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4月话题讨论精选之二

谁若小瞧小孩子,他比孩子还要小

——聊天精选之二


  孩子当中有很多高人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晚上好,我们又见面了,我从北京的郊外赶回来。今晚我们继续讨论《新校园童谣》现象,因为上一次由于技术原因,许多网友进不了聊天室,所以今晚再次讨论这个问题,欢迎大家畅所欲言。 孙云晓对子欣说:欢迎子欣。我真没想到,小小童谣会引起全社会的震撼,真值得反思。 子欣微微笑的说: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校园里风靡的“童谣”原来另有高人所作!刚开始我听班上同学说讽刺性和诉苦性顺口溜时,还佩服得五体投地呢!! 孙云晓:在孩子们当中有很多高人,他们编的童谣水平之高让人难以置信,比如:《常回家看看》一首又长又有味道,真应刮目相看。正如陶行之所说,谁若是瞧不起孩子,他比孩子还要小。 子欣:我现在都不知道怎样和这些孩子接触了!
  孙云晓:这也许就是成人不了解少年儿童的原因。 小河清清:您好,很高兴能够就童谣的问题和您讨论。我想知道童谣的事情现在怎么样了? 孙云晓:多数专家和教师都持理解和赞同的态度,而学生的父母们也日趋宽容,让我深感欣慰。 小河清清:通过这段时间的争论,孙老师您认为什么是最值得总结的? 孙云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是我最深的感受。我主编的《少年儿童研究》因父母欢迎而红火,因父母的反对而坎坷,教训很深。 小河清清:您主编的杂志给了我们父母很多受益的知识,非常感谢您。
  孙云晓:谢谢。我们本想更好的服务,所以发了《新校园童谣》,不料大水冲了龙王庙,让许多父母勃然大怒,险些与我们断交。 小河清清:请问现在是不是有很多学生给你们的杂志投稿说童谣的事情?我儿子还能说出来很多,比你们杂志上刊登的还厉害。 孙云晓:是的,我们收到大量的学生来稿,他们记录的童谣无奇不有,令人感概万千。我想儿童中流行的童谣至少也得有几万首,可是许多大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让人悲哀。

  童谣起到了代际沟通的良好效果

  曦子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孙老师你好,我是一名初三学生,今天特意来的。 孙云晓对曦子说:欢迎你,学生对童谣是非功过最有发言权,欢迎你说说看法。 曦子:我觉的一些老师和家长,哦,应说父母了,他们的观念应改变。 孙云晓:是的,两代人应该相互学习,共同成长。 曦子:我认为我们比较幸运,拥有几位开明的老师,这是教育的进步,这种开明应该大大普及。 孙云晓:同意,开明的老师是孩子的天使。  曦子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请问如何才能见到那些童谣,我的同学们一定很喜欢。但班主任就不一定了。 孙云晓:是的,他们怕孩子一看这些童谣学坏了,其实孩子哪有那么脆弱?读这些童谣只是开心而已,根本不可能学坏,大人何必杞人忧天? 曦子:我们有一位很棒的英语老师,但她把我们想像的很单纯,她眼里不能容沙子,我们很难和她沟通。 孙云晓:是吗?老师也是人,谁都有一个成熟的过程,能给予理解最好。单纯的人也有很多可爱之处。 曦子:而且理解是相互的更好对吗? 孙云晓:是的,理解是相互的,大人跟孩子之间也是如此。 曦子:有许多青少年流行杂志上也利用童谣,或幽默的改编歌词,都很受我们欢迎,但在一些老师看来是禁书,我认为您的观点应尽快普及。您有很实用的普及途径吗? 孙云晓:这次童谣大讨论起到了代际沟通的良好效果,但这需要一个过程。我的普及途径很多,我也会尽力而为之。

