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6月话题讨论精选

孩子都是泥巴做的
——2001年6月聊天记录


  热爱自然就是热爱我们自己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晚上好,今晚我们讨论《远离自然的生命没有根》,欢迎大家发表意见。不知大家有没有感觉,远离自然的人感情也会冷漠一些,缺少根基,也缺少激情。但让我非常感慨的是,今天教育部门三令五申,不许到野外去活动,这是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大山对孙云晓说:这要从哪方面看了,如果让孩子们独自到野外活动,确实不能保证安全。我承认,应该让少年朋友多接触大自然,但要有合适的方式和大人的引导。
  孙云晓:是的,只要到野外去就会有危险,可是不去更危险,人怎么能离开了自然呢?我从小在自然中长大,真有一种离开了自然活不了的感觉。
  大山:其实,人本身就是生活在自然中了,只不过现在自然的含义已经给压缩了。
  孙云晓:应该说,春游或秋游是最安全的方式了,更刺激更有收获的方式是野外探险,在中小学时期至少应当有几次这样的经历,这可能是终身难忘的事。 
  大山:随着科技的发展和城市的扩大化,给人的感觉是自然界越来越小了。
  孙云晓:未必。人在城市里,就像生活在混凝土的密林中,叫什么自然呢?
  大山:是人类不知不觉的在破坏着自然。
  孙云晓:人类在吞噬自然,等于吞噬自己的生存空间,是非常愚蠢的。人太贪婪了,越贪婪越愚蠢,贪婪到最后就毁了自己,这是历史的规律。
  大山:大自然是非常美好的,现在已经让人类给破坏的差不多了。不过还好,大部分人类认识到了这个问题,希望我们的自然环境越来越好吧。让孩子们有一个好的环境。
  孙云晓:难啊,人类需要早一点觉醒,早一点采取行动,让城市与自然拥抱,让自然成为我们的上帝。
  大山:蓝天、白云、碧水、青草,只有美好的自然才能对我们回报美丽和纯真。也只有这样才能算做到真真的自然吧。
  孙云晓:是的,人是自然的一部分,热爱自然就是热爱自己,怎么能征服自然呢?
  大山:主要应该从大局考虑,如果把城市建设的和花园一样,让城市也回归自然,就更完美些了。希望我们的城市有一天能发展到那样。
  孙云晓:完成正确,城市在花园中,自然在保护中,人类与自然和谐才是真正美好的生活。

  现代化不应以远离自然为代价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高兴的说:孙老师,你还记得我吗?
  孙云晓:欢迎你,你来了我很高兴。
  不想长大:孙老师,你觉得现在的孩子离开自然了吗?
  孙云晓:城里的孩子80%远离自然,他们听不到鸟叫,感受不到森林,没有在小河里趟水的体验,只有一个苍白的躯壳,多么可怜!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不知道,其实现在的农村孩子离自然也越来越远了,真令人担忧啊!我觉得农村的孩子也开始接受城市化的生活了。
  孙云晓:现代生活让人骚动不安,跳出农门是多数农民的心愿,谁还留恋自然呢?有人说现代化的过程是城市化的过程,这是对的,但不能以远离自然为代价。
  不想长大:孙老师,我是个农村小学的老师,您觉得我该如何使我的学生更多的接受大自然呢?
  孙云晓:知识和信息加理想可以创造奇迹,因为对自然的发现是人类最重要的发现之一,袁隆平成为水稻之父,解决了中国人的吃饭问题,就是一个圣人科学家。
  不想长大:孩子们星期天更喜欢看电视。
  孙云晓:美国不断兴起抵制电视运动,人不能做电视的奴隶,也不能做电脑的奴隶。
  不想长大:我也希望我的学生少看电视啊,负面影响太坏了,四五年级的学生模仿谈恋爱,做老师的有时也很无奈啊。
  不想长大:现在的农村孩子很少有玩泥巴的了,随着生活环境的改变好像他们的兴趣也在改变了。
  孙云晓:泥巴是儿童的天使,没有泥巴就没有童年,城市的孩子也离不开泥巴,孩子都是泥巴做的。在城市混凝土的密林中,人容易躁狂不安,精神扭曲甚至错乱,回归大自然也许会好起来。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怎样才能让孩子回归自然呢?
  孙云晓:老师更需要回归自然,更需要精神放松,否则他们烦躁不安,学生就该受苦了。有学生告诉我,老师满脸旧社会,发起火来五官错位紧急集合,就是一个形象的说法。
  不想长大:橡皮泥可以代替泥巴吗?
  孙云晓:不可以啊,泥巴是真的,橡皮泥是假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橡皮泥是替代品,人谈恋爱的时候愿意接受一个克隆人吗?娶一个机器人当妻子会是什么感觉?
  不想长大:可有的孩子却认为橡皮泥是文明的而泥巴是粗野的。孙老师,您觉得农村孩子有必要去找替代品吗?泥巴比橡皮泥来的容易的多啊!
  孙云晓:尽量不用替代品,真的总比假的好。
  不想长大:您觉得素质教育是个什么样子的呢?
  孙云晓:素质教育是人性的教育,因为人是教育的核心。人可以考不上大学,也可以挣不了大钱,但人人要幸福,要健康,而这不一定需要高等学历和大钱。
  不想长大:在基层素质教育还完全是唱高调,没有落到实处啊!
  孙云晓:这是事实,总有一个过程。在中国这样一个国家推广素质教育远比推广应试教育难,因为应试教育基础深厚,有上千年的历史经验,全世界第一。

