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4月话题讨论精选之一

新童谣:儿童的表达

——聊天精选之一


  在孙云晓任主编的2001年第1-2期《少年儿童研究》合刊上,刊登了《新校园童谣31则》,引起了社会大讨论。为此,本网站于3月7日晚8点特别增加了这次关于校园童谣的讨论。下面是本次聊天记录的精彩部分。

  新童谣之争:揭开冰山一角

  孙云晓:各位网友晚上好,今天我们提前见面了,为的是讨论一个新话题“怎样看待校园童谣”。 我没有想到,在我主编的《少年儿童研究》上发表“新校园童谣”,会引起一些校长及父母的激烈反对,成了一个社会新焦点,欢迎大家发表意见。今天的《北京青年报》21版整版介绍了“新童谣”引起的争议,可能会让读者感兴趣。关于童谣之争,在我的网站上有更详细的介绍,欢迎大家浏览。 孙云晓对子欣说:欢迎子欣,你看到“新校园童谣”了吗? 子欣微微笑的说:看了!我认为成为焦点倒是一件好事!这说明大家在思考。 孙云晓:是的,我也这么想,但是希望不要走入误区,因为一个合理的反应也可能被打入冷宫。 子欣:您说的有道理! 孙云晓:童谣现象引起争论,这在中国还是很少有的事情,而实际上很有必要重视,因为这是孩子在说话,在表达自己的心声。 子欣:是啊!现在的父母只关心孩子的学习。 孙云晓:我预感,关于童谣的争论仅仅是开始,犹如冰山一角。是的,许多父母只关心孩子学习,看到这些童谣自然会大惊失色,因为不了解孩子。 子欣微微笑的说:所以这篇文章才引起了这么大的轰动! 孙云晓:引起轰动至少说明还有希望,社会的空气还有宽松的一面,如在“文化大革命”中就什么都不能说了。 子欣:是啊!现在可以说是言论比较自由! 孙云晓:是的,我们可以自由的讨论。我一向认为,发现儿童和解放儿童是教育的神圣使命,“新校园童谣”正是为此而做的。 Yiran对孙云晓说:这些新校园童谣真有意思! 孙云晓:是吗?请谈谈你的具体感受。 Yiran:我觉得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孩子们的心声。其实即使是成年人也有这样的过去。 孙云晓:我也这样认为,但是,为什么今天的成年人就不能理解了呢?甚至都不能容忍,我感到很可悲。

  生活本来就不是一种颜色

  诤言对孙云晓说:许多媒体都在争相报道童谣现象,我想听听您对这些媒体报道的看法? 孙云晓:媒介的报导反映了不同的声音,让读者自己去辨别,这是一个进步。但是,有些媒介也不动脑子,却使用话语霸权,也令人遗憾。 诤言:有些人匆忙而武断地否定新校园童谣,是什么原因呢? 孙云晓:主要是不了解孩子,习惯了旧思维,习惯了纯净化的教育,而纯净化的教育是脆弱的教育。过去很多人毕业后都有受骗的感觉,很不适应社会,正是这种纯净化教育的恶果。  诤言:只能说这些媒体太不负责任了!没能正确的看待问题! 孙云晓:多数媒体还是想负责任的,不能正确看待问题与水平有关。不懂儿童,不懂教育,不懂儿童文化,怎么评说“新童谣”呢? 诤言:怎么让孩子的父母们正确的面对这些问题呢? 孙云晓:最朴实的办法是将心比心。当我们有压力的时候,发发牢骚是一种宣泄,孩子压力比我们大,唱唱童谣何罪之有? 诤言:看来是我们自己本身也存在一些问题。我们应该更深入的了解现在的儿童! 孙云晓:其实童谣只是一个现象,儿童世界比我们想像的复杂,我们了解的顶多只有十分之一,这是很危险的。 诤言:就是啊!我们应该更深入的了解他们,对他们的想法表示理解! 孙云晓:不了解孩子就很难教育孩子,这是一个最基本的道理。 诤言:我现在也感觉孩子的想法很让我吃惊! 长海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好!我看了最近的报道,感到您又一次卷进了旋涡,但我 很佩服您,我觉得杂志刊登这些童谣是很好的。 孙云晓:谢谢你的理解,可是也有些人恨死了,恨不得让我们的杂志办不下去,这或许说明展示儿童真实状况的艰难。 长海:我是一个教师,教小学生,我们班学生都看了这些童谣,他们觉得好玩,我作为教师也觉得没什么,我以前也听他们说过类似的童谣。 孙云晓:你是一个宽容的老师,我向你表示敬意,以平常心对孩子,并不容易做到。 长海:我和我的学生们关系很好,他们经常和我开玩笑,还帮我找对象呢。我觉得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说一些混话是很正常的,我们成年人不也经常说一些民谣吗? 孙云晓:细看这些童谣,有些很有水平,反映了当代少年儿童的优良素质。面对压力不是崩溃,而是调侃,而是反抗,不是很了不起吗? 长海:这次刊登的童谣,也有父母和我反映,说太不适合儿童了,但我觉得,害怕的父母是因为他们总想给孩子最纯洁的教育,想把孩子锁在真空里。 孙云晓:是的,“混话”是生活中的调味品,自有其用处,不必过于计较,生活本来就不是一种颜色。我理解父母的心情,可从真空里出来的孩子还能经风雨见世面吗? 长海:就像人不能永远喝纯净水一样,是吗? 孙云晓:是的,纯净水经过27道过滤,缺了太多的微量元素,尤其不适合儿童。 长海:一些学生曾经跟我说过,他们早就会这些童谣了,有的还更好玩的。 孙云晓:孩子们唱的童谣至少有一万首,我们应当有点承受能力。连孩子的心声都承受不了,就不要当老师和父母了。 长海:可是,我觉得我的许多同行们就有些承受不了了,刚看到这些“新校园童谣”的时候,有些同行的脸都阴了。 孙云晓:脸阴了说明动心了,也说明太不了解孩子,希望这些朋友让脸放睛,去倾听孩子的心声。

