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1月话题(之一)精选:忠 诚

成 功 的 第 一 秘 诀 是 诚 信
--2002年1月聊天记录精选


  诚信使一个国家强大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晚上好。今天是新年的第一次聊天,我们讨论我的诗《忠诚》,即诚信问题。为方便大家了解此诗,这里摘录一部分,供参考:"忠诚/只是招牌/谎言/流光溢彩/虚伪/比朴实可爱/假的/比真的发财/难道/这就是我们的世界/我们/是苍蝇吗/追腐逐臭/胃口大开/我们/是饿狼吗/嗜血成性/贪欲如海/不/不该/我们是人/人应有人的气派/正义/我们的身骨/忠诚/我们的血脉……"  
  rrr对孙云晓说:孙老师,为什么您近期的聊天主题都以诗的形式表示出来?

  孙云晓对rrr说:我想换一种表达方式,诗是属于青年的,让我们过一种激情生活。

  王琨对孙云晓说:您的诗是什么意思呀?

  孙云晓对王琨说:表达对弄虚作假的愤慨,因为中国出现了诚信危机,我们难道感觉不到吗?能容忍吗?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什么叫忠诚呢,是不是该有个度呢?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忠是坚定自己的信仰,诚是言而有信一心一意。

  rrr对孙云晓说:忠诚是指对什么东西忠诚?是对一切吗?

  孙云晓对rrr说:忠诚往往是指对信仰、对感情、对团体的态度,在这里我们指诚信。

  lydly对所有人说:有一个这样的有趣故事:一个在中国大学里教公共英语的老外,上课特别认真,为了教好中国学生外语,还特地和几个同事合编了一本配合教材的参考书。学期末考试的时候,中国老师按照习惯都要划划重点。但是这个老外却没有划复习重点,而是打开他们编的参考书的最后一课,学了一篇《关于诚实》的文章。文章中有一段令我终生难忘的话:听说作弊在中国是一种普遍现象,每个学生都作弊。打死我也不相信!因为,一个作弊的民族怎么可能强大?

  孙云晓对lydly说:谢谢你的故事,老外的问题很深刻,中国的强大得益于诚信,但虚假也会使中国衰弱。
  永远有多远对孙云晓说:请问孙云晓,爱情是否也需要忠诚呢?

  孙云晓对永远有多远说:当然,没有忠诚就没有爱情,爱情的故事就是忠诚的故事。

  永远有多远对孙云晓说:可是现在诚信的人不多了,没说过假话的有几个?即使是夫妻之间、家庭成员之间。
  孙云晓对永远有多远说:这就是可怕的地方,我们应该想想原因在哪里。

  永远有多远对孙云晓说:我感觉是周围的环境都这样,所以即使诚恳的人、真实的人也往往被迫放弃诚信。
  孙云晓对永远有多远说:人有无奈的时候,但应当守住良心,心灵的家园不能荒芜。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昨天校长开会讲了这样一件事:我们学校退休的老校长病了,他当年是"听毛主席的话"过来支援教育的,他干了44年,现在他老了病了,却没钱去住院。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一个让好人吃亏让坏人占便宜的社会,是一个腐蚀性的社会,因为它扭曲正义,黑白颠倒。

  rrr对孙云晓说:我说假话一般是自己做错了事,但怕被批评,逃避责任。

  孙云晓对rrr说:可以理解,撒谎的一大原因就是逃脱困境,可撒谎往往制造更大的困境。

  rrr对孙云晓说:但有人说假话是为了盈利、名利等。

  孙云晓对rrr说:是的,个人名利得到了,却大家带来灾难,这还叫人吗?  

  任何时代都需要忠诚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虚假有可能葬送我们的幸福生活,比如许多假食品,假药品,谁敢吃呢?  

  vivian对孙云晓说:忠的定义是什么,标准又是什么?

  孙云晓对vivian说:忠就是一心一意,不因风云变幻而动摇。

  王琨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觉得中国不存在忠诚吗?

