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1月话题(之二)精选

文 明 兴 则 网 络 兴
--2002年1月聊天记录精选(2)


  人不能成为网络的奴隶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晚上好,今天我们增加了一次讨论,讨论《网络文明从习惯养成开始》,也就是讨论网上的好习惯,欢迎大家踊跃发表意见。听说今晚有中青网网络冬令营的小朋友参加,我表示特别的欢迎。
  qiaoqiao对孙云晓说:请问孙老师我们平时上网都要注意哪些问题?
  孙云晓对qiaoqiao说:我想,首先要尊重别人,也要自我保护。网络的出现对人的要求提高了,没有文明网络必然毁灭。
  qiaoqiao对孙云晓说:目前有没有更好方法来预防不良网站的进入?
  孙云晓对qiaoqiao说:有一些办法,但最重要的办法是把握住自己。
  王雨对孙云晓说:同意孙老师的话,就像任何好的锁也只能防住君子一样的道理。
  孙云晓对王雨说:是的,网络是大家的,大家如果不爱护,网络就难以运行,因为网络是独自上的,特别需要文明行为。
  七星瓢虫对孙云晓说:请孙老师讲讲目前中国孩子的上网现状。
  孙云晓对七星瓢虫说:据说,中国至少有2250万人上网,其中80%都是35岁以下的人,25岁以下的占一半以上,青少年占多数。
  七星瓢虫对孙云晓说:那孩子上网主要存在哪些问题呢?
  孙云晓对七星瓢虫说:如上网时间过长,伤害了身体,失去了朋友。另外轻易与网友见面,受到伤害等等。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要让孩子文明上网,父母老师如果不懂网络知识的话是不行的。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欢迎老朋友,你说得对,所以我建议大人与孩子共同上网,一起探索。
  王雨对孙云晓说:可是有一个问题是,父母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孩子一起上网,毕竟孩子上网的多数时间都是父母不在的时候。
  孙云晓对王雨说:可以理解,父母只要抽空上网就会与孩子有共同语言,比网盲强一百倍。
  王雨对孙云晓说:这点我倒是同意的。其实,如果父母和孩子对网络都有一个正确的认识,那一切就好处理多了,网络对我们来说只是一个工具,就像电话这些一样。
  孙云晓对王雨说:对极了,网络是一个工具,也是一个玩具,绝不是我们的全部,我们更不能成为网络的奴隶。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现在大人说走进网络犹如面临洪水猛兽,我想这也不太客观。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今天的人不会上网是要落伍的,因为21世纪最重要的学习是学会管理知识和处理信息的能力,不上网很难做到。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人是网络的主人。
  王雨对孙云晓说:对很多人来说,网络就等于QQ,等于聊天室,等于网络游戏。
  孙云晓对王雨说:其实这是网络的皮毛,网络是极为丰富的,它让人掌握大量的信息,并快速的交流。
  王雨对孙云晓说:对,但是人对他的作用的认识需要一个过程。
  孙云晓对王雨说:世界发展太快了,人不学习必然误解很多。现代人需要一种开放的心态,博大的胸怀。
  王雨对孙云晓说:是的,不过,似乎这点恰恰是很多人最缺乏的。


