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10月话题精选

诚信是成功的第一因素
--2001年10月聊天记录精选

  选拔教育是作弊的罪魁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晚上好,我们又见面了。今晚我们讨论《考试作弊显示"冰山一角"》,我想,当过学生的人对此都深有感触,欢迎大家发表自己的想法。今晚的话题实质是一个诚信问题,我最近去欧洲又去香港,深切感到中国人在诚信方面是有危机感的。
  王琨对孙云晓说:孙老师,话题出的时间刚好,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不赞成学生作弊,但我觉得学生作弊是老师、父母的责任,是被逼出来的。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有一定道理,选拔教育即应试教育逼得人去作弊,这可以理解,但如果成为习惯暗自得意,却可能带来更大的麻烦。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如果父母老师不施加压力,学生干嘛要去作弊呢?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一个人应当对自己负责,不必把平时的考试看得太重,诚实的人最终是获益的人,在学习上尤其如此。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把考试看的最重的不是自己哦,是老师、父母。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也有的学生比老师、父母更看重分数。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我的学生很少有作弊的,因为我从不把学生的坏成绩通知父母,我也不喜欢让学生的父母在试卷上签名。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难得。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说句实在的话,我在考试时很少作弊,可我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人有所畏惧是必要的,无法无天的人是危险的。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说个公开的秘密,学生作弊是老师教出来的,您信吗?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我相信,这样的老师更可耻。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是啊,这样的老师有很多很多,可他们又是为了什么您想过吗?您做过调查吗?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可能是为了个人利益,如:晋级、评奖、竞争等等,但这是教唆孩子走邪路。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不完全为了这些,至少多数不是为了这些,其实是一层骗一层。比如市里来抽考县里就会暗示,县里抽考乡里暗示,乡里抽考学校暗示,学校抽考老师暗示,只有老师自己测验才最真实。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作弊的领导比老师更可耻。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您也许,不,您肯定不知道,素质教育已很极端。我们市教育局局长公开宣布:只要他还当局长就一定要考,我们学校甚至实行月考,学生可怜啊!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素质教育和考试并不矛盾,关键是考什么,怎么考。高素质的学生应该不怕考试。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怎么不矛盾呢?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素质教育也需要了解学生的学习状况,而考试是一种有效的方法,关键在于评价的标准与态度。

