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8月话题讨论精选

给孩中国子注入强健的血液
--2001年8月聊天记录精选

  应试教育的评价体系导致孩子不敢冒险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晚上好,欢迎大家参加今晚的讨论。本来这个讨论要在中旬举行,因为我连续出差和开会耽误了,非常抱歉。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欢迎小流星,你是新朋友吗?今晚我们讨论《中国孩子为何不敢冒险》,欢迎大家畅所欲言。今晚来了很多新朋友,如:长海、心语丝雨等等,让人很开心。
  子欣对孙云晓说:我觉得中国的孩子几乎没有冒险的机会。
  孙云晓:其实冒险的机会随时都有,但由于机制和观念的缘故,许多青少年不敢冒险,比如考试的时候,甚至连平时回答问题也很谨慎。
  小流星对孙云晓说:中国孩子很想冒险,只是父母和老师根本不支持。
  孙云晓:是的,因为中国人习惯了平平安安,把冒险看成是傻瓜的行为,这种心态造成了很坏的影响。   小流星:对!如果小孩子冒险,不是用勇敢来形容,而是调皮、捣蛋!
  孙云晓:那就没有冒险者了,冒险是创新的同义词,没有冒险很难有创新。
  小流星:是啊!
  心语丝雨对孙云晓说:孩子不敢回答问题,应该和老师的教育有关。
  孙云晓:是的,老师的评价至关重要,对小学生影响巨大。其实小学的分数没那么重要,应鼓励孩子敢想敢说。
  小流星对孙云晓说: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老师如果不会培养学生,真是一个太大的错误了。
  孙云晓对小流星说:是的,这是恶性循环,中国人全掉到网里去了,很难有人逃得出来,逃出来的人就是英雄。
  心语丝雨:父母和老师总是用标准答案来评价孩子。
  孙云晓:父母有责任,教师更有责任,因为评价孩子往往有标准答案,使人不敢越雷池一步,否则就是低分,让孩子处境困难。
  心语丝雨:这个冒险要从广义上来看,教育工作者也有自己的难处。
  孙云晓:我非常理解,有些地方用升学率和考试成绩来评价学校和教师,甚至决定他们的升迁、收入,这是很大的一个原因。
  长海对孙云晓说:很高兴参加您的讨论,我也是一个教育工作者,非常羡慕您所做的工作。
  孙云晓:对教育工作者感受一定很深。好学生为了保住名次,考试的时候还敢独立思考吗?过高的代价让他们望而生畏,只好乖乖投降。
  长海:对,您说的非常有道理,作为教师,我常常感到很悲哀,因为我们往往在无奈中制造这不敢冒险的孩子。
  孙云晓:不必惭愧,因为责任并不完全在老师身上,你只要从现在鼓励孩子冒险就好。
  长海:您这次的研究主要得出的结论是什么?就是中国的孩子不敢冒险吗?
  孙云晓:应试教育的评价体系是导致中国孩子不敢冒险的主要原因。

  冒险就是敢于创新,不拘一格

  小流星对孙云晓说:我不明白,父母和老师为什么不支持我们冒险?为什么都希望我们天天乖乖的,学习考好,放学就回家,不到点不让上学,甚至和哪个同学玩父母也要管管。
  孙云晓:这可能是观念问题,爱一个人就要让他舒舒服服平平安安,不要操一点儿心。是这样吗? 小流星:我觉得教育学生的重点是教育老师,老师教育好了才会有良好的学生。
  孙云晓:说得对。
  NaOH对孙云晓说:我认为中国孩子不敢冒险有很多原因,其中一点就是从小有压力,导致孩子没有冒险的机会,以后也就不敢冒险。孩子从小有压力,没有冒险的机会,以后即使有了机会也不敢了。
  孙云晓:是的,原因很复杂,最主要的是传统观念和评价制度。
  王琨对孙云晓高兴的说:孙老师,很高兴和你聊,你曾经给我们上过课,我很喜欢你。
  孙云晓:是吗?我在哪里给你上的课?谢谢你。
  王琨微微笑的说:作家班。
  孙云晓:我想起来了,在鲁迅文学院,一个充满激情与梦想的地方。
  王琨:当时你讲的让我们所有人吃了一惊,很少有老师像你一样,站在我们这边。老师,可以解释一下,冒险的意思吗?
