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9月话题聊天精选

给教育一个机制保障

---《千年警世钟》讨论之一

  中国的危机就是世界的危机

  孙云晓:各位网友晚上好,欢迎大家光临。今晚,我们讨论《千年警世钟》所涉及的问题,这是《夏令营中的较量》的续篇,《千年警世钟》在本网站发表后,9月13日《中国青年报》冰点也将本文全文发表。今天晚上欢迎大家各抒已见。香雪海:是什么原因让您几年后又一次写出了《夏令营中的较量》续篇呢?孙云晓:首先是因为《夏令营中的较量》提出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中国的错误教育依然在束缚着青少年的成长。许多机制问题没有解决,上个月去日本登山探险感慨万千,所以写了《千年警世钟》。中国人:您在《千年警世钟》这篇力作中想警示些什么?
  孙云晓:中日之间的差异并不在于两国孩子谁强谁弱,而在于两国的教育机制不同,法律保障和国民共识不同,这就是我所警世的核心问题。中国人:您能说说两国的共识不同在哪里吗?
  孙云晓:中国的父母普遍反对孩子吃苦探险,一旦发生意外,常常把组织者告上法庭,甚至高额索赔。日本的父母普遍支持孩子吃苦探险,出了问题自己负责,或者找保险解决,对把组织者告上法庭的行为不可理解,这就是两国国民共识的显著差异。中国人:我很欣赏您的锐气,我看过您的许多报告文学。
  孙云晓:《千年警世钟》也可以看做是一篇报告文学Rawls:孙老师,你好!你主张用民族主义教育孩子么?
  孙云晓:你所说的民族主义是指什么?
  Rawls对孙云晓说:过分强调民族危机应该是民族主义的内容吧。
  孙云晓:危机明明存在却视而不见或轻描淡写,这难道是一个民族的明智态度吗?Rawls:看了你的文章我们做父母的非常感动,可是你认为一个人的力量够吗?孙云晓:一个人的力量当然不够,但若干人都行动起来力量就很大。
  Luodan 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是luodan ,您还记得我吗?
  孙云晓:欢迎罗丹,你是登黑姬山的勇士,对《千年警世钟》很有发言权。Luodan:如果有机会,我还想再爬一次黑姬山。
  香雪海对孙云晓说:我也是!不过下次我想爬中国的山。
  孙云晓:你是登山的女英雄,很让我敬佩,希望你登上中国的高山,并养成运动的习惯。香雪海:谢谢!
  Luodan:可惜我是您文章中说的那些打闹的学生中的一个。
  孙云晓:打闹的学生不一定没出息,淘气的男孩是好的,淘气的女孩是巧的,这是冰心的话。Rawls对孙云晓说:您认为当代中国在重视改革的同时是否忽视了很多本不该忽视的问题?孙云晓:是的,对教育的重视就不够,或者说力度远不到位。我认为中国的危机就是世界的危机,每个国家都应该重视自己的问题,这也是对全球的责任。Rawls:你对中国教育的反思我是同意的,可你说中国的教育到底该怎么办?提出问题总是很容易,更重要的是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孙云晓:中国的教育危机是深重的,觉醒的人也很多,但面对体制问题似乎谁也无可奈何,我写《千年警世钟》正是为了从机制上解决问题。Rawls:在经济全球化浪潮下强调民族意识有利于经济交流么?
  孙云晓:一个软弱无能的民族是搞不好经济交流的,只能是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