  孙云晓对王琨说:不,忠诚的人很多,他们是民族的脊梁,是希望所在。

  王琨对孙云晓说:对,我也是这样觉得的,不忠诚的人只是一小部分人,是假人。

  孙云晓对王琨说:假人害死人。

  火之魂对孙云晓说:孙老师,你是怎样看待那些不忠诚的人的?

  孙云晓对火之魂说:不忠诚的人是人生悲剧,个人有责任,社会也有责任。

  火之魂对孙云晓说:对于那些不忠诚的人,我们是不是应该唾弃他们呢?

  孙云晓对火之魂说:不,应当帮助他们。这世上谁没有缺陷呢?

  火之魂对孙云晓说:孙老师,能帮我们分析一下,忠诚与诚信的不同吗?

  孙云晓对火之魂说:忠诚大概念,诚信是其一。诚信是讲一个人言而有信,而忠诚除了诚信还包括信仰。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我们做100%的工作却只发56%的工资,好多同事都灰心了,不想干了,虽然工作不是为了钱,可起码的生活都没了保障,谁还那么忠诚呢?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忠诚的人并非不讲个人权益,你们可以继续争取自己的权利。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怎么讲?和谁去讲?谁讲谁就下岗!现在我们这儿好多高中初中老师都去了南方。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适者生存,老师去了南方也未必是坏事。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他们走了我们地方的教育受到很大影响,高中课程初中老师带,初中课程小学老师带,小学好办,找带课老师!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人才流动带来希望,也带来问题,总会逐步解决的。不让动更没有希望。

  永远有多远对孙云晓说:比如说,对有个同事我非常赞成,但在同事们评价他的时候,我却不敢说出我的真实看法,因为那样大家会觉得我在拍马,所以我只好不讲话,您怎样看这个问题?

  孙云晓对永远有多远:应该实话实说,沧海横流见英雄。当然,讲明自己的理由要客观一些,艺术一些。

  永远有多远对孙云晓说:那么我应该怎样做呢?

  孙云晓对永远有多远:学会表达,坚持正义,把两者结合起来。

  红细胞对孙云晓说:您说守住良心,可是我觉得在没有良心的人面前,有良心的人总处于弱势。

  孙云晓对红细胞说:未必。没有良心的人也会自惭形秽,暗暗敬佩有良心的人。

  lydly对孙云晓说:最近有一个报道:北京市教师队伍中,感慨"压力大"的超过9成,表示"爱本职"的不足2成。孙先生对此有何感触!

  孙云晓对lydly说:这个数据未必准确,爱本职工作的老师不少,但他们压力的确很大,需要很多帮助。

  鬼丫对孙云晓说:我觉得《丑陋的中国人》里说得对,有时人们太忠诚了,但却是盲目的。

  孙云晓对鬼丫说:是的,过去有些忠诚是愚忠,但任何一个时代都需要忠诚精神。  

  诚信才有真正的人生  

  晃晃悠悠的鱼对孙云晓说:"忠诚在/人在/忠诚不在/人不在"这句话怎么解释?

  孙云晓对晃晃悠悠的鱼说:真正的人必定是诚信的,有信仰的。否则,就不是真人。

  晃晃悠悠的鱼对孙云晓说:老师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一个人对社会对自己不忠了,那他活的就没有意义了吗?

  孙云晓对晃晃悠悠的鱼说:是的,那是一个小人,不是真正的人。所以我说忠诚在人在,忠诚不在人不在。
  晃晃悠悠的鱼对孙云晓说:在文革时期那些红卫兵对毛主席的忠算不算忠?可那十年中国是停滞不前!!!这算不算愚忠?

  孙云晓对晃晃悠悠的鱼说:是愚忠,我就经历过了,还在胸前捏了一个忠字,那个疯狂的时代啊!