  孙云晓对王琨说:冒险就是敢于探索,不怕失败,敢于创新,不拘一格。
  王琨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可是中国的大多数父母和老师是不允许不拘一格的,他们都希望孩子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才叫完美。
  孙云晓:父母的观念需要改变,只有允许孩子冒险,才能给孩子创新的机会!
  王琨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因为我重文轻理,老师经常在课堂上当众训我,父母天天吵我,而且话语很重,甚至讽刺,让原本自信的我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不敢面对任何人,害怕回家,后来我离家出走了,后来在任何人眼中都成了坏学生。
  孙云晓:重文轻理可以理解,钱钟书等大师都如此,但为了高考,不要太轻理,轻理有可能吃亏。
  王琨微微笑的说:我的出走算冒险吗?您认为我做的对吗?
  孙云晓:毛泽东为了与父亲斗争也用过出走的办法,他成功了。但是要注意安全,尽量减少损失,减少不必要的牺牲。 中国孩子的潜力极大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您好!
  孙云晓:你好,我对你已经很熟悉了,欢迎你发言。
  不想长大:孙老师,我觉得孩子胆小更多是父母造成的,他们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 而且,现在的父母对孩子太溺爱,从小是他们使孩子没有体验。
  孙云晓:体验越少,胆子越小,成功越多,胆子越大。
  不想长大:其实我觉得小孩子应该在尝试中长大,而不是在父母的手心里长大。
  孙云晓:同意。
  不想长大:我接了一个新班,很想成为好老师,可我不知道怎么做。
  孙云晓:别紧张,笑一笑,笑是老师的天使形象,千万不要"满脸旧社会"。 
  不想长大:去年也许是笑多了,他们一点也不怕我,有的学生上课时顶撞我,让我好尴尬。
  孙云晓:学生的"顶撞"要具体分析,如果是学生敢于表达自己的想法,这并没有什么不好,教师的权威应该体现在做人上,而不是不让孩子表达自己的想法。
  不想长大:我不知道该不该做他们的朋友,怎样做?
  孙云晓:爱、信任、尊重、理解、鼓励就是最好的办法。做他们的朋友吧!与孩子一起成长,自有妙计千条。
  记忆碎片对孙云晓说:这种社会压力下,孩子们没法冒险,老师们也没能力创造机会,父母们也不希望孩子们"胡闹",被中国的传统观念制约着。
  孙云晓:对,很精辟!
  记忆碎片:或许您可以据一下例子,比如您的女儿,而不要让大家探讨理论问题。
  孙云晓:我女儿高考前我说考不上也没关系,总会有出路的,做好了上大专的准备,可她创造了奇迹,考上了复旦大学。
  Oldcat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认为什么是冒险?
  孙云晓:冒险是勇于探索的意思,并不是把生命当儿戏。
  Oldcat:其实中国孩子有很大的潜能,关键看成年人怎样去开发他们。
  孙云晓:完全同意,中国孩子潜力极大,一旦释放出来就像睡狮醒来,世界为之震动。因此教育是人的解放,不是枷锁。
  oldcat对孙云晓说:我想说的是,每个小孩子都有探索的天性,但是每个人想冒险的领域都不一样。有人觉得要用自己的胳膊腿去爬山涉水,但是在城市中,这种机会比较少……更多人是在考试中拿自己的一生去赌博,同样是自己的性命和生活,丢了命还好办,丢了生活的资本就生不如死了……
  孙云晓:有道理,关键的考试不能太冒险,但平时是可以多冒险的,冒险会使自己成为一个独立的人,勇敢的人,有创造力的人。 风险越大,成功的价值越高
  宁宁对孙云晓:你好!你喜欢与大学生沟通吗?谢谢!!
  孙云晓:喜欢,我的女儿已经成为复旦大学的学生,我也有很多大学生朋友,他们很可爱。
  宁宁:你讨论过中考落榜生得问题吗?
  孙云晓:中国实行的九年义务教育,也就是说初中毕业升不了学是正常现象,是国情所致,不必过于沮丧。
  宁宁:我在一所很普通的大学里,感觉希望太渺茫了。我好羡慕您的女儿。
  孙云晓:这是一个终身学习的时代,只要肯学习总是有机会的,只要肯奋斗总是有收获的。
  宁宁:可是,你是名人,当然会有出路,可那些普通人又如何呢?
