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6月话题:请将“家长”的称谓改为“父母”

为了两代人的健康成长, 为了中华民族的文明发展,

我呼吁: 请将“家长”的称谓改为“父母”

孙云晓

  “家长”的含义是什么?是家庭的统治者,是孩子命运的掌管者。这样一个充满封建专制意味的称谓,与爱心无缘,与现代教育相悖,我们怎能容忍它泛滥于民主的生活?我们还要把它带入新的世纪吗?

  当然,“家长”不完全等同于“家长制”,却是“家长制”的主体内容。请看《辞海》第1023页关于“家长制”的解释:

  家长制 家长拥有统治权力的家庭制度。在家长制家庭里,家长握有经济大权,居于支配地位,掌握全家人的命运。旧中国的家长制,在宗法制度下,以封建的法律、礼教、习惯,束缚家庭成员,维护封建财政,巩固封建统治。新中国推翻了封建买办阶级的统治,废除了家长制。

  众所周知,在许多父母的观念里,“家长制”依旧是根深蒂固的。媒体频频报道的未成年人受伤害事件中,相当一部分是父母对孩子的摧残所致。前些年有青海小学生夏菲被母亲活活打死一案,仅仅因为考试成绩不是满分;近期又有北京小学生王闯被母亲打成重伤送医院抢救等等。实际上,“家长制”并不局限于父母所有,社会各界甚至一些教师也养成了恶劣的“家长作风”,如四川内江市东兴区某小学一位老师,因有学生违反课堂纪律不肯承认,怒令全班85名学生集体下跪;西安市长安县东大乡西大村小学一位老师,用很烫的火钳烫6岁女孩,就因为喊她没有马上答应。类似的暴力惨案举不胜举,精神伤害更是不计其数,可为何屡禁不绝,难道不值得人们深思吗?

  2000年2月1日,江泽民总书记发表了关于教育问题的重要谈话,他举的第一例子即浙江金华市17岁中学生杀母案。据这个姓徐的高二男生事后交待,他的母亲常常威胁说:“考不到前10名,我就打断你的腿。反正你是我生的,打死了也没关系……”这种近乎疯狂的“家长制”观念,是酿成儿子杀母悲剧更为深刻的原因。可是,居然不少中小学生认为自己的妈妈像徐母。“家有徐母”成了流行话,也成了“家长制”危害的最好证明。

  天下最爱孩子的人莫过于父母。哪个父母不愿意孩子健康?哪个父母不渴望子女成才?问题是我们应当弄清楚,孩子怎样生活才健康?孩子如何努力才能成才?  

  在我们的多项全国性少年儿童调查中,有一系列相关的重要发现:

  1、中国城市独生子女家庭教养方式分为六种类型,即溺爱型、否定型、民主型、过分保护型、放任型和干涉型,最有利于孩子成长的是民主型的教养方式。研究发现,民主型和否定型对孩子自我接纳影响最大。采用民主型教养方式,父母给予孩子一些自由的发展空间,时常与孩子讨论对各种事情的看法,不断肯定孩子的各种努力,鼓励孩子走向成功。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自我接纳程度较高,相应地自信心、自尊感和成就欲望都比较强,容易形成敢想敢问敢干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采用否定型教养方式则恰恰相反,父母经常批评和责打孩子,对孩子训斥多于鼓励。生活在这样家庭的孩子,自我接纳程度一般都比较低。他们往往不相信自己的能力,总是甘居下游,不敢想不敢问更不敢干,对自己的前途常怀恐惧无望之心。

  2、在父母看来,“未来社会最应该提倡的品行”是“责任感、正直、诚实和进取”,而在中小学生看来,却是“平等待人、责任感、正直、进取”。这一差异表明,当代少年儿童更尊重个人的价值,注重平等,是平等意识增强的一代。

  3、信息时代,孩子的优势往往超过父母,他们影响父母的能力越来越强。因此,21世纪是两代人相互学习共同成长的世纪。明智的父母应当向孩子学习,与孩子一起成长。

  4、要提高孩子的素质,首先要提高父母的教育素质,即现代的观念、科学的方法、健康的心理、良好的生活方式和平等和谐的亲子关系。
  基于上述四项研究的结果,基于对儿童权利的尊重,基于大量悲剧的教训,我以一个父亲和儿童研究者的名义郑重呼吁:文明人士行动起来,为改变“家长制”时代而奋斗!

  从历史变迁的意义上讲,“家长”二字犹如旧中国男人的辫子和女人的小脚,走向21世纪的人们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

  可是,极具强烈讽刺意味的是,“家长”一词应用广泛,约定俗成。譬如,家长会、家长学校、评选优秀家长等等。就连神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三十九条中,也有“责令其家长或其他监护人加以管教”等字样。不过,该法律提到“父母”字样共九处,八处用了“父母”,仅一处用了“家长”。细想一下,此处“家长”改为“父母”有何不妥呢?联合国于1989年通过的《儿童权利公约》第二条规定:“缔约国应采取一切适当措施确保儿童得到保护,不受基于儿童父母、法定监护人或家庭成员的身份、活动、所表达的观点或信仰而施加的一切形式的歧视或惩罚。”中国政府于1990年8月29日正式签署该公约;并经全国人大批准,于1992年4月1日正式对中国生效。既然“家长”一词含有对孩子不平等的成份,中国乃至全世界都应拒绝使用这一称谓。其实,将“家长会”改为“学生父母会”,将“家长学校”改为“父母学校”,将评选“优秀家长”改为“优秀父母”,在语言表白上更为准确、规范。据说,在英语里也没有“家长”一词,而只有“父母”。

  将“家长”的称谓改为“父母”的实质是改变“家长制”观念,是为孩子改造成年人的世界。早在20世纪初期,意大利教育家蒙台梭利提出了“发现儿童”和“解放儿童”,并影响了世界教育,但将其变为现实的神圣使命只能由21世纪人来承担。让我们从学习做父母开始吧,天下父母同学,学习做儿童的发现者、解放者,学习做童年的捍卫者。

  我虔诚地祈祷,20世纪最后一个六一国际儿童节,成为“家长制”时代的结束之日,成为父母与孩子相互学习共同成长的起点之日。这样,才能真正迎来新世纪的曙光。

 
责任编辑: 楮家炜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