  晃晃悠悠的鱼对孙云晓说:老师,忠诚是不是需要一个过渡期?是一开始忠诚的方向就要很正确吗?

  孙云晓对晃晃悠悠的鱼说:是的,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开头是奠基,人生之基靠诚信。当然,现代意义的忠诚应具有科学精神。

  晃晃悠悠的鱼对孙云晓说:那是不是每个人每个阶段忠诚的都不一样呢?

  孙云晓对晃晃悠悠的鱼说:自然有不同,儿时忠诚于友谊,成人忠诚于信仰。

  希望对孙云晓说:我想问问,孩子知道错了,悄悄的改正算不算不诚实?

  孙云晓对希望说:应该算,这是儿童的表现。

  希望对孙云晓说:如果算诚实,那是不是父母与孩子的沟通出现了问题?

  孙云晓对希望说:未必。谁都愿意悄悄改正错误,人心向善嘛!

  希望对孙云晓说:那么,如果孩子犯了错误,他每次都悄悄地改,会不会养成以后遇到任何事情都不对家长讲的习惯呢?

  孙云晓对希望说:引导很重要,告诉他敢于承认错误是了不起的,他会渐渐地鼓起勇气,养成好习惯。

  NaOH对孙云晓说:请问老师,岳飞的忠诚可取吗?

  孙云晓对NaOH说:岳飞是英雄,并以忠诚闻名天下,让人们世世代代敬仰,并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当然,他的忠诚里有愚忠的部分,那是时代的局限,我们不能苛求于古人。

  NaOH对孙云晓说:我很敬重岳飞,但是我也为他惋惜,也许南宋的江山叫他来主持会好许多!

  孙云晓对NaOH说:我也为岳飞惋惜,但他已经尽了力了,千年以前的人没有愚忠是很难的。

  红细胞对孙云晓说:岳飞愚吗?我不觉得!如果没有岳飞之死,很多人恐怕还不会警醒!

  孙云晓对红细胞说:现代人有现代的视角。

  恒福夏建刚对孙云晓说:岳飞是个军人,他应该服从命令!他的悲剧在于时代!

  孙云晓对恒福夏建刚说:同意。

  火之魂对孙云晓说:那老师,我不明白,我们是不是要求每个存在的人都对别人忠诚?

  孙云晓对火之魂说:谁不希望人人忠诚呢?

  水华对孙云晓说:诚信是指每一个事吗?

  孙云晓对水华说:是的,当然诚信是原则,方法可以灵活。

  红细胞对孙云晓说:孙先生,您觉得怎样才能提高整个社会的"忠诚"度??

  孙云晓对红细胞说:打击弄虚作假的人,让虚假的代价高得难以承受。如德国财务人员做假帐,一旦查出,终身不得再从事财务工作。这就是个好办法。

  红细胞对孙云晓说:孙先生,您觉得人在任何时候都应当并且可以忠诚吗??

  孙云晓对红细胞说:是的。  

  诚信比学习重要一千倍  

  永远有多远对孙云晓说:孙老师,请问诚信在当今社会真的那么重要吗?比学习还重要吗?

  孙云晓对永远有多远说:诚信比学习重要一千倍,只有诚信才有科学,才有发展,才有真正的人生。

  永远有多远对孙云晓说:但现实证明,即使是一些成功的人也未必讲真话,比如商人,有几个说真话的?

  孙云晓对永远有多远说:不,全世界上千名大富翁调查,成功的第一秘决是诚信,因为诚信才有信誉,才有合作,才会成功。

  永远有多远对孙云晓说:那么您怎样解释现实中存在那么多虚假而又成功的人呢?

  孙云晓对永远有多远说:因虚假而成功是表面的,暂时的。

  鬼丫对孙云晓说:那么,您认为是否在每一个人心里都有一个东西需要他去为之忠诚?

  孙云晓对鬼丫:对,那就是信仰,良心。

  火之魂对孙云晓说:这个社会太注重成绩了,他们往往不知道,一个道德低下的人,成绩再好,也是这个社会的败类!