  有些作弊是不公平导致的自私行为

  tttttt对孙云晓说:您觉得考试作弊有什么好处呢?
  孙云晓对tttttt说:好处是带引号的,可以获得荣誉甚至获得升学的机会,但这里面包含着危险。     tttttt对孙云晓说:您觉得考试作弊的人可耻吗?为什么?
  孙云晓对tttttt说:可耻,因为欺骗了大家,也欺骗了自己。
  tttttt对孙云晓说:您觉得能从考试作弊说一个人的好坏吗?
  孙云晓对tttttt说:多少可以说明--作弊者总是有问题的。   
  tttttt对孙云晓说:我觉得在中国学生考试作弊就是因为老师和父母的压力,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孙云晓对tttttt说:不能简单地这样说,但作弊肯定是可耻的,是一种扭曲的行为。
  tttttt对孙云晓说:现在学校的很多考试作弊的行为很多,在我的身边也有。很多人以自己能够作弊作为一件光荣的事情。还总是对别人说,您对此的看法呢?
  孙云晓对tttttt说:你说得对,问题是见到丑恶,我们也要变得丑恶起来吗?
  tttttt对孙云晓说:但是现在的社会要求的就是分数,为了达到目的学生当然就会使用作弊的手段了?您怎么看?   
  孙云晓对tttttt说:这是一个悲剧性的社会效应。
  tttttt对孙云晓说:您说一个准备考试开汽车的人给了教练红包,这和一个学生在考试中作弊性质有什么不同?
  孙云晓对tttttt说:性质更严重,这等于拿行人的生命开玩笑。
  静仪对孙云晓说:孙老师,你感觉外国的学生是如何对待诚信问题的呢?
  孙云晓对静仪说:外国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弄虚作假,这样的人不会有朋友,连生存都困难。上千名富翁的调查成功的第一因素是诚信。
  王琨对孙云晓说:我觉的中国人所缺少的就是诚信。
  孙云晓对王琨说:是的,这是民族的悲哀。在有些外国人眼里,中国是个假话国,很难打交道,这让中国人在与人交往的时候增加了极大的困难。
  静仪对孙云晓说:我还想问您一个问题,您做过弊吗?
  作弊也光荣对孙云晓说:哈哈,这也是我想问您的问题啊,您作弊过吗?
  孙云晓对静仪说:做过,想蒙混过关的时候,为了面子。现在想起来,真没有必要,因为诚实更让人坚实有力。
  静仪对孙云晓说:我想也是这样的,作弊的感觉实在不是很好。
  静仪对孙云晓说:作弊和诚信应该不是联系在一起的,在儿童时期的作弊只是对好成绩的一种渴望,但是未必对他将来的生活会有绝对性的影响吧?
  孙云晓对静仪说:一旦尝到作弊的甜头,对小孩子的诱惑是强大的,这是一个危险的开端,不能任其发展。
  张美娟对孙云晓说:我们的教育体制导致了我们的学生、老师追求分数,产生作弊现象!
  孙云晓对张美娟说:这只是原因之一,那为什么在同一个体制下,很多人不作弊呢?
  张美娟对孙云晓说:我们为什么不能从本质上讲讲呢?
  孙云晓对张美娟说:有些作弊的原因是评价不公平导致了自私行为。
  王琨对孙云晓说:父母、老师只在乎分数,不说别的,这能怪学生吗?
  孙云晓对王琨说:学生作弊自然与父母和老师有关,这可以理解,但是做人更重要。如果习惯了作弊,必将付出沉重的代价。

  出污泥而不染才是真可贵

  刘芳对孙云晓说:我觉得考试作弊完全是应试教育的产物。做任何错事都会有原因。我们不能只看见它的错啊。
  孙云晓对刘芳说:是的,原因在于导向,老师和父母负有责任。考试一般是为了测查学习效果,如果作弊怎么能知道你学习的真实水平呢?又怎么提高呢?
  刘芳对孙云晓说:是啊,我的妈妈也喜欢在我面前讨论怎么作弊。这就是我为什么会作弊的根本原因(今天我妈妈不在啊)!
  孙云晓对刘芳说:有时候,作弊是老实人无奈的选择,但这显然不是最好的选择,就像别人偷了东西,你也非偷一点儿才心里舒服对吗?
  采风对孙云晓说:孙老师,请问如果您的孩子作弊,您会怎样对待他?
  孙云晓对采风说:我会严肃的批评,因为我不在意她的分数,而注重学习态度和方法,这才是重要的。   采风对孙云晓说:她做过弊吗?
  孙云晓对采风说:我想也有过,虚荣心嘛,风气来了个人心里也容易不平衡,这需要胆识。
  采风对孙云晓说:是啊。有时学校里有这样的风气,想让孩子洁身自好都是比较难的。况且哪个孩子不希望得到父母的赏识呢?
  孙云晓对采风说:是的,可以理解,但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诚实的人是有大本领的人。
  采风对孙云晓说:我想这也和父母的素质有关系,如果父母不在成绩方面死逼孩子的话,我相信孩子也会用平和的心态对待成绩的。
  孙云晓对采风说:是的,所以应当为孩子改造成年人的世界。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听说有一年江泽民来到我们这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省里通知市里、市里通知县里,结果让他家一夜之间"小康"了,这不是作弊吗?谁作的弊呢?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这是作弊,这是丑闻,甚至是一种犯罪行为,因为欺骗了国家主席,让人民失去了与领袖真实沟通的机会。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是啊,我所说的是:如果国家主席想知道真实情况,就得像以前的皇帝微服私访一样,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也许永远不知道真正的穷人的情况,就像人口普查不出中国有多少黑户口一样。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我想,国家主席有许多渠道了解真实情况。
  采风对孙云晓说:但是有的时候成年人世界的作弊现象的确给孩子带来了不好的影响。比如"不想长大"讲的事情。
  孙云晓对采风说:是的,孩子作弊多数是跟大人学的。
  采风对孙云晓说:可是该怎样改变成年人的世界呢?我们生活的环境里充满了作弊。我们可能对领导作弊,也可能对同事作弊,连商品也有那么多是假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能改变自己吗?
  孙云晓对采风说:越是作弊成风的时候,诚信越珍贵,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让人千古赞叹,就是这个道理。我们总不能和丑恶一起腐烂吧?
  采风对孙云晓说:可是您能想出纯洁的办法吗?当评职称的时候,同事们都去找关系,我们能无动于衷吗?
  孙云晓对采风说:设法介绍自己的水平,是一种竞争的方法,这不是作弊。
  采风对孙云晓说:可是有人靠送礼获得选票,这不是作弊吗?
  孙云晓对采风说:是的,可一旦被揭穿,身败名裂。历史终究是公道的。
  采风对孙云晓说:但是历史是太长久的时间,许多人也占了许多便宜啊?
  孙云晓对采风说:表面看是这样,但是一切都要付出代价,作弊的人如果得意那就是小人了,不作弊的人在痛苦中也会有一种心灵的安宁。

