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5月话题之二讨论精选

让儿童节真正属于儿童
—— 5月聊天记录精选(2)

  告别成人化的儿童节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在新世纪的六一儿童节即将到来之际,为了孩子们的快乐,今天我们加了一次讨论,讨论的题目是《希望六一节成为儿童的狂欢节》。之所以讨论这个问题,是因为以往的儿童节太成人化了,让人无法忍受。
  东方对孙云晓说:孙老师好。
  孙云晓:欢迎东方,你一定过过“六一”儿童节,不知感受如何?
  东方:比较灰色。
  孙云晓:灰色怎么解释?
  东方:我过“六一”的时候,鞠萍刚出道,我们还叫她还叫鞠萍姐姐呢。那时候,儿童不知道该怎样过自己的节日。
  孙云晓:看来你是老儿童了,在中国多数儿童没有发言权,即使“六一”也没有。这个历史该结束了!
  东方: 同意。我打小就不知道什么叫发言权,没有概念。
  孙云晓:鞠萍姐姐我很熟悉,她给孩子带来了一些快乐,也带来了一些模式。孩子是否快乐应由孩子来说,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对孙云晓说:大人都帮着孩子过“六一”,孩子们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过了,是有点灰色。
  孙云晓:大人帮着过是好事,但不能帮倒忙,让主人变成了随从,岂不是有纂位之嫌吗?所以金色的童年变成了灰色的童年。
  *@*:儿童节应该让孩子们自己决定怎么过才对。
  孙云晓:说得对,我也是这个观点,今天的中国青年报发了我的这篇文章。儿童节是属于儿童的,如果儿童没有决定权,就不叫儿童节。
  *@*:如果这一天让孩子们当一回领导或家里管事的就好了,可惜不太现实。
  孙云晓:其实也很现实,在学校、在家庭都可以让孩子作主,不会天下大乱,而可能创造不少奇迹。要相信儿童是极有创造力的,甚至超过大人。连六一节都不给孩子机会,这世界还有希望吗?
  *@*:其实也有不少父母是同意这个观点的,只不过具体做起来,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孙云晓:父母可能无奈,也可能无招儿。在中国儿童发展的历史上何时有过狂欢节?人们习惯了儿童规规矩矩,甚至是唯唯诺诺,一脸假笑,点头哈腰,简直是摧残天真。
  东方对孙云晓说:可是,学校总是有许多安排。六一完全被学校安排好了,从早忙到晚!搞得大家很累,假装很欢乐的样子!
  孙云晓:一针见血!说得好!假装快乐是培养虚伪的人,培养虚伪的感情,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而且劳民伤财。
  东方:“六一”到底应该怎么过?不应该为了“六一”而“六一”,把“六一”节看得很特别。
  孙云晓:“六一”节其实是个示范日,向全社会展示一个方向,其关键是给儿童深刻的关怀。因此,应当解放儿童,让他们真正当主人,怎么快乐怎么玩。只要给了儿童权利,他们有的是智慧。