  孙云晓:名人之所以成为名人,往往也是冒险的结果。我是辞了官职当记者,又辞了记者搞研究,每次都是有风险的。
  宁宁深情的说:风险难道可以与成功对等吗?我想奋斗呀,可我好自卑,没钱,我又怎样才能投入到学习中呢?这是大学呀!!
  孙云晓:风险越大成功的价值越高,奇景仙境总是在峭壁悬崖之处,大智大勇者才可以到达。
  宁宁深情的说:我好想成为有知识的人,但太多太多的诱惑使我有些迷失了,我好伤心,我对不起日夜操劳的父母。
  孙云晓:从现在起奋斗,什么都来得及,苏东坡的父亲27岁才开始发奋的,成为一代文豪。
  宁宁深情的说:谢谢您,我会努力的,我准备大二考研,希望我能在北大与您相见!!
  孙云晓:好,我等着你,不过不一定非北大,适合自己的路是最好的路。
  宁宁对孙云晓深情的说:我有北大情结,我期待与您在北大青春世事,共享岁月华章!!!!
  孙云晓:我祝你梦想成真,北大是个神圣的地方。
  小流星对孙云晓说:那您说一下父母和老师应该怎样教育学生呢?请举例说明
  孙云晓:该放手时要放手。我女儿四年级时,我让她跟着一个女大学生到外地生活一个月,中学时两次去日本民宿各一个月,这也是冒点儿险的,但收获很大。
  小流星:我也想被放手啊。
  孙云晓:对,成功需要体验,需要独自的感受,不体验什么都不明白。
  小流星:我觉得社会就应该多给孩子一些冒险的机会,就像您教育孩子那样,让他们离开家乡,离开亲人,自己过一段时间。
  孙云晓:只要肯冒险,机会就在你身边。新华社的记者唐师曾是一个冒险大王,所以他成功了,成了一个名记者。
  小流星:怎样冒险呢?父母根本不支持啊!
  孙云晓:冒险可以从小事做起,从现在开始,只要觉得自己想得对,就去坚持,就去尝试,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小流星:要是每个老师都能像您这样,那么我们中国的教育事业就是前途无量了。
  孙云晓:在小学生眼里好教师胜过大总统,这话很有道理。
  小流星:老师甚至为第二个造物神。
  孙云晓对小流星说:在孩子眼里是第一造物神,老师的一句话甚至可以决定孩子的命运。
  小流星对孙云晓说:谢谢你与我们交流心声。 冒险也需要补课
  记忆碎片对孙云晓说:我以前对我的一个学生说:"你可以站起来。"他就"站"起来了,这就是教师的职能,这就是教师的责任。
  孙云晓:说得对,教师应给孩子飞翔的翅膀。
  ??对孙云晓说:孩子不敢冒险,问题出在父母身上。
  孙云晓:有关系,父母对孩子的影响是巨大的,父母不敢冒险,孩子也容易胆小怕事。
  ??:父母只看到冒险的危险性,没去多研究怎样规避危险。
  孙云晓:说得对,中国许多父母一心躲避危险,而忘了成功往往藏在危险之中。
  ??:孩子不敢冒险,问题出在父母身上,中国的父母害了恐险症
  孙云晓:其实,他们忘了一个常识:冒险是人类强健天性的流露,之中有奇妙无比的乐趣。
  ??:成功和风险同在。
  孙云晓:对,人类的巨大成功都承受了巨大的风险,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冒着巨大的风险才成功的。
  ??:所以,父母有责任给孩子讲清楚冒险的实质。
  孙云晓:冒险是冒有价值的,对人有益的风险,去争取非凡的成功,而不是瞎折腾。
  ??对孙云晓说:没几个父母给孩子讲冒险的乐趣和本质,是孩子不敢冒险的原因只一,没几个父母给孩子讲冒险中应回避的风险,是原因之二。
  孙云晓:对,所以需要补课,冒险需要大勇气,也需要大智慧,任何一个民族的兴盛都需要敢冒险的人。   ??对孙云晓:没几个父母与孩子一道去实践之,去一同领略冒险的乐趣,是原因之三。
  孙云晓:你很有水平,三个原因都对。父母与孩子一起探险那才叫刺激呢,这样的亲子关系令人难忘。   ??:孙老师,你与你的女儿一道爬上日本的黑姬山,你是天下父亲的榜样!什么时候,中国的父母都这样,他们的孩子就敢冒险了,我很敬重你!