  公平公正是关键

  王琨对孙云晓说:人作弊习惯了会产生依赖心理吧?这样对别人也很不公平!
  孙云晓对王琨说:是的,高考最典型。作弊的人剥夺了老实人的机会,甚至剥夺了别人的命运,这怎能不说是可耻呀?一辈子都不得安宁。
  王琨对孙云晓说:您在国外,会有人对你提起中国的不足吗?
  孙云晓对王琨说:太多了,自己看得就不少。在外国买东西砍价,人家会感到受了侮辱,甚至拒绝买卖。   王琨对孙云晓说:面对那样的情景您怎么想,您怎样对人说你的祖国?
  孙云晓对王琨:我坦率承认中国的问题,这也是个诚信的态度。
  笑寒对孙云晓说:孙老师好!我想问的是,作弊对于学生来说是利大于弊呢,还是弊大于利?
  孙云晓对笑寒说:从长远来看是弊大于利,从眼下来看可能是利大于弊。
  笑寒对孙云晓说:但是,有些同学通过作弊,自己本来不会的知识点记住了,这又怎么看呢?
  孙云晓对笑寒说:不作弊更能记住知识点。
  笑寒对孙云晓说:我说的是,在考场那个高度紧张的状态下,注意力高度集中,对记忆或许有好处。
  孙云晓对笑寒说:这是作弊的理由吗?
  tttttt对孙云晓说:您觉得如何能克制学生考试作弊?
  孙云晓对tttttt说:不以成绩论英雄,而重视学习态度和方法,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是可以的。
  tttttt对孙云晓说:您觉得应该怎样处理考试作弊,才能既不伤害学生的自尊心又能起到教育的作用?   孙云晓对tttttt说:不要在公开的场合让初次作弊的学生亮相,但应让他自我教育,自我反省,可能会好一些。
  tttttt对孙云晓说:就现在的情况来讲您的办法可行吗?
  孙云晓对tttttt说:做诚信的人自然会付出代价,但这也是成功的代价,虚假的荣耀对人有什么好处呢?   tttttt对孙云晓说:怎样才能彻底打消学生作弊的念头?
  孙云晓对tttttt说:公才能平,公才能正,成年人的公平公正是关键,让作弊者付出高昂的代价是必要的,否则就是惩罚老实人。
  tttttt对孙云晓说:有的时候老师会"纵容"学生作弊,您觉得在任何条件下这种做法对吗?(任何条件下)
  孙云晓对tttttt说:任何条件下都不对。
  tttttt对孙云晓说: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国外的教育吗?
  孙云晓对tttttt说:在国外无论是学校还是企业,作弊者是会受到严厉惩罚的,如审计师作假帐,一旦查出将失去从业资格,谁敢玩火?
  王琨对孙云晓说:像您说的高考埋没了很多老实人,他们要怎样显示出自己的本领?
  孙云晓对王琨说:老实人的出路在于坚持到底,让事实说话。而作弊的人难以坚持到底,纸终归是包不住火的。 
  王琨对孙云晓说:您觉得在诚信方面哪个国家最好?
  孙云晓对王琨说:德国可能排在前面。德国的工程比较慢,科隆大教堂建了六百年,但质量惊人,这就是诚信。

