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8月话题:中国孩子为何不敢冒险?

中国孩子为何不敢冒险?
孙云晓

  2001年4月7日11时02分,美国终于将重达758公斤、大小如同一辆小轿车的“奥德赛”火星探测器成功送上太空,从而打开了火星探测的新局面。

  火星是地球的近邻,火星绕地球一周的时间是687个地球日,火星和地球相互接近的时间间隔是两年零50天。火星和地球一般距离在8000多万公里以上。从地球飞往火星,单程需近一年的时间。

  然而,5月底在旧金山举行的一次研讨会上,美国航空航天局植物学家麦基提出:应该把一颗玫瑰的种子送上火星,看看能不能长出一株玫瑰花。他说:“我希望只利用火星上的阳光、泥土和营养素,让玫瑰花在那里发育、生长、开花。”

  这是人类一个多么浪漫的计划!如果没有丰富的想像力和大胆的幻想力,怎么会敢于如此设计?可见,想像是人类飞翔的翅膀,是我们获得自由的条件。

  那么,我们的下一代想像与幻想的能力如何呢?

  6月9日,“我国城市儿童想像和幻想研究”成果在京发布。作为这一课题的策划人和负责人,我对该项研究的一个发现一直在思索中,即从小学三年级到初中二年级,中小学生的创造倾向发展趋势明显,但他们好奇心强而冒险性弱。显然,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发现。

  这项研究从1999年4月启动,历时两年,研究人员采用随机整群抽样的方式,对我国北京、上海、重庆、沈阳、南昌、郑州6个城市的共1888名中小学生进行了问卷调查。被调查者共分布于7个年级,即小学的一、二、三、四、五年级和初中的一、二年级。

  想像力是人的创造力的本源之一,为了解我国中小学生想像力的发展状况和特点,课题组采用美国著名创造力教学研究专家F·E·威廉斯编制的创造倾向测验,对中小学生进行了测查。该测验包括4个维度:好奇心、想像力、挑战性和冒险性。在调查中,考虑到被调查者的理解力,从小学三年级到初中二年级的1370名学生参加了此项调查。统计结果显示,从4个维度的平均得分看,好奇心的分数最高,为33.5;而冒险性的得分最低,为24.8;挑战性和想像力的得分分别是27.4和28.3。

  专家指出,好奇心强反应出儿童喜欢探索新奇事物的心理,而冒险性弱,说明儿童对于那些打破常规、与众不同的想法和行为心存疑虑,闯劲不足,缺乏进一步实践的勇气。21世纪是一个崇尚创新能力的社会,想像力和幻想力强的人才将会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学校和家庭不仅要激发儿童的好奇心,还应注意鼓励儿童具有创新的勇气和求新求异的实践探索。

  这个发现使我想起了另一项调查发现,即发现胆小已成为当今小学生最突出的缺点,至少有31.2%的小学生承认这一点。

  1996年春天,为了进行全国少年儿童思想道德文化状况的调查,我们在3月20日星期三的《中国少年报》上,刊登了“让我们都来子解自己”的调查问卷。10天之内,共收到来自全国各地(除港澳台、西藏)小学生16350份问卷。问卷中有一题:“每个人也都有缺点,那么,你认为你的主要缺点是什么?”回答“胆小”的人数绝对占第一位,高达31.2%。另外一题:“每个人都有优点,那么你认为你最值得骄傲的优点是什么呢?”回答“有毅力”的占倒数第一位8.9%,而回答“勇敢”的占倒数第二位11.1%。由此得出结论,胆小已经成为当今小学生最突出的缺点,值得引起关注。

  那么,孩子的胆小都有哪些表现?有什么危害?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这两个发现或许表明,中国孩子胆子小不敢冒险,已经成为较为普遍而稳定的缺陷。然而,其严重性并未引起国人的重视,更未采取有效措施,而这是真正的危机所在。

  著名的儿童心理学家陈会昌教授,作为儿童想像力研究的课题组长,在分析中提出了更深层的论断。他说:

  据国外权威心理学家的研究,犹太人和东亚人的一般智力是世界各民族中最高的,我国中学生在世界奥林匹克数理化竞赛中屡屡获奖就是证明。但华人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数只是犹太人获奖人数的二十八分之一,原因在哪里呢?

