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12月话题:《预防艾滋病》

平等与尊重 自爱与自护
 ——2002年12月聊天记录精选
 

每个人都面临艾滋病的威胁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晚上好,我首先非常抱歉,因为有紧急的事情,原定的讨论时间推迟了两次。今晚我们讨论"预防艾滋病"的话题。中国现在有100万人感染了艾滋病,实际感染的人数比这个多,一旦感染便有生命危险,这不能不让我们警惕起来。
  ★流星雨★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好,我第一次来有什么不足请多多指教。
  孙云晓对★流星雨★说:没关系,你可以随便发言。
  ★流星雨★对孙云晓说:我觉得艾滋病一开始在中国只有几十、几百个,可现在传染了这么多人。
  孙云晓对★流星雨★说:是的,世界上每天都有人因为艾滋病死亡。
  ★流星雨★对孙云晓说:前一阵子在北京有一些得了艾滋病的人把自己的血抽出来注射给一些没得的老百姓,后来连无辜的老百姓也得上了,这种行为很不讲理。
  孙云晓对★流星雨★说:这是很不道德的行为。不过,如果让艾滋病患者无路可走,这世界的麻烦会更多。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利,每个人都需要尊重。
  ★流星雨★对孙云晓说:只要努力了一定可以研究出治疗和预防艾滋病的药!
  孙云晓对★流星雨★说:是的,有矛就有盾,全世界很多科学家都在奋斗。
  ★流星雨★对孙云晓潇洒的说:艾滋病患者如果强行到了公共场所,别人看不出来那怎么办呢?
  孙云晓对★流星雨★说:艾滋病人到公共场所是正常的,与你握手、拥抱、共同吃饭等等都不会感染病毒,你可以放心。
  ★流星雨★对孙云晓潇洒的说:谢谢孙老师!再见。
  静飞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觉得对青少年进行青春期性教育,尤其是性道德教育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孙云晓对静飞说:你说的好极了。实际上每个人都面临艾滋病的威胁。前些天我在曼谷见到42个幼儿,他们一个个天真活泼,可都是艾滋病患者。我们为他们痛心不已,因为他们的生命太短暂了!
  静飞对孙云晓说:如果没有正确的、正常的渠道,羞羞答答的"尤抱琵巴半遮面",那么还要有多少本不该发生的悲剧呢?
  孙云晓对静飞说:是啊,所以要广泛的传播预防艾滋病的知识。当然,还要正确对待艾滋病患者,这是对人类文明的挑战。
  Ha对孙云晓说:孙老师,好!既然患了爱滋病,那国家还让他们结婚,他们的小孩也被感染了该咋办呀?
  孙云晓对ha说:艾滋病患者有权利结婚,但如果能传染孩子艾滋病,就不应当生孩子。
  Ha对孙云晓说:那如果要生了呢?
  孙云晓对ha说:生了就要负起责任来。
  Ha对孙云晓说:那不是又多了一个爱滋患者吗?
  Ha对孙云晓说:如果让患爱滋病的人生孩子又被传染那不成了鸡生蛋蛋生鸡越的越多吗
  孙云晓对ha说:说得对,所以我们要劝导艾滋病患者不要把病毒传染给孩子。