  人要对自己的过失负责

  carromin对孙云晓说:这次我们学校举行月考,我们班有一位学生为了和同学搞好关系,竟然为别人提供答案,你说这不是社会的一个缩影吗?
  孙云晓对carromin说:是的。
  carromin对孙云晓说:在同一个学校里,有的老师对学生的作弊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说明什么呢?   孙云晓对carromin说:这样的老师已经不是老师了。
  carromin对孙云晓说:在这样的环境里,面对这些不称职的老师, 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孙云晓对carromin说:蔑视他们,超越他们,走自己的路。
  carromin对孙云晓说:孙老师,你说得太好了!
  刘芳对孙云晓说:我本来是很安分的,可是我们班的同学为了好成绩总是作弊,我心理不平衡。
  孙云晓对刘芳说:如果坚持下去,你就是了不起的人。
  刘芳对孙云晓说:我不明白,是坚持下去不受影响吗?我不是荷花啊,不会出于污泥而不染。
  孙云晓对刘芳说:至少心里要明白,脏了一点但别烂下去。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哦,对了,有件事,最近我们这儿的高级中学开除了5个偷试卷的学生。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好极了,成本越高作弊的人越少。
  张美娟对孙云晓说:开除学生不是教育的目的!学校要从学生的角度去想想!
  孙云晓对张美娟说:惩罚也是一种教育手段,偷试卷应当严惩,当然不一定开除。
  张美娟对孙云晓说:从此又多了几个潜在的犯罪人员!!!!学校不负责任!没有完成学校的作用!其实是学校助长了作弊的产生,一味追求分数!
  孙云晓对张美娟说:是的。
  张美娟对孙云晓说:都入世了!我们的教育制度能跟上世界吗?
  孙云晓对张美娟说:差距很大,需要下大力气。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还有一件让人痛心的,是一个成绩优秀的农家孩子替别人参加中考被开除,而让别人代考的上了学。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愚蠢,老实人的愚蠢,做人的原则动摇了。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是,可他是因为穷啊。他是为了得到上学的钱啊,另一个是有钱的孩子。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诚信是做人之本,不能因任何事情而动摇,这是古今中外的人生启示。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也许您是对的,我同意您的观点,但我同情他。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任何人都要对自己的过失负责,这世界才会公平。
  王琨对孙云晓说:我们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选前300名重点学生,没选上的上重点都没希望,面对这样的压力,很残酷吧?
  孙云晓对王琨说:非常残酷,中国的教育资源有限,选拔是经常的,应当凭实力竞争。
  王琨对孙云晓说:可如果有人靠作弊得到高分,对一些同学会很不公平,没选上同学连第二个晚自习都没有资格上。
  孙云晓对王琨说:靠作弊获得一点荣誉是很可怜的,再得意一番就更加可怜。
  王琨对孙云晓说:多谢 !
  tttttt对孙云晓说:您觉得当一个人撒谎了,他要用金钱来赎罪,您觉得可以吗?
  孙云晓对tttttt说:光用金钱是不够的,在哪里欠了帐就要在哪里还。

