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5月话题之一讨论精选

不能让性成为脱缰的野马
——5月聊天精选

 

没有性教育世界将失去平衡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晚上好,欢迎大家进入聊天室,今晚我们讨论《呼唤阳光法性教育》,请大家畅所欲言。性教育在中国是一个敏感的话题,我们的聊天室也是第一次讨论,不知会是什么样子,谁来开个头?
  一钵对孙云晓说:您可以解释一下阳光法性教育的确切含义吗?
  孙云晓:所谓阳光法是指公开的、美好的进行,因为性教育是科学也是艺术,应当如此。中国的性教育过于神秘,造成了不良的后果,今天应当改变了。
  一钵:可是几千年的传统思想已经是根深蒂固,恐怕很难突破的。
  孙云晓:实际上已经有所突破了,如许多展览,许多画册,许多讲座都传播了性教育信息,并受到了欢迎。
  一钵:可是在中国,它还是一个很敏感的话题,即使是成人也无法坦然谈论。
  孙云晓:没有接受过性教育的父母,可能很难对孩子坦然谈论,或许可以买几本小册子放在家中,供孩子阅读,这个办法也不错。总之,性教育不能回避的。
  一钵:在学校,如果男生和女交往稍密,就会招来父母和老师的训斥 ,他们哪敢和我们谈这些呢?
  孙云晓:越封闭就越愚昧,越愚昧就越容易出问题,成功的性教育会使男女生交往趋于正常。其实,青春期里男女生不接触才是问题呢。
  家有小女对孙云晓说:很佩服您有勇气讨论这个敏感的问题。
  孙云晓:这其实算不上什么勇气,已经落后于现实了。世世代代中国人几乎都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性教育,真是天大的遗憾,在世界上都是奇闻。
  家有小女:我们总觉得这个问题在家里讲一讲还可以,拿到这里讨论需要勇气。
  孙云晓:这可以理解。过去的中国封闭一些性教育尚可理解,而今天的社会充满了性信息甚至性诱惑,再不进行性教育将使世界失去平衡。悲剧已经够多了。
  一钵:你对自己的孩子是怎样的?
  孙云晓:我们家里有很多书,也很自然的谈论性问题。
  一钵:那你对于现在的青少年越来越开放有何感想?
  孙云晓:开放是好事,只是要引导,不能放任自流。
  一钵:请问孙老师,您知道诸如日本、韩国等国家的性教育开始的年龄吗?
  孙云晓:日本、韩国从小学二年级正式进行性教育。如日本某校二年级,上课时搬进男女两个人偶,和真人一样大,身体上的各种器官都有,并给孩子演示性交受孕的过程,还让孩子上来摸一摸。孩子全看明白了,而且不会发生什么不良后果,这是成功的。

  三方共同承担,各负其责

  末末:我们虽然有生理卫生课,但老师都不愿讲。而且同学们也说:“哎呀,这些同学们早就知道了。” Benjaminyang对末末说:我有同感,现在的学生实际上知道的很多,陈旧的课本反而有些显得多余。
  孙云晓:这种情况应该改变,应根据学生的性知识水平循序渐进,由性知识到性道德到性美学到性法律等等,青少年一般都是欢迎的。
  家有小女:请问孙先生,我女儿问我,男人的精子是怎么进入女人的身体的,我能够直接回答她吗?她才8岁啊!
  孙云晓:可以如实的告诉她,8岁以前的孩子谈男女生殖器官同谈杯子差不多,并没有太多刺激,是性教育的黄金时期。
  家有小女:这个问题应该由母亲来谈?
  孙云晓:对女孩由母亲来谈可能会好些,如借助画册来说明也是好办法。
  家有小女:您是否了解现在有什么好的画册?
  孙云晓:书店里很多,可以选择一些权威机构编写的。
  Lydly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好,我很高兴能够参加这样的讨论。
  孙云晓:欢迎你,你有什么想法发表吗?
  Lydly:我想提供部分调查资料,诸如现今中学生性观念相当开放,性知识却相对滞后。商务早报记者对蓉城600名中学生作了一次性观念调查,成都中学生性观念调查结果惊人,三成赞成婚前越轨,有近四成的人认为只要一见钟情即可发生性行为。
  孙云晓:感谢你提供的资料。北京也有类似的调查结果,半数以上的中学生认为有感情就可以发生性关系,宽容度很高,这在过去是不可思议的。如果缺乏性知识,会发生许多不良后果,如感染爱滋病。如果缺乏性道德,会对人伤害更多。
  Lydly:孙先生认为学校在性教育的具体工作上应该怎么做呢?
  孙云晓:我认为,中国的性教育严重滞后,一般在初二进行,此时许多男孩已有遗精现象,许多女孩有了月经,这时谈性知识太晚,不如在小学二三年级进行。学校可安排有关的课,也可以开展男女生交流的活动。
  Lydly:这在学校恐怕很难做到。并且性教育的细节工作应该由学校、家庭、社会哪一方来承担呢?
  孙云晓:应由三方共同承担,各负其责,学校上课搞活动,如讨论什么是男子汉?什么是靓女?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友谊?等等。家庭可以谈心,具体指导孩子怎样保护自己。社会要广泛传播科学的性知识和性观念,而控制淫秽品泛滥。
  Lydly:学校上课搞活动是男女生在一起好还是分开好呢?
  孙云晓:根据内容需要来定,可以有分有合,对男女生的悄悄话可以分开说。男女生需要身体接触,就需要开展跳舞、游戏、球赛、野营等活动,否则会出现别的问题,如性骚扰等。

