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10月话题:《读 书》  

读高品位书,做高品位人
--2002年10月聊天记录精选


  读书的鉴别力很重要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晚上好,欢迎大家光临,今晚我们讨论的题目是《读书》。有网友建议在双休日晚上讨论,非常抱歉,因为我双休日经常在外地,很不方便,只好选择平时的时间,请大家谅解。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你好,欢迎你发表看法。
  我爱保尔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好,我觉得读书对一个人的影响太大了,
  孙云晓对我爱保尔说:是的,我们每一个人都会读书的,读什么,怎么读,的确影响很大。
  我爱保尔对孙云晓说:可是,现在青少年实在没有条件读书啊!
  孙云晓对我爱保尔说:你是说学习压力大?其实,人总会挤时间读一点儿书的,为了考试也要读书,对吗?
  我爱保尔对孙云晓说:我就是读了梁晓生的生死之间,从而选择了一个对象,但我的选择是错误的。
  孙云晓对我爱保尔说:是吗?一本书对人的发展可能会起重大的作用。我十三岁疯狂读文学,便立志当作家,结果一辈子与文学结缘。
  我爱保尔对孙云晓说:就是说,要有好的书,还要学会鉴赏,
  孙云晓对我爱保尔说:对,是的,图书浩如烟海,鉴别力极为重要,读什么书几乎就决定了走什么样的路。
  我爱保尔对孙云晓说:我现在工作很忙,简直没时间读书,孩子读初三,更不能想书的事了。
  孙云晓对我爱保尔说:我非常理解,我的时间也很少,这就更需要精选佳作来读。
  我爱保尔对孙云晓说:好的书能陶冶人,但是现实世界与书还是有距离的。
  孙云晓对我爱保尔说:是的,几乎所有的书都是梦想,但人生需要梦,没有梦我们也就不像人了。
  我爱保尔对孙云晓说:不过,我还是喜欢读您的书,我受您的影响很大,又是搞教育的,很羡慕您,你最近有什么新作品吗?
  孙云晓对我爱保尔说:谢谢,我的书一类是文学,一类是教育,我的网站上有我的作品目录,欢迎大家浏览。
  我爱保尔对孙云晓说:我都看过的,很了解您,有点崇拜,上次在北京听您的报告,真想和您合个影好向朋友炫耀,可是因为不自信,没打扰成。
  孙云晓对我爱保尔说:是吗?是在清华吗?我会愿意和你合影的。
  孙云晓对我爱保尔说:今年我出版了《教育的秘密是真爱--孙云晓教育建议》等书,还有两本书将要出版。
  我爱保尔对孙云晓说:谢谢您,下次一定不再错过。
  孙云晓对星际宝贝说:你好,欢迎你提出问题。
  星际宝贝对孙云晓说:我应该读什么样的课外读物?
  孙云晓对星际宝贝说:按你的兴趣来读,什么对你有利读什么。
  星际宝贝对孙云晓说:我比较关心政治和军事
  云晓对星际宝贝说:那就读政治和军事,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星际宝贝对孙云晓说:请孙老师推荐一些。
  孙云晓对星际宝贝说:我还是推荐大家第一读名著,第二读自己感兴趣的。
  星际宝贝对孙云晓说:有一次我听余秋雨先生的讲座,他也提到关于读书的问题,他说不管你读哪一类书,一定要读这类书中最好的,是这样吗?
  孙云晓对星际宝贝说:是的,读高品味的书容易成为高品位的人,读低品位的书容易成为低品位的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就是这个道理。
  星际宝贝对孙云晓说:谈到品位,目前好象"口袋书"的现象很严重,想请孙老师分析一下这个现象的背后。
  孙云晓对星际宝贝说:"口袋书"良莠不齐,对少年儿童有不良影响,因为年龄越小越不会选择,成人应当保护他们。