  孩子的眼睛比童谣更厉害

  生活的颤音对孙云晓说:成年人为什么会那么害怕这些声音?不是老说童言无忌吗?我觉得我们应该反思一下自己身上有什么问题。 孙云晓:童言无忌是教育者的座右铭,可我们很多人都忘了,甚至在制造集体失语。 生活的颤音:我想也许从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我们教育存在的问题。 孙云晓:中国教育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不了解孩子,却以为很了解孩子。如很多儿童出版物都自吹自擂,孩子却批评说“弱智”,这不令人深思吗? 生活的颤音:不怕您不高兴,我的一些学生也说你们刊登的童谣太弱智了,他们说他们还有更酷的。 孙云晓:我很高兴,我也觉得我们弱智,真希望了解更多更酷童谣,希望得到您的帮助。 生活的颤音:以后有机会我收集一些寄给您,不知您还敢不敢刊登?不怕被停刊? 孙云晓:欢迎你寄来,我们会用较好的方式处理。好吗?我不想谈论停刊的问题,改革开放的中国不会这样对待一个儿童研究刊物吧! 六月雪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我觉得学生们也有很多的无奈,您说是吗?我觉得这些童谣也是学生们对生活中压力的一种发泄。 孙云晓:是这样。童谣也像安全阀,放一放气有安全作用,这是一个社会常识。 fly:我认为成年人应该正确对待这个问题,如果我们成年人连听孩子说话的勇气都没有,那么还有勇气面对孩子的眼睛吗? 孙云晓:说得太妙了!孩子的眼睛比童谣厉害,可有多少人去注视呢? fly:我觉得这其实是一场新的较量,儿童与成年人之间的较量,新观念与旧观念的较量。 孙云晓:是的,这是一场较量,是两种观念、两种文化的较量。 Aa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认为这种童谣主要是比较上口,孩子们才学。 孙云晓:有这个原因,但更主要是让他们解气,读了心情会好一些,得到一点安慰。 青鸟对孙云晓说:“新校园童谣”可以说是新时代的产物! 孙云晓:是的,诗人说没有童谣就没有童年,童谣是一面镜子,照出了社会,照出了人生,照出了童年。 青鸟:我们不可能改变这些新童谣,但我们可以从这里了解孩子们的思想,从而正确的引导他们!我们不可能改变它,但我们可以从这里了解孩子们的思想。 孙云晓:是的,孩子的童谣大人改不了,也没有必要改,它是成年人的情报。 青鸟:但上面的有些东西不能提倡。我们知道您的用心良苦!希望大家都能明白您的一片苦心!能够正确的引导孩子! 孙云晓:谢谢,解决问题当然要斗智斗勇,而不可盲目蛮干。 青鸟:其实,老师、父母应该好好反省一下!孩子说出这种话来,并不是他们的错误! 孙云晓:“新童谣”引起争议,其价值远远超出一个杂志,而成为一种文化现象和社会现象,这是很有价值的。 青鸟:我们也不应该回避这些问题(新校园童谣),摆在显眼的地方很好,使社会上的人都能引起注意!孩子说出这些话来!正是有些老师不负责任的表现!其实这只是孩子们内心的一种发泄而已,不必要太紧张了,这是人的正常现象。