  以儿童的真正快乐为宗旨

  *@*对孙云晓说:我觉得应该充分调动和发挥孩子们的积极性,让孩子们更自由更快乐,而不是为着父母的快乐而快乐,这样太离谱了。
  孙云晓:环境造就人,在假话国里会习惯于说假话,在虚伪的节日里会习惯于虚伪。
  *@*:如同减负一样,孩子们不可能真正成为主人的,应该给儿童更多的自由空间。大多数时间大人都在为孩子们想是对的,但并没有从孩子们的角度真正考虑过。
  孙云晓:是的,儿童教育的全部使命可以概括为八个字,及“发现儿童、解放儿童”,何况儿童节了。前几天有人让我给报纸写几句话,我写道:玩是儿童的权利,玩是儿童的学习,玩是儿童成长的阶梯,玩童才是健康儿童。
  *@*:同意,举双手赞同。其实现在能成才的都是小时候爱玩爱闹的,死学的好学生不少都被现在的社会淘汰得从头学习了。
  孙云晓:没有玩儿,就没有童年,就没有快乐的人生。过重的学习负担,沉闷的生活气氛,会让孩子厌倦生活,对未来都看不到希望,这是很可怕的。
  *@*:所以我觉得,“六一”节怎么过,我们主要还是应该告诉父母怎么做,最主要是让孩子们真正过上自己的节日。
  孙云晓:父母是最爱孩子的,关键是转变观念,如了解孩子、尊重孩子,与孩子协商过一个真正的儿童节。幸福是一种独自的体验,快乐自然也是各种各样的,只要不妨碍别人,怎么乐都行。
  Yibo对孙云晓说:“六一”应该放大假,让我们自己来组织。
  孙云晓:据悉,外国的学校里常举行狂欢节,学生可以为所欲为,只要不妨碍别人,怎么新奇独特都可以。一位男老师把头发竖起来,两个女生把一头奶牛送上了钟楼,一个男生把床放在了墙壁上,这些学校全允许,只要求在放学以前放回原处。我想这对孩子的想像力和创造力很有好处,我们为什么不可以一试呢?
  *@*对孙云晓说:其实有不少家庭也认识到了这一点,在一定程度上还曾经让自己的孩子自由过,但在大众的声音下,太微不足道了。
  孙云晓:是的。我想,媒体应当换一个思路,报道六一节以儿童的真正快乐为宗旨,而不是以级别或规模为宗旨,要真的不要假的,要实的不要虚的。
  童心对孙云晓说:我是一个小学生,我很高兴今天讨论和我们有关的事情。
  孙云晓:欢迎童心,有小主人参加讨论,我特别高兴,请你说一说应该怎样过“六一”节。
  童心:我也不知道,反正以前都是老师排节目,让我们唱歌、跳舞,其实我们一点也不爱进行这样的活动。现在我们都习惯了,好像“六一”就是拿我们当猴子一样耍。我们演戏大人看,还挺来劲的。
  东方对童心说:同意!!!!!!!
  童心对东方说:谢谢理解。
  孙云晓对童心说:猴子可以大闹天宫,孙悟空就是一个榜样。当然,父母和老师是爱你们的,最好跟他们商量,争取自己的解放。如果你的方案可行,是可能得到支持的,而如果与小伙伴一起提出方案,成功的希望就更大了。那样猴子就变成了人,变成了主人。
  东方对童心说:我原来早晨5点就起来演戏,画得跟鬼似的去演出!
  童心:哈哈,彼此彼此,我也演过,一天下来累死了。
  东方:累了一天不说,每年晚上还要看鞠萍呲牙咧嘴的把小朋友们赶来赶去。
  孙云晓:鞠萍和鞠萍们都成了套子中的人,他们已经习惯了模式化的生活。不过,我知道他们内心也痛苦,但改变现实挺难,需要社会来一个大冲击,冲出一个新天地,这就是我们今天讨论的目的。
  东方:“六一”应该是为大人过的,提醒大人重视,注意儿童这样一个群体,就像“三八”妇女节一样。这个日子是给大人敲老袋,儿童的快乐是在每一天。
  孙云晓:说得很有道理,有启发。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大人,因为儿童的问题大部分是成年人造成的。人民日报曾经呼吁:为孩子改造成年人的世界。我完全赞成。

  别让童心睡着了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想不到这么多网友来讨论六一节,真让人感动!这说明大家都关心儿童,这就是希望所在。
  童心对孙云晓说:说实话,长这么大,我们好像没有自己过过儿童节,现在让我们自己设计方案恐怕都不习惯了。
  *@*对童心说:确实是这样,小时候都已经让大人给过习惯了“六一”节,真正让自己过时都不知道该怎么过了。
  孙云晓对童心说:真可怜,被捆绑久了的人是不会动的,要先松绑,晒一会儿太阳,在地上打几个滚儿,才能慢慢恢复。不过,元气可以恢复,你不是叫童心吗?
  东方对所有人说:可怜的孩子们,“六一”多可怜,而且是长大了才知道。
  孙云晓对东方说:这叫阎王折磨小鬼儿,其实阎王也是自我折磨,因为他当小鬼儿时,也被人折磨,一代一代传下来了,成了习惯。
  东方:大人用自己觉得很快乐的套路让孩子们玩,就像孙老师所说,阎王折磨小鬼,一代一代,阎王觉得很好,很有气氛。
  孙云晓:我觉得,今天的成年人越来越不了解儿童,他们不一定比儿童知道的多,生活情趣也没有儿童浓厚,所以他们设计的节日不可能受孩子欢迎,而可能更让孩子感觉受到伤害,受到愚弄。
  童心对孙云晓说:我觉得“六一”这一天最想让老师们也做一天儿童,让他们也排节目、演节目,看他们累不累!
  除了六一对童心说:OK!上面这句!
  QWE对童心说:说的好!
  孙云晓对童心说:好主意,让老师做一天儿童,让父母做一天学生,都很有必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换位思考的结果。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恕我直言,中国历史上似乎没有过儿童节,或者说没有过真正的儿童节。在21世纪的第一个儿童节,我渴望看到新的气象,哪怕在一个学校或一个家庭能给孩子一个真正自己的节日也是好的,因为一花可以引来万花开。
  曦子对孙云晓说:我们的语文老师特别好,上中学以后她一直坚持让我们过儿童节。
  孙云晓:你们的老师很可爱,童心不泯的人,是幸福的人。按联合国的规定,18岁以下都是儿童。其实人人都有童心,只不过有些人的童心睡着了,或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一旦有生命的激情召唤,童心依然可能汇成欢乐的海洋。
  曦子:我们都很感激老师让我们一直拥有快乐时光!
  孙云晓:老师像天使,也是每个时代的良心,这是让人欣慰的地方。
  曦子:我们班的同学是年级中学习最好的,但也正是我们在每当大考时,并不像别人一样在那里温书,而是几个人扎一堆玩我们自创的拍手游戏,几乎所有老师都迷惑不解,只有我们自豪的说这是自我充电。