  机制比典型更重要

  香雪海对孙云晓说:您觉得这次的夏令营中的较量算是对上一回的《夏令营中的较量》的满意的答案吗?孙云晓:不,这次发现的问题更加严重,因为涉及到了机制问题,更不容易解决。香雪海:但还是看到了希望不是吗?至少这一次我们并没有输给日本人。孙云晓:登黑姬山的中国学生是胜利者,为祖国争了光。但是暴露出来的问题仍然值得深思,特别是法律保障与国民共识方面的重大差距。Erer对孙云晓说:那您希望怎样改变这种机制问题呢?
  孙云晓:我希望法律界和保险业都能承担起支持教育的责任,国际上大都是这么做的,给教育一个宽松的环境,这是我的建议之一。Erer:我认为政府才是主要角色。中国的教育要靠什么“希望工程”是一个悲剧。孙云晓:教育是政府行为,当然要靠政府,但“希望工程”毕竟也是一个贡献。Erer:你认为中国的基础教育最大的问题在哪里?
  孙云晓:教育的核心不是传授知识,而是学会做人,但中国的教育正好倒过来了,这是基础教育的最大问题。Erer:我认为做人是一个人一生都需要学习的东西,而不是基础教育就能解决的。中国现在有太多的问题,而教育好像成为每一个问题的借口。其实,美国都承认中国的基础教育很不错的。孙云晓:正因为是基础教育,所以需要打好基础,现在的问题是基础不牢,地动山摇。Rawls对孙云晓说:那么当代中国人在这个问题上应该做些什么来弥补呢?孙云晓:上帝是公平的,你是弱者,自然会受到欺侮,谁让你不是强者呢?Rawls:民族主义固然可以强国,但法西斯主义不能不是民族主义的极端化。孙云晓:改革中国的教育,使青少年强悍起来,并不是准备做法西斯,而是成为世界的健康力量。Rawls:您的愿望很好,我相信二战时德国也有许多像你怀有这种愿望的人,但战争还是爆发了,那又为什么呢?孙云晓:追求强悍的动机是不同的,和二战时期德国的背景也完全不同。Rawls:我认为教育孩子不能采取某种极端的思潮,这是很危险的。
  孙云晓:我们的任务是把各种可能及事实展示给他们看,让他们自己选择,而不是灌输某种思潮。Erer 对孙云晓说:中国的父母也可怜,中国可只允许有一个孩子!万一有点事,是后悔莫及的。孙云晓:独生子女是一个重要因素,但不是决定因素,德国的独生子女家庭比例高于中国,日本也进入了少子女时代。幽幽对孙云晓说:您认为日本的教育制度如果放在中国可行吗???
  孙云晓:把日本的教育拿到中国也是不行的,任何一个国家的教育拿到中国都是不行的,必须从中国的实际出发,借鉴外国的经验。Rawls:那么,如果你有众多孩子,其中一个较弱,那你认为他或她是累赘么?孙云晓:客观一些说,这样的孩子麻烦较多,但我们有责任帮助他成为一个有用的人。Rawls:评价一个人是否累赘的标准是什么呢?怎么才算有用呢?为谁所用呢?孙云晓:累赘的标准之一就是只能向这个社会索取,而不能为别人服务。有用就是一个人活着应该对别人有益处,而不是总给别人添麻烦。hit对孙云晓说:听说您最又写了一本书?
  孙云晓:今年六一前不久,我出版了一部教育家传记,书名叫《解放孩子》,是由北京出版社出版的。这本书与今天的话题也有关系,都是要解放孩子。Erer对孙云晓说:你的“较量”能让人有紧迫感,这续集就缺乏点力度,你能不能换个角度报告一些中国青少年的光辉典型?虽然它可能不如写反面的东西影响大。例如中国贫困地区的孩子生存的现状就值得关注。孙云晓:我觉得机制比典型更重要,这次在日本探险,七个中国学生表现良好,堪称光辉典型,但机制解决不了,依然难以放射出光辉。

  我愿意做个呐喊者

  幽幽对孙云晓说:您看过日本的动画片吗?
  孙云晓:看过,机器猫很好看。
  幽幽:日本的很多漫画,画的都很有哲理,也很有深度,但是现在的有些学校还有父母居然禁止这些书刊,说什么影响学习,您认为呢?其实我这里有几部日本的动画片,也是很有意思的。但是中国却没有一家能买的到的。这又是怎么回事呢?如果您想看我可以借您看看。孙云晓:很多父母不了解动画片对孩子有益处,所以禁止,但动画片确实有些糟粕,要防范,感谢你的好意,我能看到很多动画片。Erer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我认为当代中国青少年最缺少的是责任感,青少年的德育工作很差,我很想知道孙老师你的高见。孙云晓:完全同意,中国的德育工作在很多方面是失败的,这是事实所证明了的。Erer:请问青少年德育工作要怎样才有效?国外有无好的经验?
  孙云晓:德育工作要说实话,要符合人的心理特点,要从实际出发,给人以深刻的关怀。中国人对孙云晓说:听说一些中国孩子在拉斯维加,因为不懂规矩而被人家赶出了宾馆,您怎么看这个问题?为什么素以礼仪之邦著称的中国人竟然不懂规矩?孙云晓:被赶出去非常正常,礼仪之邦是昨天,今天很多地方成了无礼之邦,这是中国的悲哀。Rawls对孙云晓说:我认为孙老师的看法热情有余,理智不足,缺乏论证,随便拿一些未经证明过的命题作为自己的出发点,这样是站不住脚的,不是很严肃。孙云晓:有些观点未经详细论证是事实,但并非不严肃,能否站得住脚要靠历史来检验。总之,我的不足之处欢迎批评,但我将一如既往的探索下去,做一个呐喊者,或许这是我以我的方式为中国教育做一点点事情。中国人对rawls说:我不同意您的看法,我是看着孙老师的书长大的,我觉得他的文章很有锐气。中国人对孙云晓说:我很欣赏您的《千年警世钟》,但愿您以后能继续为中学生写作,那样他们就是有福气的。孙云晓:谢谢,我将写下去,希望你们继续关注。
  hit对孙云晓说:您觉得日本人的素质是怎样的?
  孙云晓:日本人的整体素质比中国人高,他们独立性强,讲效率,讲环保,尤其对教育不仅重视,而且人人付诸行动。幽幽对孙云晓说:怎么听着像有点贬低自己?中国人也不比他们差呀,中国差的就是教育制度!!!孙云晓:不是贬低中国人,而是事实如此。
  hit对孙云晓说:您觉得日本人为什么比中国在某方面强,比如工业,中国比日本大那么多!日本只是一个岛国!而且它的资源要比中国缺乏!孙云晓:日本的明治维新奠定了一个现代国家的基础,比中国早一百多年,所以他们强就强在教育和科技上,值得中国人三思。幽幽对孙云晓说:中国人三思有什么用呀??大家都想了,可该什么样还是什么样……您说呢?孙云晓:不要悲观,这二十年的变化不是很大吗?中国还是大有希望的,只要我们都来奋斗。