  孙云晓对火之魂说:说得对,一个言而无信的人也可能获得某些成就,但并不值得信任。

  鬼丫对孙云晓说:我想您所忠诚的是您的事业吧?

  孙云晓对鬼丫说:是的,否则我不会有今天。

  鬼丫对孙云晓说:您认为我们的父母忠诚于什么?

  孙云晓对鬼丫说:许多父母忠诚于良心和国家。

  鬼丫对孙云晓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的时候我们的忠诚会和"国家"二字分开?

  孙云晓对鬼丫说:父母一代对国家的感情与我们不同,其实忠诚是优良品质的组合。

  晃晃悠悠的鱼对孙云晓说:忠诚包不包括自信?如果一个人没有了自信是不是就算对自己不忠?

  孙云晓对晃晃悠悠的鱼说:自信与忠诚不是一回事儿。当然,忠诚需要自信。

  lydly对孙云晓说:您说的"忠诚、诚信"是否也是属于非智力因素方面的教育呢?

  孙云晓对lydly说:是的。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有个孩子因为没回答出老师的问题,老师也许无心说了句:你这个样子中午不要吃饭啦,结果那孩子中午真不吃饭!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老师错了,孩子是可爱的,越小的孩子听老师的话越重要,这是他成长的需要。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可能是我的话不足以让我的学生当作"圣旨",他们总不听我的话!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不听话不一定不好,关键看对问题的态度是否实事求是。

  希望对孙云晓说:我记得孩子的语文书上说列宁有一次说谎,他母亲原谅了他,他非常感动,从此再也没有说过谎。我表示怀疑,因为我们也是每次对孩子这样说,但有时孩子还是会撒谎。

  孙云晓对希望说:列宁的童年有被神话的一面。孩子不成熟,有些道理要细细的讲,甚至给他反复体验的机会才能明白。

  希望对孙云晓说:我认为现在社会上不诚信的东西太多了,包括老师也一样,因为每次督导团来学校检查,孩子的老师都事先让孩子作假,你说做父母的怎么教育?

  孙云晓对希望说:这是教育的悲哀,为了荣誉做假,让孩子从小做假,这都是犯罪的教育。

  希望对孙云晓说:现在的教育,光强调父母该怎样做,却没有净化老师的德行

  孙云晓对希望说:教师与父母都是教育者,而教育者应为师为范,即学高为师为范。

  希望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的孩子骗过人吗?

  孙云晓对希望说:大部分孩子都有过撒谎的经历,有时候说假话是出于无奈,关键在于成年人的引导。 

  忠诚与自我保护并不冲突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有人问我忠诚于什么,我忠诚于现代教育,忠诚于真善美,忠诚于友谊。

  晃晃悠悠的鱼对孙云晓说:老师,忠诚需不需要有回报?

  孙云晓对晃晃悠悠的鱼说:忠诚不需要回报,而是一种人生态度。

  晃晃悠悠的鱼对孙云晓说:那您忠诚到最后得到的是什么?一种心理上的安慰吗?

  孙云晓对晃晃悠悠的鱼说:理性的决定,人性的选择。

  晃晃悠悠的鱼对孙云晓说:老师,有些时候忠诚自己会和忠诚社会背道而驰,那么我们应该把忠诚什么放在首位?

  孙云晓对晃晃悠悠的鱼说:把不伤害别人作为行为底线,也就是首位了。

  vivian对孙云晓说:如果被人欺骗,你还会信他吗?

  孙云晓对vivian说:要分析原因,如果是恶意欺骗,不应再信任。

  vivian对孙云晓说:如果有一个人,被一个人骗了很多次,但她仍然相信他,她是不是很傻?

  孙云晓对vivian说:未必,心太善的人不容易相信恶,这是很感人的。

  vivian对孙云晓说:如果你不知道他的动机是好是坏,你会原谅他的欺骗吗?