  远离自然病是精神病的基础

  高山流水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好,我是一个初中生的父母,我非常赞成您的话题,但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是,孩子对大自然已经不感兴趣了。
  孙云晓:我和你有同样的担心,童年是一个关键期,在童年养不成热爱自然的习惯,长大后很难弥补。不过,也只有尽量补课了。
  高山流水:孩子对自然不感兴趣怎么办?
  孙云晓:兴趣的产生需要一个过程,常到自然中并发现可爱之处兴趣才可能产生,和恋爱一样。
  高山流水:哈哈,这个比喻很形象,孩子爱自然能和恋爱一样就好了。可是,我让他去玩他都不爱去,就爱在家里玩游戏机。
  孙云晓:是吗?病得不轻啊,需要抓紧改变。
  高山流水:孙老师,您认为爱自然是一种习惯吗?是可以培养的吗? 我记得我们小时候特别爱玩,抓鱼抓虾,好高兴。但现在我儿子都是一个大小伙子了,却整天腻在家里,让他出去就像生病一样难受。
  孙云晓:你的孩子病了,很多人都有这种病,叫城市病,或叫远离自然病,这可能是精神病的基础。
  高山流水:我觉得我的性格都和小时候的玩耍有很大关系,但我儿子就比较内向。
  孙云晓:是的,环境改变人,从小亲密接触大自然,一般都会爱大自然。我有深刻的体会。 
  高山流水对孙云晓说:是啊,孩子在高楼里长大,已经不会玩了,他们甚至不会欢呼和喊叫。
  孙云晓:一切都是从童年开始的,童年的生活决定一生。
  高山流水:还有一点让我担心的是,学校的老师也怕孩子出去,很少组织春游什么的。
  不想长大对高山流水说:哦,我可不是那样的老师啊。我只有20岁,比较理解孩子的心情。
  孙云晓:禁止孩子到大自然中去,这是成年人的罪过,是文明的罪过。所以,今年六一节我发出了新的呼吁:希望六一节成为儿童的狂欢节!不敢组织野外活动主要怕出事,怕负不起责任,中国人的法律意识觉醒了,却把回归自然的路封锁了,着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们正在做“中小学生人身伤害的处理与防范”课题,寻找出路。
  高山流水:我也非常怀念我的童年,可我儿子还笑话我,他认为我们的童年没有什么好玩的。
  孙云晓:这是代际隔阂,两代人需要沟通,才能相互欣赏。其实,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审美观和苦乐观,而且都是有道理的。
  高山流水对孙云晓说:学校老师给学生规定了许多不许,我很担心这种状况对孩子不好。
  不想长大:是啊,可上边也给老师许多的压力啊!
  孙云晓对高山流水说:“许”应该多于“不许”,对童年尤其如此。
  高山流水对孙云晓说:您认为我作为父母应该怎么办?
  孙云晓:有时间的时候,尽量带孩子到公园或到名山大川,此举必有益处。
  高山流水对孙云晓说:我想让孩子出去旅游,可我爱人都反对,他怕孩子出危险。
  孙云晓:安全是要注意的,但哪儿都不去更危险,因为那就不是人了,自由之魂不见
  了。