  让孩子在读书中感受成功

  觞对孙云晓说:孙老师说说你的意见好么?
  孙云晓对飞觞说:当然,一个人若想真正的发展,还是要珍惜自己的兴趣,读有关的书。
  飞觞对孙云晓说:高中读书是为了作文,我觉得大学读的书才是自己的东西。
  孙云晓对飞觞说:据专家们认为,中小学时代读书印象最深,大学就比较专业了,所以高中时代要读一些好书,会一生受益。
  飞觞对孙云晓说:哦?是么?虽然我过了高中时期,但我会告诉我的弟弟,谢谢你。
  孙云晓对飞觞说:时光不能倒流,珍惜每个人的黄金时代吧!
  飞觞对孙云晓说:我觉得名著我读好多次才能读懂,很浪费时间的,不如读一些易懂的,比如说《谁动了我的奶酪》。
  孙云晓对飞觞说:《谁动了我的奶酪》就是名著,总之要读一些被广泛认可的书,因为它们达到了某种高峰。
  飞觞对孙云晓说:恩。我知道了,谢谢你了,我有事情,等改天再向你请教好吗?希望你能赏脸,再见,今天收益非浅。
  孙云晓对飞觞说:祝你做个好梦。
  ch65w@hotmail.com对孙云晓说:孙老师,你好!我是一位初二学生的母亲,非常佩服你,我想请教的是:我女儿读书不少,为何写作水平没有大的起色?
  孙云晓对ch65w@hotmail.com说:读书要讲方法,光读热闹不行,要研究作者,研究写法,学会把书读薄,再把书读厚。
  ch65w@hotmail.com对孙云晓说:我喜欢你写的《贝多芬的耳朵》
  孙云晓对ch65w@hotmail.com说:那我太高兴了,因为我对我的诗不自信,但我确实是抒发了真情。
  ch65w@hotmail.com对孙云晓说:那确实是真情的迸发。
  孙云晓对ch65w@hotmail.com说:是的,去欧洲我没计划写诗,却诗如泉涌。今年七月去澳洲又写了不少诗,改后我会放到网上。
  ch65w@hotmail.com对孙云晓说:谢谢指导!不愧为教育专家。
  孙云晓对ch65w@hotmail.com说:谢谢,教育专家也有困惑,大家讨论对我帮助很大。
  ch65w@hotmail.com对孙云晓说:我的女儿喜欢看,不愿写,更不愿改,怎么办?
  孙云晓对ch65w@hotmail.com说:写作是许多孩子惧怕的事情,因为文无定式,难以掌握,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您好!读书与写字怎么有机结合?好多孩子不喜欢动手,怎么办?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爱读书的人不一定喜欢写作,喜欢写作的人必定喜欢读书,这是正常的。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我儿子看书习惯非常好!可就是写作业有时不大喜欢,您觉得怎么解决?他就在看您回答呢!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看书习惯好,非常难得,这是兴趣使然,作业就未必是兴趣了。所以还要培养兴趣,体验到求知的快乐。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应该说他看的书非常多,今年二年级了,很多名著都看过,说话能力非常强,就是动手相对落后点,因为是比人家小一岁读书的。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酷爱读书的人可能不爱动,这是一个规律,要想办法调节才好,如出去玩玩。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是呀!一般规律是不爱动,但我的儿子却很爱玩,还好动,每天的运动量都超出一般孩子。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那太好了,童年养成运动的习惯,对一辈子都有好处。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是呀!我从小很关注他的运动量,经常训练他,参与很多活动,现在应该说最头疼的就是动手能力相对弱,作业比别人慢,但对文章的感悟能力应该大大超出别人。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关键是习惯,成功的体验多了,会有动手的积极性,动手的次数多了,才会养成习惯。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另外,请问如何培养好孩子的写作习惯呢?谢谢您!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写日记是一个好办法,一要简单,二要鼓励,三要坚持。
  谢百云对孙云晓说:很不错!我会努力引导。您觉得读书时要注意的是什么呢?
  孙云晓对谢百云说:选书要慎重,读书要记住作者,记住年代,弄清背景,读出它的精华奥妙所在。