  孙云晓对vivian说:会的,对人要宽容,要给人机会。

  vivian对孙云晓说:有时候,你的期待和善良,正是他欺骗的条件。

  孙云晓对vivian说 :是的,忠诚的人不该是个愚蠢的人,应该学会保护自己,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lydly对孙云晓说:对于不忠诚的人不应以道德的标准来惩罚,是不是应加入法办的概念?

  孙云晓lydly说:不妥,忠诚与否是道德问题,应当用道德的方法来解决。

  lydly对孙云晓说:那在工作中对国家不忠诚呢?

  孙云晓对lydly说:可用考核之法决定是否录用是否升迁,用法律手段惩治违法行为。

  lydly对孙云晓说:忠诚可否由教育而延伸?如何教?

  孙云晓对lydly说:一切教育的核心都是做人的教育,而诚信乃做人之本。

  lydly对孙云晓说:做人教育学校好像不是太注重,分数可以促进"做人"教育吗?

  孙云晓对lydly说:难。

  火之魂对孙云晓说:老师,忠诚的人与不忠诚的人是相对的,现在这个社会中,是忠诚的人多还是不忠诚的人多?

  孙云晓对火之魂说:还是忠诚的人多,只是不忠诚的人多得超出了我们的容忍度。

  火之魂对孙云晓说:老师,现在有好多同学的父母纷纷离婚,这是不是他们之间都不忠诚于对方

  孙云晓对火之魂说:离婚不等于不忠诚,也可能是更忠诚,关键是爱情。

  火之魂对孙云晓说:老师,忠诚是不是精神上的高层次状态?不是轻易就能说出忠诚二字的?

  孙云晓对火之魂说:是的,是全部精神的升华,是一种稳定的状态。

  恒福夏建刚对孙云晓说:"不忠诚"在当今社会有时是为了保护自我,对吗?

  孙云晓恒福夏建刚说:保护自我是对的,出卖忠诚是卑下的。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提倡忠诚与适度对自己进行保护并不冲突。

  孙云晓闻海鹰说:对,法律也这样规定。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我想诚实并不是说对所有人都把自己的一切和盘说出,而是一个人对人对事的一个态度。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正是这样。  

  成人的诚信是儿童诚信的保证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今天讨论忠诚,对于孩子来说,首先是诚实,说说容易,现在有许多的孩子却做不到。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不是孩子做不到,是大人做不到,而孩子是比较诚实的。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忠诚首先应该从大人做起,当孩子有了说真话受罚而说假话得好处时,他自然就学会说假冒话了。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完全正确,教育者先受教育,为孩子改造成年人的世界,成人的诚信是儿童诚信的保证。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但是,面对这个光怪陆离的社会,有时候觉得真是挺无力的。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坚定信念是十分必要的。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我有这个信念,可说实在的,我没有这个信心。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有信念就好办,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真善美的追求,这说是诚信的根苗,慢慢会长大的。
  孙对孙云晓说:完全赞同!!!!!!!

  红细胞对孙云晓说:说得太好了。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谢谢你的鼓励!!我知道凭我一人之力无法改变很多,可是如果能在死水中激起一点微波,我也会很安慰了。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了不起的境界,有这样的精神社会就有希望。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您别这么说我,我这也是忠诚,我忠诚于我内心的信念,我觉得做一个老师如果不能教给孩子做人的道理,不能给与他人格上的好的影响的话,这是犯罪。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你是一个好老师。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保护自我与出卖忠诚并不冲突,可是我觉得如果一定要在出卖忠诚后才能保护自我的话,如何选择就能体现一个人的人生态度了,是吗?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对。

  希望对孙云晓说:我记得有一次孩子对我说,他因为上课说话了,课后他主动到班主任那去承认错误,老师却将他批评了一顿。回家后,他对我说,你不是说主动认错的孩子,老师喜欢吗?真的,当时我无言以对!

