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1月聊天记录精选

让孩子独立面对一份责任

——11月聊天记录精选


秘密是长大的营养品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提前到了,欢迎大家参加《没有秘密的孩子长不大》话题讨论。海南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在本期“最新话题”里面提出了一个很大胆的话题,但这个话题我看了以后很担心,生怕我的孩子也看了这个话题,要向我保守一些可怕的“秘密”。我想,如果孩子都有秘密的话,恐怕我们这些做父母的就更难做了。孙云晓:许多成年人都有和您一样的心态,做父母的和当老师的往往希望孩子像个水晶人一样,是个透明体,这实际上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好的。 海南:我的孩子今年16岁了,正是有秘密的时候,她连打电话都怕我听见,还经常用外语和同学说一些什么。您说面对这种情况,我能不感到恐慌?孙云晓:其实您的孩子的表现是正常的,16岁的孩子进入了封闭期,要独立的交往,要有自己的秘密,这是他长大的需要。我非常理解你的担心,但是如果一个孩子没有任何秘密,他怎么能够独立承担责任呢?因为所谓秘密,有时候就是独立面对一份责任。海南:可是,我还是想不通,为了培养孩子的责任心,就应该允许孩子有秘密,那么,孩子还能安全?孙云晓:秘密有时意味着朋友间的承诺,如果不能遵守秘密,就可能失去朋友,而失去朋友对孩子的成长是不利的,也是不安全的一个因素。海南:我觉得朋友之间可以有秘密,但父母和孩子之间不应该有秘密。记得我的朋友曾经遇到这么一件事情,她的孩子不小心怀孕了,但孩子对她保守秘密,结果差一点丢了性命。您说,这样的秘密该守?孙云晓:不应该,这是有危险的秘密, 父母做为监护人自然应当过问, 并采取有效措施。但是孩子为什么不愿向大人说出这个危险,也值得我们反思,最重要的是建立信任培养亲情。海南:看来,我们的确很有必要反思一下我们的教育方法了。
  szfang89对孙云晓说:为什么有些父母不让自己的孩子有秘密?
  孙云晓:父母怕孩子有危险,不相信孩子,所以不允许孩子有秘密,这其实是不可能的。szfang89:当孩子与父母之间产生隔阂怎么办?
  孙云晓:教育孩子的前提是了解孩子,了解孩子的前提是尊重孩子,这可能就是最好的办法。Anna:孩子一定要有自己的小秘密吗?
  孙云晓:孩子不一定非有秘密,但要长大,就不可能没有秘密,秘密是长大的营养品。Gx对孙云晓说:请说一说孩子为什么要有小秘密?
  孙云晓:有秘密是独立的开始,秘密使生活变得神奇,这对孩子的成长有好处,他会意识到自己不简单,这就是长大。Gx:为什么孩子没有秘密就长不大?  孙云晓:因为没有了秘密也就没有了独立的责任,而一个不独立的人是永远长不大的。

  了解孩子并不等于掌握秘密

  Meimei对孙云晓说:您对待自己的孩子也是这样开明的吗?也就是说,您也允许您的孩子有自己的秘密?孙云晓:说实话,我也担心孩子秘密多了会出问题,但我尽量尊重孩子的秘密,如果没有危险我是不会过问的。 Meimei:可是有许多时侯存在危险你并不知道,当你意识到时它可能已经发生了,这是很难掌握的。孙云晓:反过来想,如果孩子的一切秘密都必须告诉大人,那么他就难免产生依赖,就像生下来那一根脐带长长的永远剪不断,那还是一个独立的人吗?海南对孙云晓说:可是,如果父母不知道孩子的秘密,怎么会知道孩子是否处在危险当中呢?所以,我认为父母必须了解孩子的秘密,至少是绝大多数秘密。孙云晓:了解孩子并不等于必须掌握孩子的全部秘密,而是知道孩子做事的特点与规律,如果你确实意识到了孩子面临危险是可以采取必要措施的,但要小心,不要误解了孩子,低估了孩子,那会让孩子产生一种不被信任的感觉,会对教育产生障碍的。海南:作为父母,我也很希望自己的孩子有责任心,但是当今社会这么复杂,我宁愿先让孩子安全地长大,然后再培养责任心,如果孩子不在父母监控的范围内,我会很担心。相比之下,我认为安全长大比责任心更重要,您说对吗?孙云晓:未必如此,一切都是从童年开始的,如果长大了还没有责任心,这个课是很难补的,从童年抓起犹如在春天播种,怎么可以误了季节呢?海南:您说的很有道理,但我认为在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时候,我宁愿放弃孩子的责任心,而更关注孩子的安全。孙老师,您认为孩子的安全和孩子的责任心相比,哪个更重要?孙云晓:我们习惯于说安全第一,可是没有责任心的安全能第一吗?我有些怀疑。其实这两者并不是对立的,应当同时培养。海南:我记得您以前曾经说过了解孩子的前提是尊重孩子,道理我明白,可是怎样才能知道孩子做事的特点和规律呢?如果孩子不愿意告诉我她的一些事情,那么我只好偷看她的日记了。孙云晓:我们的调查显示,26%的父母偷看孩子的日记,使孩子非常愤怒,偷看并不是真正的了解,而是一种下下策。当孩子像八路军对付日本鬼子一样,这教育可就麻烦了。海南:那么请问我应该怎样了解孩子做事的特点和规律呢?我现在真的有些束手无策,孩子大了不由娘,她甚至说我是“傻缺”,就是傻冒和缺心眼的意思。您说我们这一代人是不是真的落伍? 孙云晓:我们有落伍的危险,信息时代让孩子如虎添翼,却动摇了父母的权威地位,不抓紧学习怎么行呢?甚至还要向孩子学习,与孩子一起成长。