  根据儿童的意愿过节

  除了六一对孙云晓说:我建议儿童节的时候全国放假一天!
  孙云晓:太好了,我也赞成,为了孩子值得这么做。一个文明国家,应当多为孩子着想,比如让父母带孩子上班一天,让孩子感受世界的丰富多彩,都是很有必要的。可悲的是,商界流传着挣钱的秘诀“要发财吃小孩”,“六一”又该大开“杀戒”,比如假货满天,劣质产品如潮。
  子欣对孙云晓说:您怎么能更准确的知道儿童心里在想什么?
  孙云晓:其实也不难,只要你蹲下来,倾听孩子的心声,孩子就一点儿也不神秘。其实,孩子比大人讲道理,他们克制自己,要求也不过分,除非大人娇宠。有些大人站得高高的,领着孩子逛商店,以为孩子很快乐,其实他们烦透了,因为他们个子小,看到的都是大人的腿,有什么意思?其实这样的事太多了,请成年人多替孩子想一想吧。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我再一次感谢大家,有这么多人关心六一节的改革,孩子们获得快乐是有可能的,因为21世纪是一个奇迹的世纪。
  子欣:哦!原来得这样做啊!但我觉得,光听还是很不够的,她们也很需要你的意见!
  孙云晓:我的意见已经在网上发表了,今天的中国青年报也登了。当然,还要深入思考,可能要从机制上想办法,从导向上下功夫,因为政府怎样过儿童节影响巨大。
  童心对孙云晓说:你觉得在机制上有什么办法?
  孙云晓:比如政府可以规定,六一节不许组织儿童开大会,而要根据儿童的意愿过节。
  童心:有一次,让我们去参加一个论坛,说是儿童的。但老师却让我们背了好多话,还告诉我们哪些不能说。
  孙云晓: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也就是阎王折磨小鬼,大家共同制造一个假话乐园,一个虚假的儿童世界。这个世界该颠倒过来了,返朴归真吧。
  童心:老师还说记者采访不能瞎说。
  孙云晓:童心说真话,让人在黑夜里看到了光芒,这光芒一定能战胜黑暗。我相信,每个孩子都是太阳,他们觉醒过来,就会让世界生机勃勃。
  曦子:我认为一个人具有童心,就好像一个充电器,让人总是精神充沛。
  孙云晓:太棒了!这就是创造,这就是主人,自己寻找自己的快乐,自己争取金色的童年。请相信成人们会愿意你们幸福,并愿意帮助你们。
  曦子:我在小学时每逢“六一”总是开大会,特没劲!直到我上了初一遇到了语文老师,过了那个包饺子的六一节,才第一次真切感受到我们本应有的快乐,这件事改变了我的很多想法,我很感激我们的老师。
  孙云晓:你的经历说明生活是有希望的,每一个人都可以获得幸福,只要勇敢的去生活,去创造。
  Fh对孙云晓潇洒的说:“六一”来临,我希望爸爸妈妈帮我买很多礼物。
  孙云晓:礼物可以得到,但不一定很多,不要超出父母的能力,关键是快乐就行。
  童心对孙云晓说:谢谢您为我们讨论这个问题。我想以后把聊天记录给我们老师看。您说她会不会恨我?
  孙云晓:我想她不会恨你,也许会感谢你,因为这是一个全中国的难题,不是一个老师的责任。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今晚的讨论就要结束了,非常感谢大家的友情参与。这是一个神圣的夜晚,也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夜晚,因为它关系着几亿孩子的快乐。祝大家晚安!“六一”节瞪大眼睛瞧一瞧,这世界改变了没有?


 

 
责任编辑: 陈旭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