  重要的是养成好习惯

  有秘密的孩子对孙云晓说:孙老师,非常敬佩您,想请教个问题。我是小学5年级的学生,我想了解的是,上网的事情是不是都要告诉爸爸妈妈?
  孙云晓对有秘密的孩子说:不一定,一般的事情可以自己掌握,独立判断,有麻烦或有危险的事情最好告诉大人。
  有秘密的孩子对孙云晓说:网上有个大哥哥说喜欢我,我也喜欢他,可是我不敢告诉我爸爸妈妈。
  孙云晓对有秘密的孩子说:没关系,别人喜欢你,你要谢谢,但不必与他见面。也许喜欢你的人是个女的。网上有句名言,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
  有秘密的孩子对孙云晓说:可是我们通过电话,他是男的啊!
  孙云晓对有秘密的孩子说:通电话不如网上聊,网上来网上去比较好,安全第一。
  有秘密的孩子对孙云晓说:可是最近我总是想着他,什么都不想干。
  孙云晓对有秘密的孩子说:那你要注意了。
  有秘密的孩子对孙云晓说:我要注意什么?
  孙云晓对有秘密的孩子说:才小学五年级就因"他"而"什么都不想干",你怎么生活下去呢?再说,网上留电话号码是违规行为,家里电话关系到全家每个人,不应轻易告诉陌生人。
  有秘密的孩子对孙云晓说:和网上的朋友联系时间长了,不留电话就好像很不真诚了,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孙云晓对有秘密的孩子说:还是那句话,网上来网上去,如留电话要征得父母同意。
  有秘密的孩子对孙云晓说:那么怎样体现真诚?
  孙云晓对有秘密的孩子说:关于这个问题请看上期的聊天记录,专门讨论《忠诚》,网站上有。
  有秘密的孩子对孙云晓说:我看了,可是我说的是网络上的真诚。如果交往了很长时间都没有电话留下,好像很对不起朋友。
  孙云晓对不秘密的孩子说:不,这是规则,不守规则的人不是好朋友。
  有秘密的孩子对孙云晓说:那么是不是网络上的朋友就一定永远在网络上?
  孙云晓对有秘密的孩子说:不一定,等你长大了可以用别的方式与人交往。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现在作为网络的硬件建设和软件建设似乎有脱节的样子,我说的软件是比如人对网络的了解、运用等等方面。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是的,只能是边建设边了解,这个时代是无法等待的,必须快快快。
  七星瓢虫对孙云晓说:做为我们成人来讲,在孩子上网的引导方面应该做哪些工作呢?
  孙云晓对七星瓢虫说:主要是养成好习惯,如有礼貌,有规则,不泄露家庭的秘密,不轻易与网友约会,不在网上时间太长等等。
  七星瓢虫对孙云晓说:我认为我们儿童工作者应该强烈呼吁互联网行业加强行业自律,希望各大网站祛除不良的东西,为儿童营造一纯净的上网空间。
  孙云晓对七星瓢虫说:我完全支持。
  赵灵儿对孙云晓说:你好,你是真的孙云晓吗?
  孙云晓对赵灵儿说:你看我不像吗?
  赵灵儿对孙云晓说:您为什么用真名聊天?
  孙云晓对赵灵儿说:因为是我的个人网站,我有很多朋友,再说我是一个成年人。
  赵灵儿对孙云晓说:您一个人跟那么多人聊天累吗?
  孙云晓对赵灵儿说:不,聊天时光是快乐时光。
  赵灵儿对孙云晓说:您上网都干什么?
  孙云晓对赵灵儿说:看新闻、看邮件、聊天等等。
  孟奂对孙云晓高兴的说:孙老师,我有一些问题想问您!
  孙云晓对孟奂说:欢迎。
  孟奂对孙云晓说:您对儿童教育有什麽看法?
  孙云晓对孟奂说:儿童是人,不是机器,要发现儿童,解放儿童。
  孟奂对孙云晓说:都说现在的儿童普遍都很脆弱,心理承受能力很差,您的看法呢?
  孙云晓对孟奂说:有这个问题,但很多孩子很棒!比过去的孩子强多了!

  网络文明是社会文明的集中体现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孙老师,现在大部分的学校都已配备了电脑,都上了网,可是利用率一点儿都不高。曾经和我们学校的电脑老师商量,想在课外开辟一定的时间让学生在校上网,可是由于种种莫名其妙的原因就搁浅了,比如收费什么的。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成功不是靠侥幸,而是靠化解矛盾。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孙老师,近日在看陶行知先生的教育学,他的小先生制给了我启发,我觉得在网络运用上是否可以也实行小先生制,让大人可以更快地了解网络。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好主意!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谢谢,大受鼓舞哦!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网络时代是以孩子为师的时代。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孙老师,以后聊天室开放的时间能不能晚一点,上几次不是挺好吗?现在这个时间我还得管儿子呢。小家伙太闹了,思考的空间都没有。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这次是特殊的,为冬令营的活动提前了时间,以后还是晚20:00开始。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和您聊天不思考我觉得太可惜了。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聊天就是思考。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是啊,所以我每次总不愿错过和您的聊天,聊得很有价值,谢谢您。总是可以给我很多灵感的信心。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谢谢,我们是知音。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网络文明需要大家来遵守,包括公共场所,包括大人和孩子。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说得对,网络文明是社会文明的集中体现。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其实有许多东西是相互关联和相互作用的,比如社会对于青少年的教育的关注和投入问题,比如创建一个文明社会需要的公德心问题,比如我们的亲子关系问题等等,都和网络文明,和大人孩子能否文明上网有关。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对,文明兴网络兴,文明亡网络亡。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所以那个在校园开网吧让孩子在学校上网的计划失败我很懊恼。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不必沮丧,从头再来。
  闻海鹰对孙云晓说:涉及好多问题了,比如乱收费什么的。
  孙云晓对闻海鹰说:别怕,也别烦,中国人有足够的智慧解决问题。
  雪云对孙云晓说:孙云晓老师是因为什么才让您有这么大的名气?
  孙云晓对雪云说:因为我关心教育,发表了很多与众不同的观点。
  雪云对孙云晓说:孙云晓老师请问您对网络有多大的了解? (三个选择;1、一般 2、好 3、非常不错)请您老老实实的回答,不要谦虚!
  孙云晓对雪云说:一般。
  雪云对孙云晓说:请问一个问题:您觉得对孩子实施传统教育好吗?
  孙云晓对雪云说:传统教育和现代教育要结合。
  雪云对孙云晓说:您对青少年上网有什么看法?
  孙云晓对雪云说:上网是当代青少年走向世界走向未来之路,也是走向成功之路。当然,上网也有风险。