  很多父母和老师生活在恐惧中

  末末对孙云晓说:那些童谣全部出自你之手吗? 孙云晓:不,那些童谣全部出自孩子之手,而我们只不过收集来并发表出来。 末末:那些童谣同学们传的很厉害呢!没关系,童谣嘛!反映了孩子们的心声,不用去管父母们如何看待,只要内容健康就好。 Lydly对孙云晓说:我觉得成人不必因为在《少年儿童研究》发表了《新校园童谣31则》而争议,应该找找这些童谣为什么在孩子们中间广为流传的原因。找出这些原因,加以引导,这才是首要的任务。 孙云晓:是的,不了解孩子是今天家庭教育困难的主要原因之一。其实,另类童谣之所以流传,是因为压力太大,亲情太少,环境太糟。有些全国人大代表认为,童谣是孩子们在宣泄压力,是向教育敲响了警钟,这是一个科学的判断。 Lydly:我相信这些童谣成年人是无论如何也编不出来的。
  孙云晓:完全正确,大人想都想不出来,所以要向孩子学习。 Lydly:对于孙先生的做法,我表示理解与支持,这使我想起了大禹治水成功的做法。 孙云晓:谢谢,童谣就是洪水,要引导而不能硬堵。  Lydly:新校园童谣在孩子们中间广为流传,一定有它的原因。直到在《少年儿童研究》发表了才引起关注,这说明平时成年人对儿童的关注程度!在抨击《少年儿童研究》发表了《新校园童谣31则》的同时,成年人应该扪心自问:我了解少年儿童吗? 孙云晓:是的,我们对孩子的了解不过万分之一,却以为很了解了,童谣只是冰山一角。如果把孩子的生活真相都展示出来,可能会把有些父母和老师吓死。我们很多父母和老师生活在恐惧中,比孩子更像一个纸人,这就是悲剧的原因。 Lydly:我建议孙先生不应只有教育梦想,只做一个教育改革的呐喊者,而更应做出教育实践,因为孙先生认同现代教育理念--这正是拯救学生于水火之中的良药。  Lydly:中国有一部分人就是这样:问题明明存在,当别人发现的时候,他却来抨击你,而不去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孙云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也是正常现象。 Lydly:我认为你们杂志应该征集少年儿童的童谣。 孙云晓:我们正在这样做。不过也让人遗憾,一征集童谣往往来了一些无聊的童谣,没 人会喜欢的,却有那么多人在写。所以,要反思流行童谣的魅力所在。 Lydly:这些童谣学生以后还是要唱的,孙先生有没有什么话要说对学生说的? 孙云晓:爱唱就唱,爱说就说,就像鸟在叫,水在流,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非常正常的,我们没有必要瞎操心。

  孩子的地位只是表面上很高

  晓晴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请问,您是如何看待“六十分万岁,少一分难过,多一分浪费”这句话的? 孙云晓:欢迎晓晴老朋友,听话听音,这句话反应了学生的消极态度,但也可以理解,因为应试教育把人折磨得太苦了。 晓晴:您认为,学生对于不喜欢考试而编造出一些校园童谣,您同意这种童谣的存在吗? 孙云晓:这是不以人的意志而转移的,就像一座山或一条河,能因为你喜欢或厌恶就不存在吗? 末末对孙云晓说:要是学生都向着60分得目标冲刺或许就不太好了。 孙云晓:是的,学生当然应该争取较好的成绩,养成探索不止的精神。不过当孩子厌学的时候,我们应当想一想原因何在。 末末:或许不是要讨论父母是否开明,是否允许新童谣的出现,而是因此要减轻孩子的学习负担。 孙云晓:对,减轻负担,还孩子以快乐,另类童谣也许会变成幸福童谣,因为童谣是童年的一面镜子。 末末:太多的父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连假期都要逼迫孩子学习,所以使孩子有了逆反心理。 Benjaminyang对末末微微笑的说:我们不能要求所有的父母觉悟都超高。 末末对孙云晓说:当然,只是希望他们有较高的觉悟,因为加重孩子的学习负担也不一定就有好的学习效果。 末末:你接触的新童谣是不是都是讽刺老师和父母的呢? 孙云晓:另类童谣并非都在攻击老师和父母,而是各类生活的反应,只是有些老师和父母伤害孩子严重,孩子无奈之中编了顺口溜发泄不满,这是可以理解的。 yiran对孙云晓说:为什么成人就可以发泄自己的苦恼、不满,孩子仅仅是编几首童谣就引起大人的恐慌呢? 孙云晓:在中国,孩子的地位表面上很高,其实很低。有多少人尊重孩子的权利呢?有多少大人认为自己和孩子是平等的呢?他们觉得自己保护孩子就行了,唯恐孩子弱不禁风,似乎孩子是个纸人。