  父母是一本无字之书

  hit对孙云晓说:现在的父母总爱用老一套教育孩子,您对此的看法是什么?孙云晓:要提高孩子的素质首先要提高父母和教师的素质,我主编的《少年儿童研究》就是专门给他们看的,他们也很愿意看,今天下午我刚给1000多名一年级小学生父母讲课,他们特别认真听和讨论,所以教育是有希望的。hit:很多父母不能理解孩子,你有什么好的沟通方法?
  孙云晓:请看上期讨论的话题《平等是代际沟通的基石》。
  hit:可现在有的父母总不这么想,当他有理就说个没完,当他没的说了就以父母的身份来镇压孩子,您对此的看法?孙云晓:严重的问题是教育父母,更严重的问题是改变机制。
  hit:那怎样改变呢?
  孙云晓:一个重要的渠道是终身学习,要组织父母学习许多教育的方法和观念,国家和社会都应对此大力的支持,这是一个民族的希望所在。hit:我和我的父亲的关系非常不好,我从来不能和他沟通,我们的谈话总带有火药味,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们从来没在一起和和气气的谈话,我用尽了各种办法,但都不起作用。孙云晓:青春期和更年期相遇很容易硝烟弥漫,值得特别当心,当然,你的父亲未必进入更年期,只是说中学生和父母很容易冲突,需要克制,我的建议是两代人相互学习,共同成长。hit:可我和我妈妈就无话不谈!
  孙云晓:这很好,这也说明代际关系是可以沟通的,事在人为。
  hit:我在外面是一个生机勃勃的孩子,但在我父亲面前我是一个没有一点生机的孩子!我周围的人劝他,给我出主意,怎么都不管用。孙云晓:换位思考,或许有用,我相信父亲是爱你的,只是没有找到恰当的沟通方式,建议你主动的尝试一下,否则将来可能后悔。hit:当我父亲在家时,我总不想回家。
  孙云晓:心动不如行动,应当相信父亲,父母是一本无字之书,值得认真阅读。因为这本书比自己的这本书要厚得多。hit:我觉得和您谈过话后心情比较好,我父亲要像你一样多好!
  孙云晓:父母是特别角色,再民主的人对孩子的孩子也可能专制,所以需要更大的勇气和宽容精神才能沟通。hit:您是研究青少年的,您在研究时站在孩子的立场,当您在教育您的孩子时,立场是什么呢?孙云晓:我是站在科学的立场上,对我的孩子同样是民主的、实事求是的。hit:真想和您做一个好朋友!!!!!!!!希望总能和您谈心!!!!!孙云晓:我也愿意我你交朋友,随时欢迎你在留言板留言。
  晓晴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请问,妈妈总是与我的意见相反,但是妈妈总是让我照她的意见去做,我该怎么办?孙云晓:学会与妈妈协商,有话好好说。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我们的讨论已经延长了半个多小时,真的要说再见了,谢谢各位网友的参与和支持,10月20日晚20:00至21:30,我们将继续讨论《千年警世钟》,请有兴趣的网友做好准备,晚安。

 
责任编辑: 楮家炜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