  网络上要按规则办事

  Lydly对孙云晓说:自控能力强的学生网络文明及网络习惯会好一点的。
  孙云晓对Lydly说:是的。
  Lydly对孙云晓说:网络文明及网络道德其实都在反映人的精神本质,是人的心理问题。
  孙云晓对Lydly说:很深刻。
  雪云对孙云晓说:孙云晓老师您开办这个网站的目的是什么?
  孙云晓对雪云说:为青春圆酷梦,为父母架彩虹,为教师淘真金,为自己交朋友。
  鬼丫对孙云晓说:我妈妈是支持我上网查资料但决不准我聊天交友,孙老师,您说这好吗?
  孙云晓对鬼丫说:因为网上聊天有些乱,妈妈担心了。
  鬼丫对孙云晓说:放假了,有些同学约我上QQ聊天,但我没有QQ号,他们总会说些惋惜的话,我不知如何是好!
  孙云晓对鬼丫说:你可以注册QQ号嘛,这也是本领啊。
  鬼丫对孙云晓说:现在在一些人心里上网就是聊天,我的几个好朋友都是这样,有时我常问自己难道上网只有聊天吗?我想他们把网络的真正含义搞错了吧?
  孙云晓对鬼丫说:是的,网络是丰富的,最重要的是信息多、交流快。
  鬼丫对孙云晓说:安全手册上说不能把家的电话告诉网友,但有的人仍告诉了,您怎样看?
  孙云晓对鬼丫说:这是粗心的,按规则办是最安全的,最有效的,最明智的。
  Ssssss对孙云晓说:您喜欢网络吗?
  孙云晓对Ssssss:喜欢,神奇的工具。
  田田对孙云晓平静的说:你觉的什么样的孩子算好孩子?
  孙云晓对田田说:勇敢、诚实、善良、勤俭等好习惯的人。
  田田对孙云晓说:我想成为一个好孩子,但爸爸妈妈不理解我,我又不好意思和他们说,怎么办?
  孙云晓对田田说:我只告诉你一个秘密,绝大多数爸爸妈妈都特别喜欢听孩子讲心里话。
  Monica对孙云晓说:老师,您喜欢孩子吗?
  孙云晓对Monica说:很喜欢,孩子是最可爱的人。
  孟奂对孙云晓说:您和您的孩子是朋友吗?
  孙云晓对孟奂说:是好朋友,老朋友了。
  孟奂对孙云晓说:那我能跟您成为朋友吗?
  孙云晓对孟奂说:我很愿意。
  孟奂对孙云晓说:您一般什么时间在网上聊天?
  孙云晓对孟奂说:每月一次,提前在我的网站预告,2月22日晚20:00-21:30有一次讨论,讨论《人啊》即环保问题,欢迎大家参加。
  过客对孙云晓说:我是一名过客,向往无拘无束的生活,可妈妈说:这是浪荡!您觉得呢?
  孙云晓对过客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过客对孙云晓说:我妈妈是个老顽固,她才不管这些呢!您有什么办法吗?
  孙云晓对过客说:妈妈是一本书,值得好好读,你可以与她谈判,艺术一点儿。
  过客对孙云晓说:艺术吗?小意思!可我老妈不吃这一套!她可是霸权主义!
  孙云晓对过客说:霸权主义也可以瓦解。