  让孩子有一片自己的“野地”

  李冰对孙云晓说:孙老师,16岁已经接近成年,您不认为是这样吗?
  孙云晓:是的,16岁是准成年人。
  李冰:所以应该尊重他们,不要让他们觉得被俯视。
  孙云晓:当然,秘密有时和隐私相联系,两代人应当相互尊重对方的秘密。李冰:我的意思是不要苛求所谓的理解,自然地对待他们的长大,在适当时给予一些认可是必要的。刻板地沟通是无效的。孙云晓:完全同意,我采访冰心的时候,她说让孩子像野花一样自然成长,多么精辟啊!李冰:说得真好!野花应当长在野地里,所以为孩子创造一片“野地”是最为重要的。孙云晓:精彩!所谓野地就是自由的成长空间,民主的空间,信任的空间,允许他有自己的秘密。教育要自然和谐,也就是遵循规律,才会有真正的效果,否则适得其反。你同意吗?李冰:同意,但是什么是规律还有待于探索。现有的“规律”是有一定作用的,有胜于无。不过要做的工作还很多,在这方面,您是很热心的,应该多培训教师。孙云晓:我历来认为,比提高父母素质更为重要的是提高教师素质,因为教师对父母是有影响力的人物。李冰:您经常去师范院校做报告吗,或者类似的事情?
  孙云晓:我经常为教师和父母做报告,也去过师范院校,从师范抓起很有必要,学高为师,行高为范嘛。李冰:教师的素质参差不齐,有时会很令人失望,把孩子交到有些老师手中是很不幸的。孙云晓:很多父母都有同感,把最心爱的东西交给了并不熟悉甚至并不信任的人保管,这滋味不好受。最好的办法是父母与教师多加沟通。天才少年对孙云晓说:时间很快,一晃又一个月过去了。很高兴见到您!前几天我看到了“对话”节目,我受到了很大教育!孙老师,我想问您,您的孩子期中考试怎么样?孙云晓:我不知道她的分数,但我知道她很努力,成绩也不错,我很放心。天才少年:您觉得父母看孩子的日记这种做法正确吗?
  孙云晓:完全错误,是比较愚蠢的作法,效果很糟,有的孩子发誓再也不写日记,有的孩子写两本日记,一本假日记,给父母看的;一本真日记,给自己看。这不是在培养两面派吗?这样的孩子怎样长大?即使长大也未必是在自然的成长。Kinnsinn对孙云晓说:不知您对现在的教育制度有什么看法。是否有些死板?抑制了学生思维能力的发展?孙云晓:是的,中国的应试教育异化了义务教育,使之成为淘汰教育,而淘汰教育是失败教育,这是一大灾难,中国的许多问题都是由此而来的。Kinnsinn:我有时觉得学校的领导班子应该换年轻的力量,这样一来才可以有创新的火花,和学生打成一片。学生有秘密也愿意和他们交流了。对吗?孙云晓:有一定道理,但是否有创新的火花并不完全取决于年龄,关键在于观念与追求。

  教孩子分清秘密的分量

  szfang89对孙云晓说:我认为,孩子应该有自己的隐私权,就像你们大人也有隐私权一样孙云晓:完全同意,说《没有秘密的孩子长不大》就是尊重孩子的隐私权。szfang89:有些孩子不信任自己的父母,或不敢把秘密跟父母说怎么办?孙云晓:父母要多与孩子沟通,在孩子有安全感的情况下,他会说出一些秘密,这是理想的状态。szfang89:难道孩子的秘密一定要和父母说吗?
  孙云晓:不一定,许多小秘密可以不告诉父母,但如果碰到较大麻烦甚至危险应当立即告诉父母,以免发生意外,这是每一个孩子应当具有的常识。高天对孙云晓说:我觉得中国改变这种关系不是短时间能解决的,是一个长期和艰巨的问题,要通过彻底改变才可以孙云晓:是的,要长期努力,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szfang89:如何交一个知心朋友?
  孙云晓:没有朋友比考试不及格还要严重,北京某名牌大学一名学生之所以走上犯罪道路,被判有期徒刑11年,原因就是没有朋友,不会交往,导致了故意杀人罪。szfang89:交知心朋友的标准是什么?
  孙云晓:好朋友要有共同的兴趣,更要有美好的追求。你以真诚对大家,热心帮助别人,自然会有好朋友的。szfang89:当我们有了苦恼的秘密怎么办?是否应该跟父母说?
  孙云晓:应该,痛苦说出来了,就不难受了,因为有人和你一起分担,父母是多么的爱你们呀!海南:孙老师,您认为该怎样教育有了秘密的孩子,或者说父母应该怎样和有秘密的孩子交流?孙云晓:让孩子感受到父母信任和爱心,并使他分清秘密的分量和是否具有危险性,如果没有危险可不必深究。海南:怎样才能让孩子分清秘密的分量?
  孙云晓:以是否具有危险为标准,危险的要说,不危险的可以不说。这种界线可以在平时暗示给孩子。天才少年对孙云晓说:您什么时候还来?
  孙云晓说:我下个月还来。时间是12月22日。
  天才少年:下次讨论什么话题?
  孙云晓:下期讨论的话题是《建议取消评选三好学生》,欢迎各位网友提出自己的观点。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今晚的讨论时间过了10分钟,非常感谢各位网位的参与,欢迎12月22日20:00再来参加我们的讨论,祝大家晚安!

 
责任编辑: 楮家炜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