  孤独时节好读书

  云晓对所有人说:在我的网站上"教育观点"栏目中有致青少年朋友,多篇文章谈了读书方法。我觉得读书帮助人,也可能耽误人,甚至读傻了,读坏了,非常可惜。
  雨夕霜晨对孙云晓说:孙老师你好!人的成长路上克服困难的是什么呢?请问你认为是自己的意志还是外界的环境的影响呀?
  孙云晓对雨夕霜晨说:小的时候靠环境,大了靠意志,对吗?
  雨夕霜晨对孙云晓说:小的时候靠环境,可是长大以后,也不能忽视环境对自身的影响,况且人的意志在困难和诱惑面前是如此薄弱
  孙云晓对雨夕霜晨说:是的,人再大也会受环境的影响,只是说人越大意志力就比较顽强了,但还是重视选择一个好的环境为上策。
  雨夕霜晨对孙云晓说:可是随着年龄的长大,自己在读书上的量和范围也增大和加大,但是心里却有了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就是读书多了,变得孤高傲世了,心里似乎看不清楚这个世界。我现在变得好孤独。
  孙云晓对雨夕霜晨说:长大了,心也长了草,不如少年时代纯情、专注,但书毕竟是拯救灵魂的天使啊!
  雨夕霜晨对孙云晓说:是的,心里是长草了,变得不安分起来。
  孙云晓对雨夕霜晨说:该傲就傲。
  雨夕霜晨对孙云晓说:那是一种本钱,可是有时会好寂寞,因为你的想法和所做的事没有人会理解。
  孙云晓对雨夕霜晨说:孤独时节好读书。诸葛亮说,宁静致远。
  雨夕霜晨对孙云晓说:是的,可是孤独的时候,渴望我不是孤独的。孤独的时候不会拒绝朋友。雨夕霜晨:是的,古来圣贤皆寂寞,我觉得书给我的是另一个世界,以至于使我的生命中出现了三个世界。
  孙云晓对雨夕霜晨说:哪三个世界?愿闻其详。
  雨夕霜晨对孙云晓说:一个是应付现实社会和父母的世界,一个是应付现实朋友和同学们交往的世界,另一个就是我自己的心里世界,也是我最美的地方呀。就是自己对书的渴求和那种心底最纯的地方,那是最清雅空灵的地方,那儿虽美。
  孙云晓对雨夕霜晨说:其实每个人都有这三个世界,这很正常,在心里给自己保留一个单间,是现代人的需求。
  雨夕霜晨对孙云晓说:遗憾的是我感到孤独,随着年龄的长大,和父母之间的隔阂也越来越大,让我无法压住心里的火气,总想顶上几句,心里才舒服。
  孙云晓对雨夕霜晨说:十岁到二十岁是对父母轻视的年龄,这是正常的,当然也应适当控制。
  雨夕霜晨对孙云晓说:是吗?对父母轻视,可是我感觉我很重视他们,只是他们不了解我,也不理解我,我也不想和他们去沟通。为什么没有一个父母可以和孩子坐下来好好的谈谈?像电视剧上那样的父母在现实中我没有发现过,就是那种可以和孩子做朋友的那样的父母。
  孙云晓对雨夕霜晨说:这正是需要人们反思的问题。不过社会进步越快,代际冲突越大,这是一个规律。
  雨夕霜晨对孙云晓说:是的,别人总是看着我的父母很好,且以为我们相处很融洽,可是却处处卡壳。但是我也一样,总是认为别人的父母很好相处,他们会为孩子多考虑一些。
  孙云晓对雨夕霜晨说:因为你看到的都是表面,而人们总习惯于把最好的一面表现给别人。
  雨夕霜晨对孙云晓说:是的,可是我的父母都是老师,按说是应该能理解孩子吧?但是往往我却觉得他们的方式都是说教。我今天才知道做老师的孩子可悲!是的,有时他们的责备,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现在我都二十了,甚至在家里吃个什么东西?都怕他们责备,只能偷着吃。
  孙云晓对雨夕霜晨说:未必,老师教育好自己孩子的故事也很多。你可以和父母坐下来谈一谈,争取他们的理解,这也是你的成长策略。
  雨夕霜晨对孙云晓说:可是每次谈,谈不到最后,父亲的火气上来了,我也抵不住了。
  孙云晓对雨夕霜晨说:也许写封信是个好办法,写信可以心平静气,读的人也可以再三回味。
  雨夕霜晨对孙云晓说:是的,这也许是个办法吧。