  不要用成人的思维揣度孩子

  Lydly:我认为学校不仅教给学生性知识,还应该教学生的父母如何成功进行家庭性教育。
  孙云晓:是的,父母需要培训,教育者先受教育。
  Lydly:大多数学生父母对学生家庭教育方法就不当,真不敢奢望他们能对孩子进行正确的家庭性教育。
  孙云晓:水平不同需求不同。据我所知,许多父母在大胆的进行性教育,甚至与孩子一起洗澡,勇气惊人。
  末末:您认为现在的学生是通过什么渠道知道那么多的?
  Lydly对末末说:主要渠道是VCD、书报或从同学那儿得到有关青春期知识。
  孙云晓:学生知道的未必科学,应当系统而科学的讲解,其重要性不亚于语文和数学。
  孙云晓:这些渠道传播的性知识未必科学,特别是一些淫秽故事,容易误导青少年。
  末末:您认为会有多少家长支持您?
  孙云晓:当然不会全部,但会越来越多。有些十几岁的女孩把孩子都生出来了,父母才知道,我们还能无动于衷吗?我收到过三万封中学生来信,70%都谈性问题,不进行性教育能叫关心青少年吗?
  末末:所以说嘛!越是隐蔽不敢说就越会导致不良后果。我到现在还搞不懂呢!
  孙云晓:搞不懂就去看书嘛,就像学功课一样,这是人生必修,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末末:说实话,我对这个问题并不感兴趣。不敢看也不想看。而且我看了,大家肯定会对我另眼看待。
  孙云晓:另眼看待你的人心理可能不正常,不必理他,你看的时候也不必广而告之。想看就看,不想看就不看,需要的时候了解了就行。
  伟哥对孙云晓说:我儿子八岁了,他问我受精卵是如何形成的,我可以告诉他吗?
  孙云晓:完全可以告诉他,就像讲故事一样,可以讲得惊心动魄,可以讲得美妙无穷,只要科学和艺术就行。 伟哥:但他要打破沙锅,他要问精子是怎样跑到卵子里去的呢?
  孙云晓:那你就具体告诉他,说不明白就画图。每个人的出生都是胜利者,都是生与死之战的胜利者,是很了不起的,应当告诉孩子生命是珍贵的。
  伟哥:那他要再问,精子在父体,卵子在母体,那是怎么过去的呢,对不起,我儿子就这样烦人。
  孙云晓:可以讲性交的过程,不要用成人的思维揣度孩子,大人不好意思,小孩儿并无感觉。小孩儿还问自己在妈妈肚子里怎么上厕所呢?这是他们关心的问题。当然,要讲得美,讲得准,讲得形象。