  中国太需要陶行知这样的老师

  伟哥对孙云晓说:我们湖南的《三湘都市报》好像对你进行了批评。 孙云晓:湖南报上的批评我没看到,但是批判我们的报导多了,他们以为自己是在保护孩子,而其实未必如此。 Benjaminyang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少年儿童研究》的做法也是在为孩子们争取一次平等的话语权。 孙云晓:压力越大,反抗越强烈,另类童谣就越多,这是孩子们在保护自己,在使用自己的权利,难道我们不允许吗?小孩子没有说话的权利吗? Benjaminyang:孙老师,您一般通过哪些渠道了解孩子呢? 孙云晓:我经常收到全国各地孩子来信,也常到学校去走一走,还有一大批教师朋友,所以我信息很灵,与孩子心相通。 Benjaminyang:说到实践,陶行知办晓庄师范,用师范教育改革整个教育,可现在好像没人干了。 孙云晓:师范教育很重要,但师范教育不能决定整个教育的命运,因为教育体制的作用更为关键。 Benjaminyang高兴的说:太精辟了!!! 孙云晓:说到陶行知,我非常佩服他,他是尊重孩子的楷模。他编了很多顺口溜,与孩子们的编法差不多,情绪一样激烈。 Benjaminyang:我也佩服陶先生,他脱下西服,穿上草鞋,到农村去,现在谁有这个勇气?现在农村最需要高素质的老师。 孙云晓:中国太需要陶行知这样的老师,可是知道陶行知教育思想的人并不多,还不如外国教育家有名,这真是一个奇怪的现象。 Benjaminyang对孙云晓号啕大哭:对不起,我妈让我去吃饭! 孙云晓:天哪,你没吃饭吗?那还是快吃饭吧!5月11日晚上我们还可以再聊,别让妈妈着急,除非你能说服了她。 小河清清对孙云晓说:我认为今后你们可以在这方面做些研究,很值得的。 孙云晓:是的,我正有这样一个计划。