  在大自然里“野蛮”一些才和谐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清明节学校组织学生远足,许多学生不愿去受那一点点的锻炼!
  孙云晓:不一定真不愿意,可能是对组织方法不满意,孩子比大人更喜欢自然,比如孩子比大人更喜欢动物,因为孩子越小动物性越强。
  不想长大:怎样才能让孩子真正回归自然?
  孙云晓:首先是大人回归自然,才能带动孩子回归自然,回归自然要发自真情,还要持之以恒。比如在山里住一个月,在海边过一个夏天,希望找到蜜月的感觉。毛泽东说: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孩子太文明了是病态,在大自然里“野蛮”一些才和谐。
  不想长大:我对应试教育也很反感,可又能怎样呢?我在让我的学生接受应试教育,因为上边要成绩,我也在接受应试教育,因为我如果不去自学那些没用的东西取得没用的文凭我就得下岗,都是没办法啊!
  孙云晓:我非常理解你,不下岗的目的是什么?不应该是痛苦吧?远离自然会导致痛苦,我们还会选择吗?应试教育并不完全排斥回归自然,天人合一也是应试教育时代的主张。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上周我去广州番禺,那儿有个南国奥林匹克花园,要建一个撒野公园,我很赞成。撒是放开之意,野是自然、自由、自在之意,撒野是人的潜在需要,撒野是恢复天性。我有一个反动的想法,我怀念自己不上学的童年,那时赶上了文革,我天天在山上或海边玩,使我狂热得迷恋大自然,充满了激情和幻想,总想飞,总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对生活热爱之极。那段经历对我后来的发展产生了极为神秘的影响,以至我今天都无法完全解释清楚。
  R对孙云晓说:孙先生,素质教育能否双轨制,用全新的教育理念去培养学生,再与应试教育培养的学生“较量”,孰是孰非会一目了然。
  孙云晓:这个想法很奇特,其实生活中天天都在做这样的较量,市场经济呼唤的是能力,因为能力才能创造效益。
  R:应试教育的弊端大家都看得到,可现实生活中改革又有多少?孙先生如力改教育陈弊,振臂一呼,我愿做追随者。
  孙云晓:说得对,回归自然我是实践大于理论。我已带女儿走过13个省,陶醉于名山大川,真是快哉快哉!
  R:我不是教师,我也许我考虑不到教师的真正难处,但正因为我不是教师,也许没有从教师的角度去认识教育。
  孙云晓:是啊,教师也不容易,人们在指责教育的时候,不应当忘了老师的辛勤劳动和无奈。
  R:孙先生能否在这方面不只做一个呐喊者?
  孙云晓:让我们一起奋斗吧!在我主编的《少年儿童研究》上,有许多具体的办法,欢迎你看一看,并提出自己的建议。路是人走出来的。
  高山流水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认为该怎样帮助孩子走向自然?
  孙云晓:首先,在家里制造气氛,放一些自然美景的图片,讲一些自然界的神奇故事,讲一些探险家的经历,然后带孩子去大自然中体验,采集标本等等。这样的事孩子不感兴趣的很少。
  高山流水:这话说得很好。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我想去上学,我已经20岁了,将来也许更不可能了,可我拿不定主意,毕竟我是个老师。我觉得自己不是个合格的好老师,我还没有做到您告诉我的那三条呢。
  孙云晓:你能上网谈心里话,就是一个好老师的表现。今天是终身学习的时代,你随时都可以选择学习,学习或许能改变你的命运。当然也可以在职学习,从自己的实际出发。

  聚山川之灵气,纳天地之精华

  Mariasun对孙云晓说:走向自然是要勇气和机会的啊。我是一个20岁的人了,但没怎么到过大自然里去。真有些惭愧有些遗憾。我的感觉是在学校里没有机会给我们。而这种与自然的接触是学生们很渴望的。
  孙云晓:机会人人有,关键看谁有勇气。
  Mariasun:您说,年轻人去自然中应该收获什么?
  孙云晓:应该解放心灵、净化心灵,聚山川之灵气,纳天地之精华。
  Mariasun:我感觉自己现在在成长过程中总会碰到麻烦,自己想不明白。
  孙云晓:年轻的时代烦恼如歌,烦恼是成长的营养品。
  Mariasun:是的,烦恼让我自己学会思考,独立解决问题。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向您请教吗?你的E-MAIL能告诉我吗?
  孙云晓:欢迎你参与讨论,可以随时留言。我的E-mail:sunyunxiao@cycnet.com
  R对孙云晓说:我认为学校不应只把教师作为教书育人的主体,“三人行,必有我师”,社会上有好多行当的深资高手都可以做学校的客串教师。如接近自然界,可以临时找户外活动专家做指导。
  孙云晓:好主意,北师大附小让各行各业的学生父母来学校帮助工作,收到很好的效果。
  高山流水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认为让孩子到自然中去对孩子的性格、学习、做事方式都有哪些好处?我希望能用您的话说服我爱人。
  孙云晓:到自然中去,孩子更像孩子,人更像人,因为大自然是人成长的摇篮,是我们生命的根!
  R:另外,学生上学不应只是在一个地方过十年寒窗的生活,而应在多个地方游学,以应验“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古谚。
  孙云晓:你真了不起,净有好主意,游学是极好的治学方法,应当提倡。

 

 
责任编辑: 陈旭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