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0月聊天记录精选

选择保险是人类的明智之举

---《千年警世钟》讨论之二  

韩国学生的父母被称为“学父母”

  孙云晓:各位网友晚上好,很高兴又有机会和大家交流。今天晚上我们继续讨论《千年警世钟》,当然话题也可以广泛一些。前几天我刚从韩国回来,也有不少感慨。小仲:五月底,我在国家高级教育行政学院培训听过你的报告!孙云晓:那太好了,你已经了解了我的许多观点,可以谈谈自己的看法,好吗?小仲:作为一个工作在第一线的德育工作者,我非常认同你的观点。
  孙云晓:谢谢。
  小仲:现在的小学生中有这样一种现象,那就是言行不一。
  孙云晓:小学生言行不一是不良教育造成的,人为的因素太多,而人为两个字合起来就是虚伪的伪,这是北京一位小学校长的见解,我非常同意。Tang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刚刚说您最近去过韩国,那么请问您对韩国的教育有些什么感受?孙云晓:韩国的教育改革走在中国前面,比如从1993年开始,在小学取消了分数,完全就近入学,国家对教育的投入很多。我看了汉城一所小学,国家投入的经费是北京一所小学的7倍以上。Tang:韩国的父母们怎样对待您在《千年警世钟》里所提到的问题?另外,您认为我们国家的教育不如韩国,主要是经费问题吗?孙云晓:中国的教育不如韩国主要不是经费问题,而是国民共识问题。比如:韩国的父母为了教好孩子,弥补自身的不足,主动交费到学校学习。韩国学生的父母被称为“学父母”,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推广的称谓。“学父母”既是学生的父母,又是要学习的父母。Tang:“学父母”个很有意思的名词。我们国家的父母们现在只想做“家长”,只要管制孩子就行,而不想做学习的父母,实在可悲。那么他们不用上班吗?孙云晓:现在韩国有些母亲是不上班的,所以有较多时间到学校学习。但我想只要想学习,每个人都是有时间的。Tang:您一再提到国民共识,可是我们怎么改变我们的父母呢?怎么提高我们的国民共识呢?我实在担心。您担心吗?请给指一条路。孙云晓:最有效的方法是改变高考制度,用素质教育的考核方法来促进父母和学生的观念变化,这也是目前正在变化着的现实。毛毛对孙云晓说:在我的眼里,社会对学校教育有着这样一种奇怪的看法:学生取得了好成绩,父母会说这是孩子的聪明;成绩不好,则是老师的无能。我想,这个问题似乎不是简单地能够通过家校联系所能沟通的?不知你以为如何?父母这样的观点,是否也会无形中影响学生的道德判断标准?孙云晓:同意,学生的成绩好坏有多种原因,不能简单的评论。
  毛毛:在我的教育实践中,试图从学生的实际出发设计一些易于他们接受的活动,以促进道德规范的内化。但现在的学生不知是优越感太强,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真的对外在的道德标准有着很强的防备心理。不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才能有效提高德育实效性。孙云晓:现在的学生对什么都不太相信,这是文革灾难的折射,我们需要耐心,更需要真诚,精诚所致,金石为开。

  呼吁保险业为中国教育做贡献

  毛毛对孙云晓说:想听听你对现在的教育环境的看法。
  孙云晓:现在教育的环境有好的一面,也有恶劣的一面,比如学校不敢组织活动,因为一出事就被告上法庭,甚至高额索赔,这正是《千年警世钟》触及的一大问题。Tang对孙云晓说:您认为保险业能够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吗?
  孙云晓:保险业可以在中小学生意外伤害事故中发挥重大的保障作用,从而解放孩子,解放教师,而这正是目前所极为缺乏的。当然,这只是一个方面。Tang:可是目前我们国家的保险业在校园里的赔偿金额太小了,如果发生了问题,父母们同样会把学校告上法庭的。我觉得问题的关键还是父母的教育观念,这个问题改变不了,什么方法也是白搭。孙云晓:父母教育观念的变化自然是极为重要的,而保险事业开展好了,也有助于人们的观念的变化,因此我特别呼吁保险业为教育做出贡献。Tang:前几天我看到了一个消息,说目前将强制学校为孩子上保险,我觉得这是一个办法。孙云晓:韩国的学生保险是学校代交的,学生自己也上,这样保险金额就会增大。我希望中国也这样做。当然,改变父母的关键是特别重要的,没有观念的改变,任何举措都难以从根本上奏效。Tang:您希望保险业为教育怎样做贡献?
  孙云晓:保险业可以完善对学生意外伤害的保险制度,提供更周全的,更有效的服务,同时要加大赔偿额度,因为中国有几亿中小学生,他们亏不了。Tang:现在人们对保险也还是不太相信,总觉得会亏的,您相信保险吗?孙云晓:要在全社会呼吁和讨论,同时建立强制措施,使上保险成为天经地义的事情,这才能有效。中国的保险业是很不完善的,但通过保险来达到社会保障是国际惯例,也是人类的明智之举,我们似乎别无选择。Tang:韩国的孩子经常参加探险活动吗?他们的父母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孙云晓:韩国开展参加探险活动不如日本多,但韩国的父母还是支持孩子参加活动,发生意外伤害靠保险解决,一般不会把老师告上法庭。Tang :您认为中小学生的意外伤害问题除了靠保险,还有什么办法?
  孙云晓:办法很多,如提高教师的野外生存能力,用科学的方法避免意外伤害,这在发达国家是非常普遍的现实做法。Tang:我的一个朋友是教师,他就告诉我说,不到万不得一,他们绝对不组织活动,因为他们太害怕了。作为一个孩子的父母,我想如果不是万不得一,我也不会让孩子去探险的。其实我也懂一些教育,但说是一回事,对自己的孩子又是另外一回事。这个二难怎么改变?孙云晓:至少你相信自己吧,利用假日带孩子去大自然走一走,或探探险,将使孩子受益无穷。但是,一家一户的活动毕竟不如学校的大的活动,因为孩子是在群体中长大的。Tang:非常感谢您的话。我觉得我该在这方面做一些努力。我也经常想让孩子去锻炼一下,但就怕孩子离开自己的视线,让教师带孩子去采摘啊,爬山啊,我就不放心了,总怕出事。难道我们能让孩子远离集体生活吗?孙云晓:离开集体的孩子有可能发生病态,因此要鼓励孩子参加集体活动。当然,孩子的生存能力也是逐步提高的,要一步一步来。父母与教师配合起来最好。Zhoumei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能再谈谈韩国吗?他们的学父母我很感兴趣,他们在学校里都学些什么呢?人家说,越是落后的国家学生上课时越安静,您在韩国参观过学生的课堂吗?他们怎样?孙云晓:韩国的父母到孩子的学校里学习电脑,和其它文化课。我参观过汉城的小学,孩子们围着桌子讨论问题,旁边还放着自己养的花草,还有观察日记。上课时,谁答对了问题老师还发一块儿糖,孩子很开心。孙云晓对所有人说:明天早晨我将飞往深圳,参加中国儿童少年“安康成长计划”研讨会并做大会发言,题目是《科学为安,强壮为康》,专门探讨中小学生的安全保障问题。