  孙云晓对希望说:孩子说谎话的第一原因就是说真话受到惩罚,这是大人的问题。

  希望对孙云晓说:不知怎样让孩子相信,诚实了就不会有危险?

  孙云晓对希望说:用事实说话。

  良好习惯是人生之基对孙云晓说:这个社会太虚假,孩子在这种社会中,怎么会忠诚?????

  孙云晓对良好习惯是人生之基说:教育可以让孩子走向诚信。

  良好习惯是人生之基对孙云晓说:对呀,您的《良好习惯是人生健康之基》何时让全国师生都看到?

  孙云晓对良好习惯是人生之基说:现正在全国传播,1月17日的《光明日报》好像还登了我一篇文章,题目是《网络文明从习惯养成开始》,这也是传播。

  良好习惯是人生之基对孙云晓说:全国师生若做好您倡导的小学生10个良好习惯,那忠诚就不在话下了。

  孙云晓对良好习惯是人生之基说:谢谢。我们在《少年儿童研究杂志》上连续推出108个好习惯,都为诚信的推进在打基础。

  良好习惯是人生之基对孙云晓说:您能不能把那篇文章,作为教育部文件下发到各校???????

  孙云晓对良好习惯是人生之基说:没有必要,好的东西自会传播。1993年我写的《夏令营中的较量》传遍全国,引发大讨论,靠的并不是长官意志。

  良好习惯是人生之基对孙云晓说:我从网上下载,又发给我们的学生,学生的父母都特感激我。

  孙云晓对良好习惯是人生之基说:感谢您,大家一起努力才有希望。  

  诚信靠你靠我靠大家  

  晃晃悠悠的鱼对孙云晓说:现在的保险很多,有"人寿保险""财产保险"……那忠诚需不需要上一份保险?那它的保险又是什么呢?是能用金钱来衡量的吗?

  孙云晓对晃晃悠悠的鱼说:忠诚是用信誉做保险的,甚至需要用生命来证明。

  晃晃悠悠的鱼对孙云晓说:老师在您诗中所描绘的虚假现象,并说"这就是我们的世界",难道现在的中国真是这样吗?怎样才能改变?

  孙云晓对晃晃悠悠的鱼说:靠你靠我靠大家,诚信才会带来快乐。

  晃晃悠悠的鱼对孙云晓说:老师,您在忠诚的道路上遇没遇见过绊脚石?是一帆风顺的吗?当您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是怎样坚持忠诚的?

  孙云晓对晃晃悠悠的鱼说:当然遇到过,但我相信我的事业是有益于人类的,虽有曲折总会发展,不必灰心。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说句实话,我也教我的学生说过慌,不知道您是否知道在许多基层的学校,除了语文和数学以外,其他的课不是那么正常。在教育局检查前,我教他们说假话,不过是学校安排的,没想到从小受过"训练"的孩子比我老成多了,听他们齐声说出的瞎话,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不要悲观,有时候用虚假对待虚假也是一种手段。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不能这么说,我们在以虚假对虚假,那孩子怎么办,做我们的对抗下的牺牲品?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在强大的虚假面前,个人有时很无奈,消极对待是可以理解的。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嘛。当然,敢于反抗是英雄。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我有一件高兴的事情,我们学校家长会上我的讲话就是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培养孩子好的行为习惯,有的学生在会后向我要讲稿,我真的很高兴。我不是为自己高兴,我终于知道父母对于自己的孩子的成长是能够认清方向的。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所见极是。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是的,真的很好。谢谢你,我在你的文章中用了好多东西。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有时我明明有点想法,可我总按领导的意思去做,比如今天是星期六,我觉得该让学生好好休息,可教导主任要我们补课,我就按他的意思做了。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不必过于自责,渐渐成熟嘛!

  火之魂对孙云晓说:老师,忠诚是不是得靠人这一生去体验?