  不要剥夺孩子表达的权利

  Asd对孙云晓说:我是一个孩子的母亲,我的孩子对童谣非常感兴趣,那天回家满脸放光,说了好几段给我听,刚开始我挺生气的,但后来一想也没什么。 孙云晓:您的心态很健康。 Asd:我和孩子一起读了一些童谣,还给他背了一些自己小时候经常说的童谣,孩子很高兴。 孙云晓:您是一个好母亲,欢迎你写下您的体会,寄给我们发表,好吗? Asd:好的。我的一些同事却不这么看,我在办公室里说了这些童谣,他们如临大敌,说我是非不分,竟然教孩子这个。 孙云晓:这正说明要为孩子改造成年人的世界,大人紧张兮兮的,孩子能不害怕吗?其实,让孩子乐一乐多么好呀!孩子的快乐胜过书本,甚至胜过教育。快乐的孩子就是健康的孩子,愁眉苦脸的孩子可能是问题儿童。 Asd:我的孩子说他们老师已经在班级里禁止大家说这些童谣了。 孙云晓:我理解老师的用意,但这是一个不明智的做法,历朝历代连皇帝都禁不了童谣,你禁它做啥?大禹治水成功在于引导,而不是堵塞。 Asd:老师觉得孩子说这些童谣就没法教了。 孙云晓:说恰恰相反,回避这些童谣,教育就是苍白的教育。简单的教育,复杂的对象,是教育失败的重要原因,我们不能重蹈复辙! Asd:我的孩子说他们老师就经常在课堂上扔飞镖。 孙云晓:扔飞镖的老师最害怕孩子唱童谣,因为童谣就是唱给他听的,是一些不合格老师的漫画。 Asd:孩子还说老师要真上吊了就好了,他们就不用上课了。 孙云晓:那是气话,不是孩子的真心愿望,我们千万别冤枉了孩子! Asd:这些话都不敢让老师知道,不然我的孩子恐怕要转学了。 孙云晓:可怜天下父母心。对孩子的话要听话听音,听到心灵的声音,自然要用心去听。 Asd:我是比较惯孩子的那种母亲,孩子有些无法无天,但他比较和我说心里话。孩子说一些童谣,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孙云晓:惯孩子、孩子无法无天,是一种表面现象,而实质上也许是一种成功的教育,是民主的另一种说法。我们研究发现,民主型的家庭孩子成才率最高。 Asd:可是孩子说话就比较随便,经常回来说老师的坏话。 孙云晓:这也和说童谣一样,在宣泄心中的郁闷和困惑。当然父母要帮助孩子分析,使其慢慢理解,选择适当的对应之策。 Asd:我觉得你们的杂志应该继续刊登童谣,只要是孩子的声音,都应该登。 孙云晓:谢谢,我们会这样做的,会做得更好。 Asd:如果仅仅刊登一些正面的童谣,孩子就不会这么感兴趣了,他感兴趣,是因为他觉得发泄了不满情绪。 孙云晓:说有道理,消极的童谣对孩子有宣泄作用,有保护作用,这是被心理学证实了的现象。 Asd:那么你们还会刊登消极的童谣吗? 孙云晓:会登,但要加一些分析,引导孩子也学会分析,这样好吗? Asd: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不让孩子听到反面的声音,是剥夺了孩子、表达的权利。 孙云晓:是的,新童谣正是儿童的表达。尽管这些表达在成人眼里不完美,甚至有些消极,有些另类,,但这是他们的权利。儿童生下来就是一个权利的主体,与成年人是平等的。儿童有表达的权利,也有让大人听其表达的权利。这是一个值得全社会重视的问题。可是,千百年来谁承认儿童有权利?关于童谣的讨论一个关键点,就是儿童的权利,谢谢你提出这样的问题。