  别把老虎养得会撒娇

  Nihao对孙云晓说:你好孙老师,我上次和您谈到了关于我和我父亲的事,您还记得吗?我可以和您继续探讨吗?孙云晓:我记得你,在青网我们交谈过,你与父亲的关系有改变吗?
  Nihao:还没,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努力做好,但……
  孙云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慢慢来。
  Nihao:现在只能先维持这样,等到我考上了大学,他没准会改变,您觉得呢?孙云晓:也许是这样,你要提高心理承受力,尽管这很不容易,但我相信你会做到。 Nihao:您可以告诉我一些关于自己心里调节的方法吗?虽然我表面看来很坚强,但我真的很脆弱,我很害怕,怕我哪天也会“崩溃”。孙云晓:你可以经常的欣赏自己,因为你能这样做已经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了,你超越父亲的局限性,这是了不起的,多想一想这些,你或许会释然的。Nihao:我现在只能用不停的学习,看书,做各种事,来忘记这些,所以我很爱和同学,朋友在一起。我也经常参加一些活动,您觉得您告诉我的方法可以解脱我吗?孙云晓:可以起一些作用,光阴似箭,时间也会改变许多现实。
  香雪海对孙云晓说:我觉得这次爬山是很不错,但说的太多就不好了,您认为呢?有许多比我们小很多的日本的孩子也爬了山,他们可没有获得这样的殊荣。就因为我们是在外国人吗?孙云晓:在日本登山探险是平常事,而在中国就是不寻常的事,因为国情不同,可以由此思考我们的教育,因为这会影响我们的生活和未来。Tang对孙云晓说:谢谢您的开导。另外,现在有的夫妻在管教孩子方面经常态度不一致,这样对孩子的影响是不是很不好?根据您的研究,在这方面都有哪些不好的影响?孙云晓:教育的有效性依赖于教育的一致性。如果父母态度不一,孩子就会找到可乘之机,惰性就会发挥作用,同时是非标准也可能发生混乱。Tang:现在的孩子上网大多是为了聊天,找朋友,这样做对他们的成长未必有好处,你认为有什么好办法可以既允许孩子上网,又不使孩子走上歧途?孙云晓:上个月我在中央电视台刚做了一个儿童上网的节目,我赞成儿童上网,但要采取必要的监护措施,进行适当的网络安全教育,如不泄露家庭的隐私,不与陌生人见面等等。Nihao对孙云晓说:您是怎样看待现代孩子的能力的?
  孙云晓:现在孩子的能力超过历代孩子,这是很了不起的,但是这些能力主要在掌握新技术、新观念方面,在生活能力和责任心方面有不少欠缺。Nihao:现在的孩子大多是独生子女,父母总是偏爱孩子,对能力的培养有什么影响?孙云晓:父母越是溺爱孩子,孩子就越是无能,八旗子弟的故事早已证明了这一点,而今天到处都在重演八旗子弟的故事。我看过一个报导,黑龙江人养老虎居然养得老虎撒娇,养人就更不得了了。Nihao:很有趣,我的父母在这方面就很好,从不袒护我,从不帮我做我该做的事!孙云晓:这也是一种爱,一种更深沉的爱,多少年之后你会更深的感悟到。Nihao:现在的孩子的思想比您这代人要超前的多,您认为下一代是否会在更小的时候有我们现在的思想?孙云晓:会的,一代更比一代强,高中生都有老的感觉,我们就更老了,不过要调整心态,所以我做了《向孩子学习》的研究,获益匪浅。Nihao:和您聊天我很放松,是一种享受,真的。
  孙云晓:是吗,那我很高兴,11月17日20:00我将在本网站聊天室主持讨论一个新话题——《没有秘密的孩子长不大》,希望你能参加。孙云晓对所有人说:我有一个愿望,希望网友们提出感兴趣的话题,我们大家一起来讨论,请大家把建议说出来或留在留言板上,使这个聊天室成为我们共同的家园。今天晚上讨论的时间到了,明早我还要去深圳,谢谢各位网友的参与,晚安,祝大家做个好梦,17日晚上见。

 
责任编辑: 楮家炜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