  孙云晓:其实,也是平平常常一件事,日本的老百姓悠悠逛逛就上了黑姬山,像玩儿一样,我们上山有什么可骄傲的?
  ??:事情放在中国就不平常了。孩子本来是初生牛犊,现实中他们父母把他们变成了是温顺的猫!我与你一样,有一个美好的愿望:在孩子小的时候,把关于人类对世界的好奇、探索精神的冒险故事讲给孩子听,播下强健的种子,然后与孩子一道领略冒险的乐趣。这样,中国孩子就敢于冒险了。我们的孩子就健康了!
  孙云晓:好极了,希望更多的人这样做。 冒险是对全体中国人的考验
  眼泪妹妹对孙云晓说:长大是好事还是坏事?
  孙云晓:长大当然是好事,关键看长大了干什么,人长大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而不是和自己做对。   眼泪妹妹:我想问问您您做过最冒险的一件事是什么?
  孙云晓:写中日少年《夏令营中的较量》,引发了许多人的批判,差点儿就倒大霉,如果是反右或文革时期我必死无疑,但这一冒险非常值得。
  眼泪妹妹:老师,请问您,知难而进叫冒险,那知难而退叫不叫冒险呢?
  孙云晓:知难而退要分析,如果发现选择错误及时改正,是聪明之举;如果发现错误执迷不误,是愚蠢之举。
  眼泪妹妹:中国人在造冒险这个词的时候,想的可是两方面。所以,我觉得您对冒险有片面的定义。
  孙云晓:非常可悲,冒险在汉语里几乎是个贬义词,这个历史应当重写,词意应当修改。
  王琨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如果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尝试了一件事,一旦失败会付出很大的代价,那么还应该去尝试吗?
  孙云晓:那要首先学会权衡,看这件事情是否值得。
  王琨微微笑的说:因为我重文轻理,老师经常在课堂上当众训我,家长天天吵我,而且话语很重,甚至讽刺,让原本自信的我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不敢面对任何人,害怕回家,后来我离家出走了,后来在任何人眼中都成了坏学生
  孙云晓:重文轻理可以理解,钱钟书等大师都如此,但为了高考,不要太轻理,轻理有可能吃亏。
  王琨微微笑的说:我的出走算冒险吗?您认为我作的对吗?
  孙云晓:毛泽东为了与父亲斗争也用过出走的办法,他成功了。但是要注意安全,尽量减少损失,减少不必要的牺牲。
  王琨:我觉得不是中国的孩子不敢冒险,只是家人的溺爱使我们没有能力去冒险。
  孙云晓:冒险是对全体中国人的考验,加入WTO就是一个大冒险,改革开放也是一个大冒险,没有冒险就没有今天。
  NaOH对孙云晓说:请问老师,刚刚有人刷屏可否从另一个角度称为冒险?
  孙云晓:是的,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坏事都是冒险,这和我们提倡的冒险是两回事。
  NaOH:那么,在鼓励冒险的同时也要有一定限制,否则将适得其反,因此,我觉得我们应该树立一些正当冒险的典型。
  孙云晓对NaOH说:张健就是个冒险的典型,第一个横渡渤海。烟台的老乡告诉我,他活了一辈子就没听说过人能从大连游到烟台,这不是冒险是什么?冒险是能人之不能,是战胜了人性的弱点,是夺回了本该属于人类的荣誉。
  ??对孙云晓说:今晚的话题真好,给中国孩子注入强健血液,谢谢孙老师!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今晚讨论的时间到了,感谢各位网友的热情参与。下个月的讨论时间是在:9月30日晚20:00-21:30进行,讨论内容是:《良好的习惯是健康人生之基》,这是我最近反复思考的问题,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到网上看我的文章,谢谢大家,晚安!


 

 
责任编辑: 陈旭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