  多读名著对身心有益

  我爱保尔对孙云晓说:现在有的孩子读的书很奇怪,卡通故事,津津有味,我也不敢十分干涉,也没精力去研究这些书。
  孙云晓对我爱保尔说:孩子有一万个理由读卡通,这是完全合理的,与身心有益的,成年人要给予理解。
  我爱保尔对孙云晓说:我觉得成年人真是很难把握。
  孙云晓对我爱保尔说:这是正常的,日本大部分成年人都在读卡通,不必担心,生活太累了,节奏太紧了,不想读太多的字,可以理解。
  我爱保尔对孙云晓说:很多中学生不爱读书,有什么好办法吗?
  孙云晓对我爱保尔说:这是一个浮躁的时代,也是一个快餐的时代,爱读书的人少了,关键是从小养成读书的习惯,或搞一些图书推荐、集体讨论,会起些作用。读书要以专业为主,也要杂食,因为世界很大,读书恰恰可以让我们了解世界的丰富。
  我爱保尔对孙云晓说:是的,这个办法应该不错,谢谢。我是单身,有些困惑,不愿再婚了,但是不知今后的生活怎样,我很想读到关于意志方面的好书,你能向我推荐一下吗?
  孙云晓对我爱保尔说:建议你多读传记,如海明威、杰克?伦敦、居里夫人传等等,都很好。
  雨芯对孙云晓说:你认为在小学一年级适当的让他们读一些古代的名句可以吗?这样对熏陶他们的文学修养有用吗?
  孙云晓对雨芯说:有好处,但最好讲明白了之后再诵读。童年记忆力好,多记些名句,会终生口有余香。
  雨芯对孙云晓说:这样对于熏陶他们的文学修养有用吗?会不会加重他们的负担?
  孙云晓对雨芯说:要少而精,经常背一点,不会成为负担。
  雨芯对孙云晓说:对于上课画画的一年级学生,老师应该怎么做才比较好呢?
  孙云晓对雨芯说:爱画画的孩子是有希望的孩子,别的课也许不喜欢,高明的老师要引起他的兴趣,千万别横加指责。
  雨芯对孙云晓说:有些孩子画画真的很有天分的,想像力也很丰富,可是在课堂上画画再怎么说也不好吧?
  孙云晓对雨芯说:可能,绘画是某个孩子惟一的或最后的一个兴趣,这是他的生命所在,谁能忍心的扼杀呢
  ch65w@hotmail.com对孙云晓说:我女儿很爱日本漫画,既看又画,甚至还投稿赚钱,心思未完全用在学习上,所以最近小考成绩都很不理想,我不知如何是好!
  孙云晓对ch65w@hotmail.com说:你女儿很棒,日本漫画的确有精品,喜欢这些是可以理解的。成绩不好不必迁怒于日本漫画。
  ch65w@hotmail.com对孙云晓说:孙老师,GOD是我的女儿,这个网站是我告诉她的,跟你聊天我们都收益非浅
  孙云晓对ch65w@hotmail.com说:是吗?她怎么知道的?谢谢她,她是我们之间的彩虹桥。

  给孩子读半个故事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孙老师你好!大家好!很高兴能参加今天的这个主题谈话。读书对一个人真的很重要,特别是对于做教师的,我前几天刚刚完成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构建学习化教师群体》。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你好,你喜欢读什么书?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什么都读。文史方面多一些,还有自然、经济、哲学,甚至宗教。现在人读书功利性很重,可是我觉得读书最主要还是在于丰富自身。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对的,读书可以有功利性,但完全功利性就麻烦了,你就会变成一个功利性的人,异化的人。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我信奉"唯其宽泛才能丰厚"。一个人光带着功利的目标读书不会是一个真正的读书人谢谢!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我们是知音。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很高兴我已经两次听到这样另人欢心鼓舞的话了。
  god对孙云晓说:您好,孙老师,是不是一本书读完了,就不要再读了,再读岂不是浪费时间吗?
  孙云晓:好书可以多读几遍,如《红楼梦》,不读三遍读不懂。
  god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漫画也是一种艺术,为什么在老师和家长的眼里只是一堆垃圾呢?
  孙云晓对god说:这是一个误解,漫画书是时代赐予今天儿童的宝物,虽然也掺杂了一些别的东西,但毕竟是孩子的心爱,大人要理解。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可有很多书并不能给孩子带来什么好处,如何教他们学会选择呢?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是的,孩子天天喝可乐,未必可乐有营养,所以要引导。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可是他们的叛逆心理要怎么应付?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逆来顺受,以柔克刚。
  晓月对孙云晓说:你好!读书使人进步,该怎样引导孩子读书呢?
  孙云晓对晓月说:先从讲故事开始,迷住了孩子,就读半个故事,另外半个故事让孩子自己读。这是一个办法。
  晓月对孙云晓说:我的儿子6岁,认字很多,现在已经能自己阅读儿童书籍,我不知该以哪方面的书为主让他阅读?
  孙云晓对晓月说:六岁的孩子多读童话、寓言,如安徒生、格林以及当代的作家的作品。
  晓月对孙云晓说:现在的孩子都很迷恋动画片《奥特曼》,我觉得里面充满了暴力,不希望孩子多接触这方面的电视和书,但孩子又想要,我该怎么做?
  孙云晓对晓月说:最佳的方法是用好的替代坏的。
  张燕对孙云晓说:非常感谢孙老师的指点,让我很感动。最近听了几场有关子女教育的讲座,是来自国内的一些心理学家的讲座,不知你如何看待心理学家有关子女教育的观点?
  孙云晓对张燕说:可以借鉴,但是孩子是千差万别的,不可能有一种方法教育所有的孩子。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有个问题请教一下你觉得作为教育者读书是不是很重要?在一个学校里应该如何让教师喜欢读书呢?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不喜欢读书的人不适合当老师,学校要建立一种机制,多读书者并有见解者应受到奖励。