孩子有权利知道自己需要的知识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艾滋病有三种主要的传播方式:一是性传播,二是血液传播,三是母婴传播。据说有一个乡4万人口,2万人患了艾滋病,就因为输血共用一个针管。所以,许多人是毁于无知。
  静飞对孙云晓说:直到现在想起来我还想哭呢(自己刚刚读初中的时候,什么都不敢去问爸爸妈妈。有一次在姐姐那里看到一本叫《零点夜话》的书,但都是成年人对夫妻的指导),孙老师,不知道您能不能体会得到,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孩子"持续了很长时间的罪恶感。
  静飞对孙云晓说:真的,孙老师,我现在想起来还感觉非常非常的委屈,还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回呢。
  孙云晓对静飞说:是的,这是很悲哀的,孩子有权利知道他所需要的知识。今天就好多了。
  静飞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差不多是《午间一小时》十年的老听众了,前几天听到他们也在做关于爱滋病的节目。
  孙云晓对静飞说:今年12月1日是预防艾滋病日。
  静飞对孙云晓说:我们健康人不能只从伦理道德的角度去审判他们,其实有更根本的原因,现在社会环境毕竟好多了。
  孙云晓对静飞说:你很有水平。一个文明的社会应当关心和尊重艾滋病患者,这样艾滋病患者也会关心其他人。
  静飞对孙云晓说:杭州最近的一次宣传活动中,就有一个患者出现在台上。
  孙云晓对静飞说:艾滋病患者能登台宣传是很了不起的,我们应当表示敬意和支持。
  静飞对孙云晓说:吸毒为什么很容易传染爱滋病呢?
  孙云晓对静飞说:吸毒者常常共用一个针管,血液传播很乱,如果其中有一个人是艾滋病患者,其他人都逃脱不了。
  静飞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曾经这样想:爱滋病的出现(对东方人)来说或许是件好事(自私了一点儿),可以让我们在新的层面上重新审视中国的传统道德??真正的爱情是性灵的结合,作为人类不能放纵自己的行为,而且,一个真正的人也是不会去伤害自己的亲人的。
  孙云晓对静飞说:很多人这样认为,但艾滋病并不仅仅是性生活带来的,血液传播是更主要的,如吸毒者。
  静飞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说怎样才能让全社会--尤其是乡村--都具备科学系统的认知呢?既保护自己同时也正确对待病人。总感觉面对爱滋病这个敌人,我们的阵地却是太小太小了--对自己,我需要太多太多科学的知识,对爱滋病患者,他们又需要太多太多的理解和支持。
  孙云晓对静飞说:其实,知识也很简单。比如,使用安全套就可以让很多人避免艾滋病,就像上车要系安全带一样,过性生活就用安全套。谁系安全带也不是为了死,使用安全套则可以避免很多危险。据说,卖淫的小姐用安全套的仅20%左右,这是非常危险的。我希望她们都用安全套,当然,那些嫖娼的人要配合才行。这虽然不是好的行为,但预防了艾滋病总是一个好事。


学会保护自己更重要

  孙云晓对taoshu说:欢迎你!今晚讨论的话题是预防艾滋病,也很实用的,比如,你知道怎么预防艾滋病吗?应该怎么对待艾滋病患者?
  Taoshu对孙云晓说:我看了一些报刊还有网站上的一些介绍,简单地了解这方面的一些情况。这里需要个人了解这方面的知识,不过有时感到个人是无能为力的。
  孙云晓对taoshu说:至少要学会防范。比如:不吸毒,不和别人共用一个针管,不随便和别人发生性关系等等。
  Taoshu对孙云晓说:对艾滋病,我现在还没有太多的认识。乙肝的传染性与艾滋病有相似之处吗?
  孙云晓对taoshu说:肝炎也会传染,但比艾滋病轻多了,艾滋病会致人于死地,而几乎难以救治。而且,两者也很不相同。共用碗筷等方式容易传染肝炎,艾滋病则不会。
  Taoshu对孙云晓说:可是前面有报道说眼泪也会传染艾滋病。这样的话,艾滋病不是防不胜防了吗?
  孙云晓对taoshu说:是吗?这可能是误传。
  Taoshu对孙云晓说:个人除了洁身自好,还有什么好的措施吗?
  孙云晓对taoshu说:一个人不可能不和别人发生联系,要学会保护自己,就要用科学知识把自己武装起来。专家们讲,在性生活中,使用安全套,就是很好的防范措施。
  Taoshu对孙云晓说:如果经常献血,会导致艾滋病吗?面对各地检测水平不一,有报道说输血也导致得病的,样对个人来说,实在是无能为力来预防啊。
  孙云晓对taoshu说:只要采取科学的办法,一人一个针头就不会导致艾滋病。如果你去输血,一定要注意是否是一人一个针管,如果不是应当拒绝输血。
  Taoshu对孙云晓说:不过患病后,好多人是受人歧视的
  孙云晓对taoshu说:是的,危险在我们身边,我们不能不学会自我防范。
  Taoshu对孙云晓说:这里对我们国家也是一个考验,吸毒、性开放等问题也涉及到教育问题。
  孙云晓对taoshu说:我们应该改变歧视的态度,因为歧视别人,遭殃的还是我们自己。
  Taoshu对孙云晓说:在当前还没有意识到其危害性时,要么人云亦云,要么袖手旁观。
  孙云晓对taoshu说:艾滋病患者的大部分人都是青少年,预防艾滋病就成了必修课。
  Taoshu对孙云晓说:什么时候全社会都能能重视就好了。
  孙云晓对taoshu说:是的。危害就在身边,我们必须醒来。