  孙云晓对火之魂说:是的,20岁和40岁和60岁体会到的忠诚是不一样的。

  希望对孙云晓说:现在大部分杂志,包括为儿童写的人物传记也一样大肆宣传,某某科学家,从小特别爱玩,后来同样当了科学家,今天孩子还对我说,比尔盖次从小不好好学习,照样当科学家,我不知道这些书的编辑是何用意,搞得我的同事都不知该不该让孩子读这样的书了。

  孙云晓对希望说:传记的要害是真实。

  希望对孙云晓说:我认为现在有许多书,为了挣钱,迎合所谓的素质教育,不惜让下一代懒惰,我想教育会不会又回到文化大革命时期?

  孙云晓对希望说:谁也回不到过去了。不过,要警惕的是,素质教育正在成为应试教育的藏身之所和摇钱之树。 

  唤醒每个人内心的巨人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孙老师,现在有许多学校通过搞行为规范的日常检查来规范孩子的行为,制定了许多条例。孩子在校内因为怕扣分都做到了,可是出了校门就不行了,是不是这个检查的方法有问题呢?怎么样把这些外在的规则内化到孩子内心?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教育是一门科学,也是艺术,要用孩子喜欢的方式来培养习惯,唤醒孩子心中的巨人才能成功。

  萧萧对孙云晓说:忠诚对您来说是什么意思?

  孙云晓对萧萧说:就是对自己的人生信仰及所爱的事业坚定不移。

  萧萧对孙云晓说:那就是说……我也是忠诚的人!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我想我不算忠诚,因为对于我所从事的职业,我时常觉得不是很适合我。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成功在于选择,而选择不等于不忠诚。

  无名对孙云晓说:请问孙老师,您自己是否忠诚?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想听您说真话。

  孙云晓对无名说:比较忠诚,但也有软弱和犯错误的时候,这要用一生来努力。

  无名对孙云晓说:谢谢你的回答,所以我认为做人不必太累,真真假假,才是真正的忠诚。

  孙云晓对无名说:真做假时假也真。

  lydly对孙云晓说:如现今中日学生再次"较量",孙先生可否乐观?

  红细胞对孙云晓说:对,那篇作品对我和我的同学的影响很大(当时我初一)

  lydly对孙云晓说:从现今学校教育来看,我没有信心。

  孙云晓对lydly说:国情复杂,历史悠久,能有今天的进步也应该欣慰。

  希望对孙云晓说:那您说,我们作父母的,到底是让孩子像名人一样玩呢?还是像老祖宗说的那样刻苦呢?我越看当今为父母写的教育书刊,我越不知该怎样教育孩子了

  孙云晓对希望说:孩子不能没有玩,也不能不刻苦。冰心告诉我,让孩子痛快的游戏、专心的学习。

  希望对孙云晓说:我们这的许多对孩子负责的父母,虽然给孩子订了杂志,但是都不敢让孩子看,包括我,我们只是选择比较符合社会现实的一两篇让孩子看,还是坐在孩子身边监督着。

  孙云晓对希望说:应该信任孩子,没有信任就没有教育,其实孩子是很了不起的,我们主张向孩子学习,与孩子一起成长。

  希望对孙云晓说:我单位也不一些父母定了《少年文艺》,但都因有早恋的文章,所以每次杂志来了都不拿回家。

  孙云晓对希望说:孩子应该懂得爱,爱情正是中小学生缺乏的一门课。

  无名对孙云晓说:我们作为教育者却无能为力,是一种悲哀,这不就是社会的一种不忠诚吗?

  孙云晓对无名说:低水平是教不了21世纪的孩子的。因此,我们要终身学习,与孩子一起成长。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感谢大家,今天我们的讨论延长了半个小时。下次我们将讨论:《网络文明从习惯养成开始--给父母与教师的五条建议 》,欢迎大家参加。晚安!     


 

 
责任编辑: 陈旭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