  诚信是人格的本质

  carromin对孙云晓说:我是高一的班主任,我选了一个在我看来各方面都不错的学生,做我们班的班长,可最近,他居然偷了人家(他的好朋友的父亲)的手机并将它拿出去卖了钱,这样的孩子会有前途吗?
  孙云晓对carromin说:我常说,好孩子是危险的,正是指这一类情况,所以看人应看本质,而本质就是人格。
  carromin对孙云晓说:我今天在做他的思想工作时,把自己都说得掉下了眼泪,我情愿用自己的钱来资助他上学,只是求他走一条光明之路,他保证以后不再干这样的蠢事了。这样做有效吗?
  孙云晓对carromin说:应当给他改正错误的机会,谁都有糊涂的时候。
  王琨对孙云晓说:并不是每个人都不讲诚信,我们身边就有许多讲诚信的楷模。
  孙云晓对王琨说:是的,我们谁都不会选择假人做朋友,这就是对作弊的惩罚。
  王琨对孙云晓说:哦,希望下次聊天时,我会心安理得地告诉你好消息,我是说希望我能选上前300名。   孙云晓对王琨说:祝你成功!但以平常心奋斗,可能效果更好。
  王琨对孙云晓说:谢谢,不管怎么样,我会努力的,只要努力了,我就不后悔。到时候,我把消息给您留在留言板上!
  孙云晓对王琨说:好的,我等着。
  王琨对孙云晓说:不管别人怎么样,我会保持诚信的作风。中国人有许多,再多的人思想工作也要一个一个做,今天您就教育了我。
  孙云晓对王琨说:谈不上教育,只是一起探讨,我为大家的真诚而感动。
  王琨对孙云晓说:中国又少了一个,不,今天在座的都是,中国少了那么多的假人!
  xwsatxh对孙云晓说:孙老师,高考这道坎在我们这里是越来越逼近小学和初中,教师的评优和晋级都是以学生的成绩和在学校的名次,学生的课业负担又重。
  孙云晓对xwsatxh说:对国家来说,要尽快改革。就个人来说,要突出重围。我们别无选择。
  xwsatxh对孙云晓说:今年市教委搞了一个质量评奖,评小学生的入学成绩,现在不是不准小学毕业考试吗?领导就来了个入学测试,来评价小学。这样以来各个学校赶紧准备要考试的科目。刚刚要宽松的教育环境,又回头了。目的是为了保住高考的全地区第一。
  孙云晓对xwsatxh说:这有个过程,也有复杂的因素,但心里一定要明白,不要作弊上瘾,成了一个假人。 银儿晓雪对孙云晓说:我觉得作弊问题是无法避免的。
  xwsatxh对孙云晓说:虽然很难,但人生就像顶风的船,否则,就会随波逐流,希望也不复存在。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我有个想法,今后讨论一些有趣的话题,如下个月讨论《歌德和维特》,这是我在德国写的诗,写歌德与《少年维特之烦恼》的故事,即爱情故事,欢迎大家参加讨论。
  刘芳对孙云晓说:那些诗是您写的吗?
  孙云晓对刘芳说:是的,我最近发高烧,迷上了写诗,愿与大家分享。
  tttttt对孙云晓说:就一首吗?太少了?
  孙云晓对ttttt说:有几十首呢,尽量选择大家都感兴趣的内容,如文化名人、重要的历史故事等等。
  刘芳对孙云晓说:您的诗的内容都是关于发高烧的吗?
  孙云晓对刘芳说:是啊,不过高烧是诗性之烧,大多是关于名人和历史,如:巴尔扎克、海涅、贝多芬、安徒生、拿破仑、莎士比亚等等。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今天的讨论时间延长了十分钟,11月30日晚20:00-21:30讨论新话题《歌德与维特》,让我们讨论什么是爱情。祝各位晚安!


 

 
责任编辑: 陈旭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