帮助别人就是帮助你自己

  寻义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痴癌和白血病不也差不多等于是治不好吗?那为什么说艾滋病最厉害?
  孙云晓对寻义说:问题是艾滋病是最难以救治的疾病,所以它是最厉害的,它使人丧失了免疫能力。
  忍冬草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想问一下,对发现的艾滋病患者,医生或公安是怎么做的,比如说追查?谢谢!
  孙云晓对忍冬草说:北京佑安医院专门接收艾滋病人,他们从不追查,允许病人用假名字,只为了治病救人。这是我们对艾滋病患者的正确态度。
  忍冬草对孙云晓说:正确态度?我不同意。没起到控制作用啊。
  孙云晓对忍冬草说:你如果追查,谁还敢来检查?都不来检查,这世界就更可怕了。病人得不到救治,被传染的人也无法预防。
  忍冬草对孙云晓说:这个问题我认为值得谈,如不查,谁敢保证,患者不去染给别人?发现一患者,就不问他周边关系,我认为查也是有效控制方法。
  孙云晓对忍冬草说:查,会把人查跑,是不明智的事。
  忍冬草对孙云晓说:我理解了,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孙云晓对忍冬草说:是的。人类是聪明的,美好道德的公式: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
  静飞对孙云晓说:对患者来说,如果我们全社会的人都能向对待癌症病人那样就好了--因为一切的追问现在都是没有意义的了,他们要比健康人的体会、痛苦还要多的多。
  孙云晓对忍冬草说:是的,艾滋病患者是很痛苦的,应该让他们安全的去检查,这对每个人都有好处。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我希望青少年千万不要吸毒,因为吸毒就等于走进地狱。吸毒是艾滋病传染的第一原因。我特别担心进城打工的女孩子们,她们几乎不知道什么艾滋病,却可能稀里糊涂被感染上了。她们如果知道用安全工具,就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忍冬草对孙云晓说:在一本杂志上确实这么说,艾滋病在显微竟下病菌直径小于安全套的孔,因此能窜过安全套的微孔,安全套也是不安全的。
  孙云晓对忍冬草说:是吗?我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忍冬草对孙云晓说:你能带着这个问题,问问专家怎么说,我想听。
  孙云晓对忍冬草说:好的。我会向专家咨询,如有结果会在网上告诉大家。网上的预防艾滋病信息非常多,因为这是全人类最关心的事情之一。

