,对待短处也不要一棍子打死,现在虽然没有兴趣或者稍微落后,并不表示以后都不涉足着项,也许到一定的年龄,随着你的知识结构,生活阅历的增长,你会重新从头学习,这种情况也是有的所以不要回避短处,要敢于挑战自我,慢慢在发展自己特长的基础上在逐步完善自己,全面提升自己。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很有道理。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其实您的好多理论我都拜读了,的确有很多前卫的观点,包括今天晚上的观点都是有些父母或者老师认识有偏差的,所以您今天晚上的话题很有讨论价值。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我们是知音。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个人认为网上聊天活动非常好,但我很希望您能尝试用语音进行聊天,而且可以录音的。您看如何?跟我们学校的学生聊天时间等您回话呢???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好呀,你们希望什么时间?聊什么题目?四月二十三、四号可以吗?

  谢百云对孙云晓高兴的说:孙老师,质疑从娃娃抓起,我想从孩子负担过重这个角度谈谈看法:现在孩子一开始父母就从培养什么家来训练孩子,而不是从孩子自身的需求去满足与引导,这样对孩子以后成长一定不利的,因为活灵灵的孩子被扼杀了对新事物的兴趣,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可以说,孩子心中没有了美好的幻想,仅有的是做人很苦,很累,导致彻底失望。所以父母千万要保护孩子这种天真或童心,让他们从小就富有诗意,富有幻想。

  谢百云对孙云晓高兴的说:那就按照您说的:四月二十三、四再电话联系,我们学生最近都在看您的文章呢?学校老师也参与进来了,这是一个有益的探索,希望您能在百忙之中满足我们学校学生的要求。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好的,随时联系。

  Zhixing对孙云晓高兴的说:我觉得现在有很多的小孩子生活的很累,是心理上的,孙老师你觉得的呢?

  孙云晓对zhixing说:是的,这是一种伤害,是小鸟翅膀上的绳索。

  Zhixing对孙云晓说:我觉得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最重要的还是别让孩子输在心理的起跑线上!孙教授你说这句话有道理吗?我认为主导人一切的还是人的心理活动和情感。

  孙云晓对zhixing说:有道理,准确的说是人格的起跑线。

  Lydly对孙云晓说:孙老师认为如何发现孩子的天赋并找到适合孩子发展的道路呢?

  孙云晓对lydly说:给孩子尝试的条件并以鼓励的态度与其一起玩,自然会发现他的潜能所在。

  Lydly对孙云晓说:在兴趣中,实践中查找?在孩子的什么年龄呢?

  孙云晓对lydly说:什么年龄都可以发现其特点和潜能。

  丫头对孙云晓说:孙叔叔,对于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你是怎么样对待自己的孩子的呢?

  孙云晓对丫头说:我的孩子是比较自由的,现在更自由了。

  丫头对孙云晓说:是不是你对于你的孩子很信任。可以随他自己所爱去做自己的事?

  孙云晓对丫头说:是的。同样,网络也是天空,网友便是鸟儿,祝大家自由邀翔,飞上幸福的枝头。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感谢大家的热烈发言,祝各位晚安! 

 
责任编辑: 楮家炜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