  电脑代替不了友谊

  李玉菲对孙云晓说:我最喜欢弹钢琴,我也喜欢上网。可是我的爷爷整天老对我嚷嚷,您说怎么办?
  孙云晓对李玉菲说:人老话多,树老根多,要体谅老人。
  李玉菲对孙云晓说:我很想体谅他,可是我不知怎样体谅他?
  孙云晓对李玉菲说:耐心听老人讲话,尽量从中找出合理的内容并接受下来。
  Monica对孙云晓平静的说:父母,总是不同意我上网
  孙云晓对Monica说:权利也要争取。
  Monica对孙云晓说:可是,生杀大全在他们手中。
  孙云晓对Monica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郭妍对孙云晓说:我觉得聊天是一种浪费时间的不必要的娱乐活动?您觉得我的看法对吗?
  孙云晓对郭妍说:不一定对,聊天也能得到快乐,获得提高。我聊了一年的天还出了一本书呢,叫《没有秘密的孩子长不大》,你看了就会明白聊天的好处,当然是有质量的聊天。
  有秘密的孩子对孙云晓说:孙老师 ,自从使用了计算机以后,我就不爱和同学交往了,觉得她们没意思了。
  孙云晓对有秘密的孩子说:与同学交往是非常重要的,缺了这一课,人会出毛病的。
  有秘密的孩子对孙云晓说:我觉得电脑更好,女生爱计较。
  孙云晓对有秘密的孩子说:可是电脑代替不了友谊。
  有秘密的孩子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认为网站应该是个玩具还是应该是个工具?
  孙云晓对有秘密的孩子说:既是工具也是玩具。
  Ann对孙云晓说:您是怎么理解"少年"这词的?
  孙云晓对Ann说:少年就是敢想敢做,天不怕地不怕,长得飞快,烦恼如歌。
  Ann对孙云晓说:您认为上网好吗?
  孙云晓对Ann说:好,也有危险。
  Ann对孙云晓说:能有什么危险?
  孙云晓对Ann说:沉浸其中,难以自拔,忘了现实世界。
  Ann对孙云晓说:为什么父母不让我们上网?
  孙云晓对Ann说:太担心了,也不够了解。
  LUCY对孙云晓说:孩子上网之初必先立下规矩,这话是您说的,是什么意思?
  孙云晓对LUCY说:按照网络文明公约来办,这对网友有好处。
  LUCY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希望以后的聊天时间再长些好吗?
  孙云晓对LUCY说:一个半小时不短了,为了大家的健康。

  少年时代烦恼如歌

  雨林兔对孙云晓说:我是一名初二的学生,应该算是个好学生,所在的中学也是一所重点,按理说我应该很快乐,但是我并不是。
  孙云晓对雨林兔说:是吗?为什么呢?
  雨林兔对孙云晓说:您所认为的早恋是什么概念呢?您是否觉得,过早涉及感情的女孩子都是问题学生呢?
  孙云晓对雨林兔说:不,涉及感情的女孩子,大部分都是好孩子。简单一点说,小学生谈恋爱可以叫早恋,中学生恋爱就是恋爱,不是早恋。
  雨林兔对孙云晓说:我也不喜欢"早恋"这个词。其实我不是那种漂亮、活跃、交际广的女孩子,换句话说我是最不可能早恋的那种人,那种老师很信任的好学生。
  孙云晓对雨林兔说:年龄很重要,如果是中小学生这样会给你很大的麻烦,你会失去很多朋友,甚至考不上好学校等等,最重要的是失去了快乐。如果你是一个大人,这倒问题不大。
  雨林兔对孙云晓说:我是个学生,初二,说实话好学生的自尊是最强的,我都不能够容忍自己现在的状况,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忘了他吗?
  孙云晓对雨林兔说:这是很难说的。也许用别的兴趣或紧张的生活可以转移一些。
  雨林兔对孙云晓说: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特别关注他,想到他的时候什么工作都做不下去,甚至曾经在听说他和某个女孩的事的那一天对着一张数学篇子怔了三个小时,面前的纸上写满了他的名字。
  孙云晓对雨林兔说:感情的问题很复杂,别人也难以理解。
  雨林兔对孙云晓说:这件事我刻意不告诉任何朋友,怕听她们安慰的话,我也有意识把自己浸在学习和工作里,前一段写稿子忙到半夜,也许是逃避吧。其实他和我尽管同学一年多,依然非常陌生,陌生得走在路上碰面都不好开口打招呼,说我喜欢他,可能所有人都不会信。
  孙云晓对雨林兔说:其实,喜欢一个人很正常,甚至很美好,但好事多磨,不可急进。
  雨林兔对孙云晓说:关于一些大道理我自己给自己讲过N次,告诉自己不能够再继续下去,我也明白不可能有结果,但是我控制不住。
  孙云晓对雨林兔说:这是与自己的较量。能战胜自己的人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雨林兔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怎么看像我这样的学生呢?
  孙云晓对雨林兔说:你是好学生。
  雨林兔对孙云晓说:谢谢,可是现在我都不认为自己是。
  孙云晓对雨林兔说:只缘身在此山中,不必灰心。
  雨林兔对孙云晓说:谢谢,我会再认真想一想,对我来讲,您的这几句话虽不多,但很珍贵。孙老师,以前我没有怎么注意过您??很不好意思,我刚刚接触您的文章,但今后我会记住您的!祝您今天晚上快乐!
  小熊猫对孙云晓说:我要是能回到童年就好了!
  孙云晓对小熊猫说:只要有童心,都能回到童年。童心是打开童年之门的钥匙。
  小熊猫对孙云晓说:我感到有时候特空虚,不清楚自己是谁,像梦游一样,想来都有点害怕。
  孙云晓对小熊猫说:没关系,这很正常。碰上那个时候可以找朋友聊聊天,打打球,听听音乐,看看电影,就会好起来的。