  首先要成为孩子的知音

  Xiaoshitou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好,因为望子成龙心切吧,所以让孩子早上了一年学,现在学习有点吃力,我想问你一下,是让孩子跟着上好呀,还是再上个一年级好?谢谢,期待着你的回答! 孙云晓:一切从孩子的实际出发,如果孩子太累,不如再上个一年级,因为轻松愉快的学习才能使人热爱学习。  Xiaoshitou:请问孩子早上了一年学好不好? 孙云晓:一般来说不好,如果孩子特别超常,学习上吃不饱,才可以考虑早上,否则她会疲于应付,不利于长远发展,还是游刃有余好些。 Xiaoshitou:如果再上个一年级的话,是否孩子要承受大的压力,例如退班生呀……有没必要换个环境? 孙云晓:如果方便换个环境,也可以换,但主要是对孩子讲明白,这是为了更快乐的学习。 Xiaoshitou:是否要从小给孩子灌输考大学的思想? 孙云晓:太早了不好,童年的快乐至高无上,干嘛让他小小年纪发愁呢?考大学的事上中学后再考虑也来得及,否则可能得不偿失。 Xiaoshitou:我家的孩子学习老是三心二意的,精神不集中,我应该怎样教育他? 孙云晓:教育孩子的前提是了解孩子,你的孩子是什么原因?原因不明,不好下结论。一般来说,要看看孩子是不是太累了,或是碰到了困难,要给予他帮助,而不是训斥,对症下药才对,宽容一些或许效果更好。 Xiaoshitou:我们家的孩子没上过学前班,而且是早上一年直接上的一年级,也许有点急于求成了,所以他对“学习”还没有一个理解,想想当时实在是大人考虑不周,但现在这面临这情况,我该怎么做呢? 孙云晓:从哪里跌倒了就从哪里爬起来,既然太累了就让孩子放松一下,降低要求使孩子有一个调整的机会,如果要求适当再加以鼓励,孩子会走向正常的。 Xiaoshitou:现在问起孩子的远大的理想的时候,他的回答总是离我的愿望距离很远,我们应该怎样引导他,让他把学习放在首位呢? 孙云晓:首先要成为知音,如果不是知音很容易谈起话来风马牛不相及,孩子应把快乐放在第一位,越是小的孩子越需要快乐,你同意吗?

  从异常现象到正常现象

  晓晴:现在的校园里有很多童谣,有的让同学高兴,有的让同学过耳不望,而却没有让父母和老师高兴或过耳不望的,请问,您怎么看待? 孙云晓:这是好现象,有童谣相伴的童年就不那么寂寞了,大人们应该高兴才对,否则真是对牛弹琴。高山流水知音情,那该多么好啊! 曦子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请问5月11日会谈什么? 孙云晓:5月11日讨论《呼唤阳光法性教育》,这是第一次讨论性教育问题,希望大家勇敢参与。 曦子:说一定来。我的母亲也会参与,她就在我身旁。 孙云晓:向你的母亲问好,她有什么看法?欢迎她发表意见。 曦子:孙老师,我现在的生活学习状态基本正常,但我经历了一次非常艰难的由长时期失败向成功转变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母亲对我的教育较宽松,但在我十分需要她帮助时,往往得不到鼓励,它使我有了很强的自我教育能力,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孙云晓:祝贺你的成功,自我教育是真正的教育,靠自己的力量站立起来是真正的巨人,不必对别人包括对父母期望过高。 曦子:谢谢。 小河清清:孙先生,请问您认为今后童谣的问题会怎样发展? 孙云晓:会由异常现象变为正常现象,理解的人越来越多,孩子的心态越来越放松,而社会越来越和谐。这是一个正向的趋势。 小河清清:为什么无聊的童谣有那么大的魅力? 孙云晓:有魅力的童谣都不无聊,它总是在某个方面非同一般,如:结构、用词、想象,特征等等,其实是一门艺术。 小河清清:可是这些童谣在老师眼里不是很无聊吗? 孙云晓:因为老师变得无聊了,所以看孩子也无聊。要么就是老了,而且是心老了,所以看着儿童毫无欣赏之意。 小河清清:看来教师保持童心很重要,是吗? 孙云晓:是的,每个人都保持一颗童心,这个世界才是年轻的,才是充满希望的。童心是诗、是真情、是爱,是真正的生命力。 小河清清:教师怎样才能保持童心? 孙云晓:向孩子学习,与孩子一起成长,这是年轻的秘决。 天才来了对孙云晓说:您觉得什么是我们应该做?又是有意义的?而且还是快乐的? 孙云晓:勇敢的追求自己的梦想,大胆的说出自己的语言,马上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只要不妨碍别人。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今天的讨论又延长了12分钟,感谢大家的热情支持。5月11日晚20:00-21:30,我们讨论一个刺激的话题《呼唤阳光法性教育》,欢迎大家参与,这是一个富有挑战性的话题,我等着大家。晚安!

 
责任编辑: 楮家炜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