  养成读书好习惯更重要

  god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认为没有绝对的成功,只有绝对的失败,我也不希望我成功,您认为我的想法偏激吗?
  孙云晓对god说:你能说说原因吗?我想成功与失败都不是绝对的,福祸相依,成败可转。
  god对孙云晓说:原因可能是最近我没考好吧,所以有点悲观的情绪……
  孙云晓对god说:送你八个字:失意泰然,得意淡然。
  god对孙云晓说:当我们碰到不想上的课时,我们可能会看书,画画聊天,您认为这样对吗?
  孙云晓对god说:上帝也会默许的。
  god对孙云晓说:谢谢,我还是切中要害吧,中学生普遍看不好的书,网站,图片,那么该怎样制止或避免呢?
  孙云晓对god说:什么叫不好的书?十八岁以下的人可以了解自己需要的信息,上网为什么不可以?就是看点儿性信息也是正常的。你说对吗?
  god对孙云晓说:但是太过头了,太不健康了,连上课的时间也不放过……
  孙云晓对god说:我理解你的担心,但是什么叫过头了?什么叫不健康?还要仔细斟酌。不一样的。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有时候我觉得看书固然重要,可是十来岁的孩子多数更喜欢别的,有时候父母和老师的做法束缚了他们,他们明明想出去疯却要躲在家里看书,结果什么也学不到,而且丢失了宝贵的童年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童年是珍贵的,应当无拘无束,即要养成读书的习惯,更要自由奔放,这并不真正矛盾。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您觉得老师的教育和家长的教育在习惯的养成上哪个更重要?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父母第一,教师第二,个人第三。
  张燕对孙云晓说:我的女儿现在就在我的身边,看到您的回复,她很高兴,希望有机会能够认识您,当面向您请教。
  孙云晓对张燕说:向她问好。每个孩子都是天才!
  张燕对孙云晓说:我的女儿很爱看书,看的书也很杂,是否应该规定一下,比如:多看一些知识性的书、作文、课本指导性的书等等。
  孙云晓对张燕说:小学生多看两类书最好,一是儿童文学类,二是知识类。
  我爱保尔对孙云晓说:民办学校多是高收费,就是说这里孩子都来自比较富裕的家庭,他们成长的环境可能与他们良好的物质环境形成很大的反差,他们多是习惯不好,缺乏吃苦精神和努力向上的内驱力,好习惯的课题在这类学校里可能更有研究价值,
  孙云晓对我爱保尔说:关键在教育,富裕家庭的孩子未必养不成好习惯,清贫家庭的孩子也未必能成好习惯。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我们十一月八日晚20:00-21:30讨论新话题《朋友》,欢迎大家踊跃参加。我想每个人都很关心朋友问题。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是的。朋友很重要可是我们十一月份要搞百年校庆可能没时间上网了。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没关系,回头看一看聊天记录也可以。祝你们校庆成功,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百年校庆值得大庆。各位网友,我又一次被大家感动了,网---网住了我们的心。祝大家晚安。十一月八号见!


 

 
责任编辑: 陈旭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