  网络是一个桥梁   

  恒福夏建刚对孙云晓说:我认为除了您在文章中提到的五条建议,还要加一条,即应该给学生推荐一些优秀的适合学生成长的网站
  孙云晓对恒福夏建刚说:对,应该加上这一条。
  恒福夏建刚对孙云晓说:因为堵不住,所以要和黄色、游戏网站进行斗争!
  孙云晓对恒福夏建刚说:是的,不过社会就是什么都有,这是可以理解的,不必害怕。
  恒福夏建刚对孙云晓说:我们教育部门更应该建立一些适合学生成长的对口网站。
  孙云晓对恒福夏建刚说:正在建立,中青网就是一个很好的对口网站。
  恒福夏建刚对孙云晓说:网络上所反映的一切就是社会的真实写照。
  孙云晓对恒福夏建刚说:是的,对中国人来说,从来没有一个舞台像网络这样让人自由表现,所以中国的网络异常复杂,值得关注。
  恒福夏建刚对孙云晓说:我们应该让学生参与进来,提供空间,让学生发表自己的见解。
  孙云晓对恒福夏建刚说:说得好。
  恒福夏建刚对孙云晓说:我现在正建设我的班级管理网站。
  孙云晓对恒福夏建刚说:这是一个巧妙的尝试,网络是一个桥梁,会起到神奇的作用,尤其在沟通方面。祝你成功。
  恒福夏建刚对孙云晓说:其中学生天地我是交给学生去建设的。
  孙云晓对恒福夏建刚说:这就更棒了,儿童的四大权利之一就是参与权。
  恒福夏建刚对孙云晓说:另外还有班主任专栏、家长论坛、名人足迹等。
  孙云晓对恒福夏建刚说:挺丰富的,不过家长论坛改为父母论坛更好。
  恒福夏建刚对孙云晓说:谢谢你的提议!我可以把您的一些体会放到名人足迹中吗?
  孙云晓对恒福夏建刚说:可以,我网站上的资料欢迎使用,只要不用于商业目地就可以,要遵守著作权法。
  恒福夏建刚对孙云晓说:谢谢!我一定会遵照您的意愿做的,一切为了孩子!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我的网站聊天一年,仅十几次就出了一本书,真让我惊叹,这是网络文明的结晶,是大家心血的结晶,希望大家能看到《没有秘密的孩子长不大--孙云晓与您网上聊天》。下一次讨论在2月22日,讨论《人啊》即环境保护问题,跟每个人都密切相关的问题,时间是20:00-21:30,欢迎大家光临。今晚是春节前的一次讨论,我在这里提前给大家拜年,祝大家马年开心。孙云晓网站能发展到今天非常感谢各位的鼎力相助。  


 

 
责任编辑: 陈旭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