  国民素质急待提高

  孙云晓:欢迎黄金鸟老朋友,你有什么想法吗?愿闻其详。 黄金鸟:孙老师,我最近遇到一个怪现象,就是很多父母目前对于孩子受教育问题只是保证义务制教育,并没有为孩子创造更多的接触新事物的机会。像这种家长我如何去劝导他们? 孙云晓:这是观念落后的原因。中国人平均受教育八年,相当于初二学生,文明程度偏低,这是许多麻烦产生的原因。 黄金鸟:有些孩子确实很好学,但是由于父母的原因无法去学习他们感兴趣的东西,我觉得这实在有点可惜。 孙云晓:不能着急,只能摆事实讲道理。值得欣慰的是,中国的父母太爱孩子了,你真为他的孩子好,有些话他会往心里去的。 黄金鸟:现在在开人大、政协两会,在教育方面我觉得我们政府也是一味的重视考试,并没考虑到孩子们课余时间去学习其它方面知识。 孙云晓:人大政协很关心教育,这是中国的希望所在。只背书本的教育将使孩子考不上大学,这一事实将使国人惊醒。 黄金鸟:所以,我觉得,应该有人去呼吁,至少不应该让现在的学生只会背书本。我这里有一个例子,是美国微软的MCSE认证,这项考试相当有难度,但是对于中国人来说不算什么。可是,我有几个朋友去国外找工作,却很难,原因是只有理论,没有实际经验,我想这是因为我国教育体制上的缺陷吧。 孙云晓:学会做事是21世纪教育的四大支柱之一,没有实际能力的人很难有出路,在国外更是如此。中国培养了太多这样的人,教育体制是根本原因。 黄金鸟: 我现在已经有了几个侄子和外甥,他们有时和我聊起这方面的问题,我很难给他们解释。 孙云晓:据教育部高层消息,今后高考将发生重大改革,重点考察考生的接受高等教育的能力,而不是考察中学知识学得如何。因此,死记硬背将成为历史,成为考不上大学原因之一。 黄金鸟:这就好,不过我觉得政府还应该对父母进行一些教育。目前,很多父母还很保守。 孙云晓:是的,所以全国在大办父母学校,狠抓家庭教育,这是必要的,对中国这个国民素质较低的国家,尤其必要。 黄金鸟:小的时候,我的暑假和寒假是在居委会和同学们一起度过的,现在大家都住进高楼大厦里了,这种活动的天地就越来越少了。 孙云晓:日本人将城市称为混凝土的密林,这给教育带来了困难,中国现在也面临这样的挑战。 六月雪:我觉得中国的教育在世界上是最好的基础教育。在美国,基础教育的实施力度远远低于中国。在美国的中国学生,有着绝对的优秀的学习毅力和学习自觉性。 孙云晓:未必,在知识的扎实方面有成功的一面,但人格教育有重大缺陷。比如,让多数孩子厌学、不懂礼貌、缺乏责任心等等。

  童谣撼动的是威严的成年人世界

  陈玫:孙老师,您做的是一件伟大的事情,是您在唤起国人的惊醒! 孙云晓:伟大说不上,或许可以说是一个开端,但愿引来的是春天而不是冬天。 陈玫:我想肯定会像现在的天气一样,虽说时常的刮些大风,但随之而来的是阳光明媚的春天! 孙云晓:对极了。就是冬天来了也没关系。诗人雪莱说过,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陈玫:哈哈!你可真够乐观的!希望中国的教育制度能尽快的改变,提高人们的素质! 展望:冒昧地问一下,得到这样的评价(我是指在童谣这件事上对您的杂志持批评态度的),是不是觉得很委屈呢? 孙云晓:个人委屈是小事,推动了社会进步是大事。 展望:你很大量啊!一点都不介意别人的误解!真不愧是儿童教育方面的专家! 孙云晓:21世纪是一个误解的世纪,并因此而有更大的进步。社会进步越快,误解越多,矛盾越多,这就是代价。 展望:海量!海量!希望国人都有您这种无私的奉献精神!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小小几句童谣,居然撼动了庞大的、威严的成人世界,世纪初年的春天留下了一个千古话题,令人感慨万千。我只希望我们能对得住21世纪这个非凡的百年。谢谢各位网友的支持,今晚的讨论延长了20分钟,收获很大。本月16日晚20:00-21:30,我们按计划讨论《我眼中的日本同龄人》。关于“新童谣”大家如果有兴趣,也可以继续讨论。祝大家晚安!

 

 
责任编辑: 楮家炜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