  性教育是终身教育

  一钵:我觉得阳光法性教育应该由国家从上而下灌输。
  孙云晓:是的,国家应当推广性教育,这是一种文明,否则避孕套进校园就成了新闻,青少年的痛苦就无人理睬。
  一钵:我觉得首先应该好好教育思想守旧的成人,如果大人们想不通,那小孩若有这样的思想只会遭到他人的耻笑、不理解。
  孙云晓:是的,性问题越耻笑越封闭,越容易发生问题。有些女孩稀里糊涂就怀孕了,传染了爱滋病也毫无所知,这能不进行性教育吗?
  一钵:我觉得您的这个话题应该针对父母,否则不仅解决不了问题,可能还会引起公愤。
  孙云晓:有这么严重吗?上网的人不会公愤吧?如果多数人满意少数人愤怒没关系,你说呢?
  一钵:可是只是这样讨论并不能起到实质性的作用。
  孙云晓:只能慢慢来,不能太着急。性教育是健康的需要,是幸福的需要,是成长的需要,也是人的包括儿童的权利。
  一钵:要是天底下的父母都像您这么开明就好了。
  孙云晓:我需要和大家一起努力,因为我也有困惑的问题,也没有受过系统的性教育,只是向专家们讨教不少。
  一钵:社会上应该多办一些正规的专为成人而设的关于这方面的辅导班,你说呢?
  孙云晓:是的,应当多多举办,也应鼓励大家去参与。试想,人们如果不好意思接受避孕工具,生活会是个什么样子?
  家有小女对孙云晓说:您能讲一讲不同年龄段应该给孩子哪些性教育吗?
  孙云晓:性教育是终身教育,核心是性观念,如尊重、平等、幸福、权利等等。具体包括性别认同、性生理和心理知识、性道德、性美学、性法律等等。小学主要是性和性别知识,中学主要是性观念和性道德,成人后主要是性美学和性法律等等。
  家有小女:小学阶段的性知识是否也应该有所区分,比如7岁应该知道哪些,9岁应该知道哪些?
  孙云晓:7岁前应知道男女身体的差别,9岁前应知道男女孩互相尊重等等。
  家有小女:父母应该怎样给孩子做出榜样?
  孙云晓:父母相亲相爱,相互尊重,就是给孩子最好的榜样,身教重于言教。父母可以当着孩子的面拥抱、接吻,这都是性教育。
  家有小女:非常赞成您的阳光性教育法。但我真的有一些担心,这样会不会起到教唆的作用?
  孙云晓:即使发生了一些问题,也不是教唆的作用,而是封闭太久的缘故。在一个开放的时代,性教育封闭将导致更严重的问题。
  Lydly对孙云晓说:学校性教育能否采取先传授高年级学生,再以大带小的方法。因为学生之间、或朋友之间的沟通应该很方便。
  孙云晓:这是一个好主意,中国计划生育协会采取了培养大中学生骨干的办法,让他们到同学当中传播,为大家咨询,起了很好的作用,这个办法值得推广。
  Lydly:对于学校,有条件的配备生活教师,在生活中根据学生的不同年龄结构传授适宜的性知识,方式诸多,不只是在课堂上由上课教师传授。
  孙云晓:完全正确,性教育是多种多样的,因地制宜,因人制宜,这才能收到良好的效果。

  好的性教育会提高爱情和婚姻的质量

  Lydly:您的呼唤应让教育系统的生理教师和全国的学生父母都听到,这比谈论性教育更重要!。
  孙云晓:我正在这么做,我已到过80多个城市,讲过上千堂课,一直在呼吁这个问题。其实,父母和老师即使不讲,对孩子理解一些宽容一些,麻烦也会少得多,因为大人横加干涉常常激发矛盾,导致悲剧。
  Lydly:另外,有个问题孙先生别介意:对于寺院的和尚有没有必要进行性教育。
  孙云晓:任何教育都以需要为前提,我不想涉及宗教,应当尊重每个人的选择。
  Lydly:孙先生各地讲课毕竟是有限的,有没有考虑到出版有关性教育的书籍或VCD,这样会惠及更多学生大众。
  孙云晓:我们在考虑,也会促进这方面的工作,我与中国计划生育协会有很多合作,欢迎大家多多参与。
  Lydly:学生正迫切需要正确地、系统地性教育课程。
  孙云晓:完全正确,有的男孩子告诉我自己手淫不能自制,恨不得割去生殖器,其实绝大多数人都手淫过,这是正常的现象,痛苦是愚昧所致。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其实,性教育还有深远的意义,如提高爱情与婚姻的质量,提高人口的质量等等。我主张在高中举办爱情与婚姻讲座,举办优生优育讲座,这对人的发展很有必要。中国每年一百万对夫妻离婚,与性教育差有关系。我知道很多年轻人为性问题痛苦不堪,而实际上是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转变了观念或者采取一点小方法就走出误区,这就是性教育的功能。英国的性教育电视节目,有时候就是一个勃起的阴茎,一会儿戴上了避孕套。我在欧洲看过一次电视场面是生孩子,也是性教育。当然国情不同,中国的性教育要从中国的国情出发,要更加艺术,更加细致。
  末末对孙云晓说:哈哈,如果我父母知道我在聊这些,或许会生气的。
  孙云晓:这是在中青网,你父母应该放心。
  Lydly:现实教育中学校只讲学生的升学前程,却不谈学生的幸福前程。真是学生的悲哀!
  孙云晓:是的,只关心分数,不关心幸福,这是教育的荒废。教育忘了人的存在,还谈什么教育?大概只能培养机器人了,可人偏偏有性。
  Lydly:升学后的学生就快乐吗?就幸福吗?!
  孙云晓:当然不是,没有良好的教育,性可能成为脱缰的野马,把人拉入疯狂的欲海,离毁灭就不远了,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Lydly:如果我作教育工作者,会把教育做的有人性--一切以人为本。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没有性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没有性的教育是不完整的教育,学习和教育都包含了性的内容,我们不应该删除,就像不能删除健康和幸福一样。性教育不仅仅是性知识的问题,如对女孩的不尊重,对男孩的不礼貌,有时就是与缺乏性教育有关。没有良好的性和性别教育,就没有好男孩也没有好女孩。今天的讨论就到这里,在此谢谢大家,晚安!

 
责任编辑: 陈旭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