艾滋病人是正常的人

  静飞对孙云晓说:孙老师,如果您身在农村,那么您将怎样对14、5岁??17、8岁的青少年进行性教育(学校没有生理卫生课)。
  孙云晓对静飞说:农村有农村的优势,农村的家畜多,人们的观察机会也多,容易理解性问题。当然,还是要进行科学的教育。
  静飞对孙云晓说:孙老师,可不可以这样理解:目前的当务之急就是宣传和爱护扶助。
  孙云晓对静飞说:是的。全社会都有责任,每个人都有义务,大力宣传预防艾滋病,这是人类在拯救自己啊!
  静飞对孙云晓说:孙老师,可能我还无法从"人类拯救自己"这个高度或角度去理解我们今天努力,我只是感觉不管是因为自己的错误(比如曾经在"榕树下"沸沸扬扬的那次讨论),还是不幸被传染(比如在输血和拔牙的过程中),其实从本质上说他们都太可怜了,都让人心里很难受。只要有一个人在犯错、在受苦,人类从总体上、根本上说,就是不幸福的。
  孙云晓对静飞说:是的。你的胸怀很博大,令人感动!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其实,艾滋病患者也是些很好的人,中国有个小李患了艾滋病,还办了一个"红树林"网站,帮助了很多人。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孙老师好!今天人不多,是因为时间不早了吗?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老朋友,你终于来了。推迟了好几次,我以为错过了与你相会的机会。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前几次忙,真高兴你能惦记我:):)圣诞快乐!一直想和你联系,可是老是没得机会。上了留言板好多次,看你很忙,没和你留言。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明天就是平安夜了,后天是圣诞节,我祝你也祝大家圣诞快乐!不过,我的圣诞节要在广州过了。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今天的话题很好。这段时间这个话题目很热。可是我们国人说话办事喜欢偏。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我开始担心大家不感兴趣,但认为这确实关系到每个人的生命健康,就宁肯遭冷落也要讨论这个问题。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以前谈艾色变,现在有些反过来。有的甚至带有炒作的目的,不好。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是啊,炒作成了社会病。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对艾滋病人体现一种人文的关怀没错,可是不能带有炒就不好,我觉得老说关怀艾滋病人正是对他们另一种不尊重。不知道我是不是也偏激了:):)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是的。应当把艾滋病看作一种病,病人不是邪恶的人,而是正常的人。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对极了!就是这两个字,正常!!很重要,这才是真正的尊重。
  静飞对孙云晓说:什么时候我们能"偷偷"的、"默默的"--不需要再宣传的--关怀爱滋病人就好了
  孙云晓对静飞说:因为很多人不了解艾滋病,所以要大加宣传,等到家喻户晓时一切都会静悄悄,就像现在的人感冒了去看病还需要声张吗?
  静飞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真希望自己在工作中遇到问题的时候能及时向您请教啊。
  孙云晓对静飞说:不是请教,是我们一起讨论。

勇敢地面对灾难的人是英雄


  了了对孙云晓说:我儿子(9岁)总要抄错试卷上的字,请问如何避免这种现象?
  孙云晓对了了说:有个好办法。第一步,鼓励孩子;第二步,让孩子自己检查作业;第三步,再表扬孩子。
  了了对孙云晓说:谢谢!他在做事时,总关心做完现在的以后,还要再做什么。因此,做事不够专心。该怎么办? 孙云晓对了了说:你可告诉孩子,认真写完了作业,可以痛痛快快的玩。
  了了对孙云晓说:请问您什么时间在这里?
  孙云晓对了了说:我每月一次和大家聊天,时间会提前预告,如有兴趣请看孙云晓网站主页。
  了了对孙云晓说:谢谢您的指导!希望以后再有机会和您交谈。
  小慧对孙云晓说:可是得了艾滋病的人就往往受到冷落,比如说,学校就不收这样的学生。
  孙云晓对小慧说:是啊。前几天的报纸上还报道说,一个父亲把患艾滋病的女儿杀死了。
  小慧对孙云晓说:您知道南非有一个叫恩科西的小男孩吗?
  孙云晓对小慧说:说不知道,他怎么了?
  小慧对孙云晓说:恩科西一出生就是一个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但是他很勇敢地面对生活,最后受到了很多人的尊敬和爱戴。恩科西在去年去世了,他活到了12岁。他是英雄。
  孙云晓对小慧说:太好了,我们应该向恩科西学习,勇敢地面对灾难。
  小慧对孙云晓说:我认为这个父亲的做法也不是完全错。因为,有这样一个女儿他也许会受到邻里们的冷落,不过他的确不该这样做。
  静飞对孙云晓说:小慧刚刚说的那篇文章大家好象在今年的《读者》上可以找到。
  孙云晓对静飞说:谢谢!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今天的讨论该结束了,希望明年1月再见。祝大家晚安。圣诞快乐!


 

 
责任编辑: 陈旭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