  我分析了一些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心理特点,发现他们具有以下几个共同特征:(1)对自然界和科学现象具有广泛而深刻的兴趣;(2)从小具有一种自发的探索精神和强烈的想像力;(3)具有强烈的自我成长动机和成就动机;(4)高度的创新性、独立性和求异性;(5)具有反潮流精神,不追求物质利益;(6)刻苦、顽强、百折不挠的精神。

  但是我们的传统文化和教育除了支持上述第6点(如“十年寒窗苦”,“头悬梁,锥刺骨”)之外,对其他5点并不提倡。我们的传统文化鼓励顺从听话,而不鼓励独立见解;鼓励中庸、随大流,而不鼓励竞争、冒尖;鼓励稳妥可靠,而不鼓励异想天开;鼓励“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而不鼓励个人的独特性;鼓励儿童把成人的兴趣当作自己的兴趣,而不保护和激发儿童天性中潜在的兴趣和求知欲。

  我赞同陈教授的观点,并愿意试着找出更具体的病因。

  我想,应试教育的评价体系可能是导致中国儿童胆小的第一因素。儿童天性有亲师倾向,大都渴望得到优良的成绩,并因此得到教师和父母的欣赏。可是,在应试教育评价体制下,一切都有标准答案,学生不敢越雷池半步。长大一些,他们更感受到标准答案的威力,离开了得分点,就离开了高分,而失去了高分,就失去了进入重点学校的机会,进而失去了谋生的捷径!试想,谁还敢大胆想像?更何谈什么幻想!

  “雪化了变成什么?”

  一个孩子回答:“变成了春天!”这个回答是多么富有想像力,又是多么富有艺术性。可居然被判为零分,因为标准答案是“雪化了变成水。”

  “树上有五只鸟,被人用枪打死一只之后,树上还剩下几只鸟?”

  一个孩子回答:“还有三只。”老师愕然:“怎么可能?”孩子解释:“爸爸被打死了,妈妈吓跑了,剩下三个孩子不会飞。”这是一个充满情感的回答,又是一个极现实的回答。可是,这也不符合标准答案。

  在经历了无数次“标准答案”的教训之后,中国孩子学乖了,学会死记硬背,学会了“集体失语”,学会了“从不提问”,久而久之必定成胆小如鼠的“分数机器”。

  我的眼前浮现出一幕可怕的景象:

  生机盎然的田野里,百花争奇斗艳,野草自由生长。突然,一台又一台巨型的推土机隆隆开来,将百花野草连根儿铲掉。随后,又开来一台台庞大的轧路机,将蓬松的土地轧得平整坚硬。然后,造出一座座所谓的城市,摆出一束束的假花,却标榜“现代”和“一流”。

  这不就是我们经历过的教育吗?岂止于教育?生活中的一切都“应试化”了。

  我去过巴黎,去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最令我感动的是,那是一座“人”字结构的建筑,是一个大写的“人”。我深信:教育的核心是人,而不是知识,更不是分数。可是,我们的教育常常是无人的教育,对人的不尊重,对想像与幻想的蔑视,俯仰皆是。

  当然,导致孩子胆小还有许多原因,如父母的溺爱、包办代替,使孩子失去体验的机会等等。但是,最重要的原因还是评价体系。

  我建议教育教学改革家们,在幼儿园和小学、初中,尽量将标准答案改为参考答案,并对那些创造性答案给予激励。也许,这一改革会解放孩子的想像力与幻想力,从而造就出有创造能力的一代新人。

  当然,高考比较复杂,改革应当慎重,但同样应遵循鼓励创新的原则。高考改革的核心目标是将应试教育的指挥棒变成素质教育的指挥棒。

  当应试教育彻底变为素质教育的时候,中国孩子将拥有更博大的胆魄,中国人的想像力与幻想力必将进一步解放,创造力犹如滚滚长江奔腾不息。那时,一个真正的现代化强国,将成为我们每个中国人的乐园。我们热爱的祖国,不仅仅因为强大富有令人骄傲,更因为自由幸福让人眷恋。

 
责任编辑: 陈旭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